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社会︱在中缅边城买卖野生物的中国人

 在勐拉最热闹的集市上,满脸惊喜的游客在各个摊位前穿梭,那里出售的东西足以让人大开眼界。象牙手串和晒干的象皮堆放在廉价的盒子里,穿山甲、小猕猴和巨蜥关在铁笼子里,一个叠着一个,还有虎骨和虎骨酒,摆得像廉价的地摊货。有人忙不迭的拿出手机拍照,即使被店家呵斥也毫不在意。

 

 

 

在紧邻边境线的山坡上眺望勐拉。 本文图均由澎湃新闻记者石毅拍摄

 
勐拉,这个紧邻中国西双版纳打洛镇的缅甸边城,占地面积5000平方公里左右,约是云南西双版纳自治州的四分之一,但人口不及西双版纳的十分之一。它三面被丛林和群山所包围,在东边,则与老挝隔着蜿蜒的湄公河相望。每天早上,在中国的口岸管理处,都有排队等着过境的中国游客,只需要交上360元人民币,就可以参加当地旅行社组织的跨境一日游。除了几所寺庙,勐拉的旅游设施实在乏善可陈,可在旺季每天都吸引超过上千中国人前往。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是绝无仅有的“体验”。

 

在缅甸,勐拉又被叫做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那里由原缅共领导人林明贤管辖。现在,特区的地方武装与缅甸中央政府和平共处,实行民族高度自治。走在这个小镇为数不多的几条街道上,处处能感受到和中国的紧密联系,街道上的招牌多是中文和缅文双语,人民币是更广泛流通的货币,电力和通讯都来自中国,使用的也是中国北京时间,比缅甸标准时间早一个半小时。

 

不过,勐拉更广为人所知的是其公开的灰色经济。只需要从市区向西南驱车十几公里,就能到达一处赌城。2007前左右,大小赌场都开在镇中,中国的富商、公务员甚至学生都是常客,为了整治这些问题,中国实行了短暂的断水、断电、断通讯和断旅游措施,迫使勐拉将赌场搬到了远离边境线的丛林深处。今天,中国游客的出境仍然受到限制,个人自由行关闭,只有通过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游才能短暂的访问那里,但这仍没有削减人们对它的兴趣。

 

 

 

勐拉市区的集市上出售各种珍稀动物。

 
如今,勐拉更多被国际社会关注,在于其肆无忌惮的非法野生物交易。除了当地以打猎为生、售卖野生动物的商贩外,也有中国人参与其中。那里变成了贩卖全球濒危野生动物的中转站。

 

市场上的商家早已经对游客扭曲惊讶的表情习以为常。自称叫阿兵、来自河南的一名年轻人坐在一堆勐拉当地人经营的摊位中间,他的面前,除了药材,还有一盒子待售的象牙手串和挂牌。

 

“没事,不管是什么,只要戴在脖子里都不会管,我回去还戴过虎牙坐飞机。“阿兵对于那些犹豫不决、担心回国被查的游客这么说。他坐在遮阳伞下,翘着二郎腿,接着强调说,”我做了五六年生意,不需要骗这几个钱。”

 

澎湃新闻记者后来开车回国,边检只是打开车后备箱看了一眼。如阿兵所说,带小件的违禁品回国通常都不会遇到什么阻碍。

 

阿兵的一块象牙挂牌售价850元人民币,不过,许多的生意并不在公开的市场上。不少游客在那里认识阿兵,加上他的微信,回国便成了回头客,他们再介绍朋友,阿兵就这样不断通过网络扩大销售,只要多花几十、百来块钱,他就能将那些违禁品通过快递转运国内。他的微信显示,有时候单笔交易的金额超过万元。

 

 

 

在一家由中国人经营的店里,展示着由一具完整的虎骨所制作的虎骨酒。 

 
顺着集市外的街道绕一圈,有大约7、8家专营缅甸特产和濒危野生物制品的店铺,全都由来自各地的中国人经营。他们有的自称已经在勐拉经商十几年,也有的说仅一两年。有研究称,勐拉本地居民约8万人,随着与中国经济的交流加深,有大约2万中国人常驻于此。

 

来自湖南的小伍和他的表兄共同经营一家叫汇珍阁的店,店门口放着两箱准备入酒的虎骨,货架上则分别是云豹、花豹和老虎皮。由于盗猎、栖息地破坏等原因,这些大猫都无一例外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或易危动物。以云豹来说,在中国,它们曾经广泛分布于长江以南,但现在仅仅在西南边境还能见到它们。

 

除此之外,这家店里更多的陈列是来自非洲的象牙、象皮和犀牛角,对此他们直言不讳。

 

”市面上的象牙基本上都是非洲的,亚洲象哪有那么多啊。“小伍说,”都是经过周边的国家过来。“

 

有熟客上门来挑象皮,小伍的表兄从柜台后面提出满满的一袋,那些干蔫的象皮发出腥臭,隔着几步就能闻到,他们轻松地聊天,不时冒出一两句方言,像是在挑选日常生活品。小伍说,象皮只要磨成粉就能顺利带回国,他们相信象皮可以治疗胃病,犀牛角粉入水服用则能退烧。不过,犀牛角更主要的用途是拿来做雕刻,在市场上,一克犀牛角的价格常常高于一克黄金。小伍就指着柜台里一块用保鲜膜包起来的完整的犀牛角说,”这个要20来万。“

 

不论是非洲还是亚洲,盗猎都是大象和犀牛面临的巨大威胁,而中国则是主要的消费国之一。为了防止犀牛被盗猎,非洲的一些国家公园不惜将它们麻醉再割下角来,但是这并没有让偷猎者止步。以南非来说,该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犀牛种群,但是从2013年开始,每年都有超过1000头犀牛死在偷猎者的抢下。

 

活跃于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动物学家伊恩•汉密尔顿曾经对记者说,尽管国际社会在1977年就禁止了犀牛角贸易,但它如此高价,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盗猎者为此而冒巨大的风险。中国自今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了象牙贸易,现在,保护者们担心更多的交易会转移到中国周边执法更加薄弱的地方。

 

 

 

勐拉,一中国店家陈列柜中所展示的虎骨和象牙饰品 。

 
云南西双版纳警方不久前发布说,他们今年已经在与勐拉相邻的打洛查获了数起以快递偷运违禁品象牙的案件。不过,风波并没有在勐拉留下什么痕迹。网络交易同样是小伍和表兄两人拓展生意的有利渠道,如果一家快递被查,总会有另一家快递接盘。他们还抱怨说,有时感觉自己是为了快递打工,“寄一件几十块钱,他们一天在我店里收货(快递费)要收一两千吧。”

 

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野生物贸易研究专家文森特•莱曼多次往返勐拉调查那里的问题,他说他大概已经在那里鉴别出六七十种濒危动物。”我第一次去是2006年,那时候就已经有相当多的野生物制品出售,但它们多来自缅甸。大约2010年后,市场上就有了越来越多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甚至是非洲的野生物制品。“

 

莱曼的一篇研究还指出,勐拉已经成为穿山甲流入中国的主要门户。这种极其害羞又行踪隐秘的动物现在可能是世界上被盗猎最多的野生动物,那里的集市上总是有活的穿山甲出售,而周边的商店里,陈列着数不清的穿山甲甲片,既有来自亚洲的,也有非洲的。一位当地人说,缅甸人对吃穿山甲没什么兴趣,”主要都是卖给中国人。”

 

罂粟种植和毒品交易曾经是勐拉的支柱性产业。1991年时,勐拉邀请当时的缅甸军政府、国际禁毒机构和一些外国使节,当着他们的面销毁了毒品和制毒工厂,以表明禁毒的决心。不过,勐拉随后发展替代经济的路并不顺畅。

 

缅北问题研究者云南大地跨境民族文化交流中心石安达分析说,勐拉寄望于发展甘蔗和橡胶替代种植,但在2000年左右两者都遇到了市场问题,灰色产业就发展起来了。

 

城镇周边的很多丛林已经被开辟为橡胶林,但近年来橡胶的价格断崖式下降,一些当地人又重操旧业,拿起了猎枪。缅甸虽然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缔约国,但是在勐拉这样民族高度自治的地方,中央政府的影响微乎其微。

 

莱曼支持中国政府像打击毒品交易那样来打击野生物贸易。断电、断通讯这样的做法中国在应对边境老挝磨丁的毒品和博彩业时也做过,”事实证明效果很好。“但是石安达并不赞成这样的做法,”这不能解决当地人长远的生活问题。“他说。

 

今天,中国游客在入境勐拉时大多会途径那里的禁毒博物馆,不过,博物馆大门前的纪念品商店就摆着象牙饰品以吸引中国游客。再往城里走,还有不同的野味店来留住他们的脚步。

 

“老虎肉一盘880元人民币,吃不吃?”一家中餐厅的老板问,他的餐厅开在一条清澈的溪流旁,眼前远山层叠,那里的蛇肉、穿山甲肉都明码标价,放在冰柜里,等待来自中国的买家。

街角社会︱在中缅边城买卖野生物的中国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