可怕,日本人甚至连自己的国民都欺压成这样 | 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512-日本贱民

作者:小米桶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和日本人吵架,如果骂对方“野郎”,差不多会引发一个月的冷战;如果骂对方“畜生”,这可能会有点严重,双方差不多白眼相向一年以上吧。

然而有这么一个词,几乎从没有在任何日文作品中出现过,如果说出来,很难估量这个词的杀伤力,这个词就是“部落民”。“部落民”其实也还算是比较现代的叫法,如果有人想挑战一下古典日文,可以用“秽多”或者是“非人”这两个词。

只是在使用前请先确定对方不是黑社会,不然一场血斗在所难免。

这个词在中文里甚至都没有对应的词汇,因为我们的社会还没有产生出日本那么极端的阴暗面。那是延续了数千年,曾经如同深渊般的等级制度——日本的“贱民”社会。

秽多非人( eta hinin )

日本的奈良、平安时代大量派遣唐使带回中国的儒家文化、良贱制度、还有大乘佛法的理念。佐以神道教文化本土化以后的中华伦理,变成了一套森严而稳固的社会等级,包含士农工商四个主要的阶层。

日本曾经的社会等级图

(武)士是封建社会的金字塔顶端,不用进行任何生产和劳作,除此以外,其余的阶层要付出劳力来养活自己。虽说劳动者本无贵贱,不过在古代的日本,因劳动者所从事的工作不同,而特别产生出来一个大家都瞧不起的贱民阶层:那些从事屠宰业、皮革业、猎人、殡葬业者、在神社里负责清扫工作的、乞丐、囚犯、妓女、杂耍艺人、以及各类疾病(如麻风病)患者,就被认为特别贱。

从事制革工艺的贱民秽多

“非人(hinin)”这个词来自佛经,对于日本人而言是舶来语;而“秽多(eta)”这个词是道地的日语。但这两个词指代的意思几乎相同,就是“贱民”。这是一群被社会高度歧视的人,被19世纪的一位官员形容为“仅仅是正常人的七分之一”。

此言是为一个杀死秽多之人的辩护,言外之意就是杀一个秽多没什么大不了,要罚也要杀到七个才能用正常杀一个人的刑罚来处罚。

生气的日本侦探(目付)

对贱民想砍就砍了

人们每每经过秽多非人居住的村庄,都会掩起口鼻,避免吸入一丁点贱民身上的气息。假使有事要找秽多非人,也要在村外找人传话,绝不会向里踏入一步。就算是很想抽烟的时秽多帮忙划一根火柴,也绝不能就对着那根火苗点烟。

而秽多非人无法参加正常的社会活动,在雨天不准打伞,讲话时要遮住口鼻以免喷出秽气。若从事打扫清洁之事只能倒退着进行——以便扫去自己的脚印免得留下不洁。若需去别人家服务不得进入院内——免得弄脏别人家中清洁的环境。当然,更不能与良民通婚。

包裹严实的秽多非人

如此歧视之下,哪里还会有良家子弟愿意做这些污秽的工作。然而这些污秽的工作却也没有就此中断,因为秽多非人是子孙万代不得翻身的。一代为屠夫,子子孙孙都只能做屠夫;一代为制皮匠人,那子子孙孙也再无别的路可走。

世袭的贱民,经年累月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以此积累出精湛的工艺技术。今人在赞叹日本“匠人精神”的时候,却不知他们从祖先手中传承技艺时内心的无奈与悲凉。

部落民( burakumin)

打破日本推行千年封建等级制度的,是十九世纪中期的明治维新。

1868年,日本天皇发布《五榜禁令》,废除士农工商的四民制度,效仿西方推行人人平等。这一行动理论上是解放了原来的贱民阶层,秽多非人这个称呼也确实从那个时代被革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词“部落民”。

部落民真的生活在部落里……

现代日本社会对部落民的歧视依然很强烈:他们通常很难进入好的学校和大学,毕业后也不会被好的公司录用,一般人家的女儿也不会想要嫁给他们;如不幸卷入刑案常会直接被扣上罪犯的帽子,哪怕是冤枉了社会都不会予以同情。

以1963年震惊日本的“狭山事件”为例,一个女童被性侵后杀害,尸体在一个养猪场内被发现。一名名叫石川一雄的嫌疑人被捕并被判死刑。不料事后石川翻供,认为是警察认准他“部落民”的身份,将罪名硬栽于他。

Youtube上的狭山事件法制节目

然而码重到啥也看不见了

在服刑31年后石川终于被假释出狱,可是日本警方曾因急于破案而给他罗织罪名的情况下,依然不肯低头还他清白。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日本社会中一直有一些侦探社,以挖掘旧时秽多非人的户口为生。曾经有一本长达三百多页,名叫《部落地名总鉴》的书在日本黑市上流传。这是一本标注着“人事极秘”的部落民黑名单,名牌大学和知名企业对它可是趋之若鹜。

出版社的名字瞩目。。

只要求学和应征者的户籍和这本书上的记录相符,马上不予录取。连结婚买房这种事也要来征信社查询,因为光是想到未来的媳妇、女婿或者邻居曾是秽多非人,就觉得是家门不幸!

虽然这本摆明歧视部落民的黑名单被政府查封,但马上新版就流出。查封了纸版,就会有磁碟版。现在更有网络版,想探对方家底的时候,只要套出户籍上网查询即可。

2009年,Google地图在绘制东京古地图的网页时,也因不了解部落民的历史而大剌剌的将“秽多村”标注在地图上。这下可是犯了日本社会的大忌,日本各个人权团体,乃至日本法务部都跳出来要对Google提告,即便Google马上就悄悄移除字样也不行。

Google地图中的标注

好像是真的很不走心

当社会上所有的门都对部落民关闭时,只有黑社会可以给他们容留的空间。研究日本黑帮历史的美国记者Jake Adelstein曾发表文章,指出现在日本三分之一的黑帮分子都是部落民。而这些部落民视黑社会为家,帮派成员为兄弟,实在都是被逼无奈。

有民间组织统计,全日本大概有三百万人之众的部落民。日本总人口为一亿出头,其中竟然有三十分之一都是被歧视的贱民,这不能不令人震惊。

起源

把三十分之一的人口排除在正常社会之外,日本人的等级观念真是叫人摸不着头脑。这些贱民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先厘清几个概念也许能帮助我们寻找答案。

首先是源自《法华经》的“非人”。经书中有这么一句:“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此处提到了“非人”。

说起天龙八部

你肯定想歪了

快来补习一个

其中天龙八部是神,人指一切的人类,而非人则是指神和人以外的一切畜生。法华经作为入门佛经由圣德太子引入日本后,对日本社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非人”于是成了一个流行的概念。讽刺的是,佛教的产生就是为了对抗印度的种姓制度,尤其反对贱民的分类。

随之,佛教里“杀生造业”这个理念在崇尚素食(因为养不起牲畜)的日本又大受欢迎,所以也保留了下来。

小猪佩奇身上纹

掌声送给社会猪

接下来是源自中国儒家文化的封建阶级制度。儒学在促进日本社会文明进步的历程中功劳不小,不过这孔孟之书又难免被断章取义。他们保留了孔孟君臣纲常的阶级论,而忽视了人性本善和有教无类这些儒家的公平正义价值。

这些思想的节选,完全是因为日本本土宗教神道教的影响。

发源于原始信仰的神道教扎根于日本社会文化中,早已成为日本社会价值和民俗信仰的基础。但与儒佛相比,神道教的教义较为简单和无系统,仅仅停留在“喜生厌死”的阶段。

神道教小姐姐们

按照这个伦理,日本人把死亡和流血等物是为“污秽”,引用神道教的造物神——伊邪那岐在洁净的河水中洗去秽物的传说,创造出了种种清洁身体和灵魂的仪式。这种“生即为善、净、吉;死即为恶、秽、凶”的逻辑,造就了日本人追求“清净”的道德标准。

恰逢外来的佛教有“禁止杀生”、儒家有“贵贱有等”这些说法,可以嵌套在神道教原始的信仰中作为高级的精神外壳。人们便顺理成章地把从事杀生、接触血液、尸体、排泄物等等的行为列入黑名单。

你们这是在做秽多的工作啊!

当然这以上的讨论也都是尝试着解释秽多非人的起源,因为明确的答案连日本的学术界都尚无定论。公开的讨论是不被允许的,这是日本这个民主社会里最深层的禁忌。政府部门和民间维权团体如“部落民解放联盟”等也都有心无力。亦有很多部落民干脆放弃人生,仅依靠政府的救济金度日。

如今,要判段一个日本人是不是“贱民”后代,可不像一些笑话里描述的,来自“犬养”、“猪饲”这些古怪的姓氏。

有趣的日本姓氏

这些从事不洁工作的家族,真的会竭尽所能掩饰自己的出身和户籍,以免身份曝光。例如东京浅草区的贱民聚落头领——弹左卫门一族,墓碑上就化名为“矢野”。即使这家人后来成了日本皮革业大王,也还是会对祖先三缄其口。

位于东京的芝浦屠场,收到恐吓信是常有的事情,这里的员工虽然经手着天价的日本和牛,但是却从不敢公开谈论自己的职业,因为如果说出去,恐怕连父母妻儿都无法接受。

现代屠宰场的员工仍然社会地位低下 没人愿意从事(难道说也是日本食品昂贵的罪魁祸首之一?)

现代屠宰场的员工仍然社会地位低下 没人愿意从事(难道说也是日本食品昂贵的罪魁祸首之一?)

还有亲中派的政治家野中广务(他曾就南京大屠杀向中国人民道歉),是出身京都的部落民,多次在公开场合下被羞辱,就连麻生太郎都公开指责他是部落民,哪有资格出来竞选。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看来是有惺惺相惜之感

“血统一旦被弄脏,就再也不会变干净了,秽多非人的后代什么时候都是秽多非人。”这个声音在日本人的内心深处沉吟了一千多年,直至今日都不曾停止。然而整个社会面对这个问题都在掩耳盗铃,不情愿不努力去做更多改变。日本的父母现在还在尊尊教导自家的女儿,千万不要和部落出来的人交往,不然分手的话,他们会杀了你的……。

福岛录记录的部分“部落民”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可怕,日本人甚至连自己的国民都欺压成这样 | 地球知识局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