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破产,王欣已经有了新事业

 

快播破产,王欣已经有了新事业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何思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曾红极一时的快播走到尽头了。

9月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深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快播科技破产清算即日起生效。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快播公司法人变更,王欣已于2018年7月12日退出。

今天,王欣发布微博,“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王欣的妻子通过微博称,快播选择破产,是希望能通过破产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钱还上。“虽然今天快播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但是王欣执着的产品梦并未熄灭,相信他很快就能把更多的好产品带到大家的面前。”

对于38岁的王欣而言,不管是否真的放下,巅峰与低谷都已过去。人们更关注的是,他将在何时以何种姿态重新杀回互联网圈?

工商信息显示,在2018年2月26日成立的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中,王欣持股91.5%,法定代表人为彭鹏(王欣的妻子)。持有深圳云歌公司股份的还有他的老友、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以及戴科英、吴铭、宋歌和王羽。其中,戴科英据称是58同城老板姚劲波的妻子。而在注册于2018年8月27日的北京灵鸽技术有限公司中,王欣的职务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彭鹏为总经理,股东为Ringle HK Limited。

王欣,1980年出身于湖南的一个矿工家庭,2000年南京邮电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加入龙脉信息股份公司。他在这里认识了曾李青。后来曾李青离开龙脉去了腾讯,成了“腾讯五虎将”之一。

2002年,深受触动的王欣辞去技术研发副总一职,成立“深圳点石软件”,做P2P(点对点传输)服务。折腾三年后并没有太大起色。在此期间,他遇到了陈天桥,虽然拒绝了其收购意向,但他却由此加入盛大研发电视盒子。

盛大盒子推出市场后不到半年时间,就遭到广电总局封杀,宣告失败。王欣从上海回到了深圳,2007年再次创业成立快播科技。曾李青和周鸿祎成了快播的天使投资人。2008年底,快播又拿到了赛富基金的A轮投资。

雷锋网创始人林军曾在文章中谈到,当年,快播董事会有曾李青和周鸿祎,王欣能把两个大佬给做到一个局里,而两位老大也很帮衬王欣。周鸿祎数次来深圳见投资人,都会带着快播盒子过去;曾李青还帮王欣从腾讯请来了腾讯创始员工的朱达欣到快播当CEO。

林军透露,王欣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找过IDG。当时IDG刚刚投了暴风影音,在市场的占有率也高于快播,因此,IDG建议暴风收购快播。但王欣没有答应。最终,王欣等来了周鸿祎和曾李青。

“王欣是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周鸿祎不只一次如此评价。而林军也对王欣评价极高:80后的王欣,一口湘普,满身才情,喜欢钓鱼,有少年姜太公的观感。

2011年后,快播成为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那一年,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纷纷入局,一笔笔热钱砸入这片“蓝海”。但王欣对资本非常挑剔,不肯随便拿钱。江湖流传,他曾拒绝过李彦宏的投资。“他偏向于懂产品、懂业务的基金。”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曾向《中国企业家》透露。

除了对控制权的看重,或许这和快播很早便实现盈利也有关系。2009年快播盈利,王欣手里握着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当时,快播的员工都在畅想公司会到美国上市。2012年,快播总安装量超过3亿,而这一年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也就是说每10个网民就有超过6人安装了快播。

从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公开资料显示,快播的盈利包括三部分,分别是广告和搜索引擎、快玩游戏、机顶盒的销售,其中快播广告收入占到61%,快玩游戏为38%。而直到现在,许多视频网站也未盈利。

快播的盛极一时在2014年4月22日戛然而止。

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查封了所有电脑,核心人员受到控制。一个月后,快播因涉嫌严重盗版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同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

王欣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技术无罪”,但终未能免去牢狱之灾。2016年9月13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快播公司被罚1000万元,王欣被判刑3年6个月,罚100万元。

在庭审中,快播辩护人称,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中显示,投诉者为乐视网。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乐视网遭到网友声讨,连乐事薯片也不幸“躺枪”。贾跃亭在微博上喊冤:“快播被查系因乐视向国家版权局投诉盗版侵权。乐迷们,咱能背这口大锅吗?”

快播的倒下并非没有征兆。

2013年,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同年12月,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等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在国家版权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第二天,百度便关闭了百度影音的服务器。而快播迟迟未动。

王欣也曾尝试改变。

早在2012年,快播推出举报审查制度,但收效甚微,用户会大批流失。王欣说:“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

2013年,王欣推出游戏平台、快播盒子等新产品,但用户都不太买账,跟播放器相比,现金流入速度太慢。

在其他视频网站开始删除色情视频,并以正版影视为转型方向时,快播始终在灰色地带游走。

行业开始重视视频版权以后,不断有人找快播交涉,发律师函、打官司。据媒体报道,一位高管告诉王欣,“快播可以不是所有的人朋友,但最好不应该是所有人的敌人。”王欣不以为意。

2014年4月16日晚,快播播放器官方微博账号表示,快播已启动商业模式全面转型,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快播相关业务中的涉盗版内容全部技术屏蔽。

然而,一切都晚了。

王欣在庭审中反思:“如果一个产品,做到最后即便是做大了做强了,它今天失败了,然后走向灭亡了,它也不会有好的结果,这是我自己的总结,也是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的一个忠告。”

之前,他也曾与朋友复盘过快播败局。在朋友看来,他的产品能力很强,管理能力较弱,不懂得借力资本。王欣长期缺少一位深谙管理和运营的搭档。当年曾李青帮忙从腾讯挖来朱达欣,2011年6月,朱达欣担任快播CEO,负责团队、管理和商业化,王欣聚焦快播的基础体验与技术。第二年10月,朱达欣离职。

知情人士曾对媒体透露,朱的离去和曾李青、周鸿祎2012年关系恶化有关。彼时,王欣沉迷于快播盒子的研发,对其他事务不太上心,两大股东经常吵架,朱达欣选择离开。

王欣也摆脱不了技术男的偏执。有媒体称,快播曾一度取消市场、销售和公关岗位,王欣让相关人员要么转岗,要么裁掉。2012年软银赛富投资人何明科进入快播主管人财物,后来也被王欣调至技术岗。

王欣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自己只是一个产品经理。他的微博名字叫“快播王铁匠”,简介是,“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4月18日,王欣入狱前最后一次更新微博,接连发布的2条微博都是《领悟》的歌词。快播出事后,不知他是否有所领悟。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当晚,姚劲波、李学凌、何小鹏为他接风洗尘。照片中的王欣,身材消瘦,却笑得很开心。何小鹏在微博上说,王欣讲了很多秘闻往事,他们一起讨论了时下火热的AI、视频、区块链技术。“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传奇故事。”

熟悉他的朋友对媒体透露,王欣状态挺好,还有斗志,有意重回互联网江湖,再干一番事业。

互联网瞬息万变,王欣在狱中的三年多时间里,BAT三分天下变成了AT角逐,几乎每一次行业淘汰赛的最终胜出者背后都有AT的身影。小巨头TMD崭露头角,O2O、共享单车、无人零售、区块链、人工智能、电动汽车等创业风口风起云涌。有人说,王欣错过的是一个时代。

即便他所在的视频行业,也早已是沧海桑田。

2015年10月,阿里56亿美元收购优酷土豆,之后,古永锵转身进入投资界。而腾讯也在视频上发力,加上百度旗下的爱奇艺,视频行业成了BAT的天下。再加上全国宽带大提速、大版权时代、更严峻的互联网监管、直播、自媒体、短视频热潮......王欣想靠快播翻身已错过机会。

出狱后的王欣曾私下透露此生绝不再碰网络视频业务。此前有多家公司以“带话”的方式向他抛出橄榄枝,去年11月360公司推出了一个短视频项目,其LOGO很像曾经的快播,媒体和网友们纷纷猜测这是快播的天使投资人周鸿祎在给王欣出狱提前铺路。

不过,结合王欣终审认罪时所说,“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 以及何小鹏“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的说法,王欣独自创业的概率更大。投资界爆料很多投资人都想投资刚出狱的王欣,并打趣道“现在的天使投资,要从监狱抢起了”。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王欣曾经在监狱中研究过AR、VR和区块链。并且重点关注了迅雷推出的玩客币,想从中借鉴一些东西。在狱中,他还一直在阅读最新的互联网书籍,也看经管类或书籍、人物传记、科幻小说,还会写信、打电话,与朋友谈互联网的发展,讨论时下的创业风口。

3月25日,王欣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充满宗教与玄学色彩的手稿。区块链资深专家郭涛分析,“这张图的核心意思,就是说,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将所有的资产、数据都刻在区块链上,这将迎来真正的数据的大爆炸。”之后,有消息称快播将推出一款名为快播K1的手机产品,根据曝光的海报可以发现,这款产品主打AI以及区块链。

如今,原来的快播团队在2014年7月快播出事后不久就已宣告解散,快播旗下的六家公司除北京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外,都已注销。但王欣的太太还是为他保留了50平米的办公室。

快播前高管透露,原来的快播团队大致有三个去向,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利用快播服务器和宽带资源,为其他公司做CDN加速;原有的游戏联运业务独立发展;硬件团队出售给其他公司。此外,也有一些人离职、创业。

王欣出狱后,曾经的快播旧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有人表示愿意追随王欣。与王欣一同入狱的另外三个快播高管已在2017年先后出狱。王欣出狱的那一天,原快播科技CTO张克东发微博:“欢迎归来,我技术都准备好了,人也在,就差你了。”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王欣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出狱后迎接他的是坚守家庭的妻子、一帮兄弟和旧部,以及热情追捧的资本。如今,快播破产清算,他又开始了新事业,未来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快播破产,王欣已经有了新事业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