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警故事」老爸与年轻拘留者的故事

   

●●●

  我老爸名叫乔治·布拉尔德。他出生在农村,在密西西比州东北角的这块地区长大。当地大多数老乡都称自己居住的地方叫“不列颠郡”,并自诩说自己是生活在天堂里。我出生时老爸已经大约50岁了,我很幸运能够做他的女儿。

  老爸一生都在从事饲养和训练猎鸟犬的工作,如果这个行业进入不景气的周期,他也会去干些房屋油漆和装修工作。过了60岁之后,有人动员他参加一些政务性活动。于是,老爸去竞选本地的市政委员会委员,最后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大家都颇为喜欢这个老头。

  当选后,我的老爸被分配负责消防事务。而作为消防事务主管,他要干的工作就是开开会,做出一些政务性决定。老爸喜欢涉足一些具体事务,所以他跑到电话公司要求把家里的电话与消防局的电话连在一起,对方答应了他的要求。每当消防局的电话一响,我家的座机也会响起一阵连续的电话铃声,于是老爸或者家里的人拿起听筒——只需静静地倾听什么地方发生了火情,老爸知道后就会立即赶过去,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对怎样灭火并无多少知识,但是他懂得怎样鼓励年轻人,因此总是亲临火场督战。

  我之所以会与父亲的工作联系在一起是因为老爸年龄大了,已不能夜间开车,而我由于已经有了驾照,便会在例如早上三点钟开车送他去火灾发生地。

  在担任了没几届市政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之后,我与他的几个友人都劝他可以退出来颐养天年了。然而他退出之后却发现自己很怀念与救火队员以及警察局的警官们多年的情谊,因为消防局办公室与警察局是在同一座建筑物内办公。于是,已经不再负责消防主管事务的老爸时常跑到警局去串门,与警官们聊天……

  我家居住的这个小城市确实不大,警官和警员的数量不多,触犯法律的案件也很少。有时候,当某位警官要休假或是生了病,我老爸就会去顶替这个人值八小时班。

  有一次,老爸刚到达警察局,就惊奇发现警察局里关押了一个年轻人!

  我在上面就说过,这是一个小城市。拘押一个人在警局里是相当罕见的事情。

  那天上午,老爸在警局里也没啥实质性事务可干。他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不时地与这个年轻人说说话。到了午饭时分,老爸去外面餐馆吃了点东西,并给那个小伙子带回一个汉堡包。到了下午一两点钟,老爸作出了一个决定——他向来凭自己的本能判断一个人。尽管这个小青年留了一头长发,而老爸平时对于留长头发的人有点不以为然,不过这次,天真的老爸认为这个小伙子的本质较好。他愿意助其一臂之力。

  “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你看上去是个好端端的年轻人。难道没人来把你保释出去吗?”老爸开始询问。

  “我昨天晚上多喝了一点儿酒,他们以酒后开车拘留了我。”

  “那么你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获释呢?”老爸问道。

  “我得支付200美元罚款。”小伙子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能让你家人替你付款呢?

  “我想如果我去找我父亲面对面讲清情况,我父亲可能会给我200美元用于交罚款。但是我不确定如果我从警察局的拘留室给他打‘受话人付款电话’,他会有什么反应。”

  老爸反复考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放你出去找你父亲取钱,你会拿到200美元后返回这里吗?”

  故事讲到这里,我要提醒读者,我的老爸在警局里值班时的唯一工作就是用无线电步话机与在街上开巡逻车值勤的巡警们保持联系。

  这个年轻人听到老爸这么说,便回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来自密西西比州的考林斯,在北边约20英里的地方。他们暂扣了我的轿车。我没有交通工具还是回不去。”

  “是那辆蓝色的雪佛兰吗?”老爸问。

  “是的,先生。”

  “车子停在外面的泊车场,我或许能找到车钥匙。”老爸说。

  于是,老爸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四处翻找,终于拿到了车钥匙,递给小伙子。这样,我的老爸不仅释放了这个“在押犯”,而且把车子也给了这个人——按理说,他是没有这个权力的。

  当这个小青年准备离开时,老爸又提醒了一句:“孩子,我认为如果是我向我的父亲借200美元的话,我还会再借五块钱将这头长发给剪了。”

  大约到了下午4点钟,几名警官回到警局进行交接班。当他们检查上一班值班情况时,突然发现那个小青年不在了。

  “乔治,关在这里的那个小家伙呢?”一名警官问道。

  我的老爸此时正在埋头写交接班记录,他不经意地答道:“我把他放了。”

  “你做了什么?”

  “我把他放了。”

  “乔治,你为什么把他放了?”

  “我的意思是,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好孩子,他去借200美元,就会回来的。”

  听了老爸的这番解释,这名警官虽然颇感意外,但是他与老爸是多年至交。对于警局的大多数年轻警察而言,老爸就好似他们的祖父。

  “OK,我们来负责解决这件事吧。”他说着便开始与其他警官商量,如何处理这事才能让老爸不至于失去这份“非正式的工作”。一名警官说道:“我们得提醒局长,他之所以能当选局长,乔治·布拉尔德是出了很大的力的。”另一名警官又提出一个“办法”:“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我们干脆把记录去掉,就假装从来没有拘留过这名年轻人。”

  老爸听了这些“办法”之后,表示了异议。“不行,不行。我认为那个小青年会回来的。我了解他是什么人。”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你甚至不认识他。”

  我老爸的回答很简单:“他告诉我,他会回来的。”

  警局里的警官们开始等待,4点30分……5点整……仍不见那个小青年的踪影。大约到了5点15分,警官们开始劝老爸回家,因为他的值班时间到5点钟已经结束。

  可是老爸依然处之泰然。“不行,我要等到他回来为止。”

  一名警官提示说:“可能是一次漫长的等待噢!”但是老爸的意志颇为坚决。

  忽然,警局的前大门被推开,那个小青年匆匆走了进来——剃了短发,还刮了胡子。

  他走到前台边。此时,聚集在办公室,正在研究帮老爸摆脱困境的警官们根本就没认出他来。

  “请原谅,我是来交我的罚款的。”小青年说道。此时,警官们依然没有认出这个年轻人是谁。一名警官走到前台,问道:“你要交的是什么罚款?”

  “我昨天晚上被两名警官拘留。我欠200美元罚款。我来交掉它。”小青年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数了20张10美元纸币交给警官。这名警官收了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小伙子开了一张收据,并表示了感谢……

  小青年转身向大门走去,快到大门口时,他似乎知道了我老爸放他出去会在警察局面临什么情况,于是转身说道:“顺便说一句,布拉尔德先生,我很遗憾,我回来晚了,因为我得在理发店排队等候剪头发。”

「外警故事」老爸与年轻拘留者的故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