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贝拉医学美容医院 患者惨遭毁容落下残疾 无脸见人

 我是在万般无助,无奈的情况下发出此文,作为一个爱美的女人,惨遭毁容落下残疾已经不敢出门见人,无脸在世上生存,但是我也需要生命的尊重和法律的公正啊!而事到如今,医院推卸责任,冷漠无情,我泪眼向天,向谁申冤,向谁倾诉,谁来还我一个公道?

2015年5月,我听人介绍说在盐市街有一家叫遂宁伊莎贝拉医学美容医院做皮肤做了效果很好,听后我颇为心动,因为自己五官还不错,一直追求爱美,只是脸上常年有红血丝,容易过敏,很想得到改善。随后我来到该医院进行咨询做皮肤的问题,在咨询过程中我得到了非常热情温馨的接待与服务,医院游说我不能光做皮肤,需要按照他们专家给我的设计做几个项目,不止是我的皮肤,我的整个状态面貌都会有非常大的提升和改变。医院信誓旦旦的保证这些项目都是很小的一些手术,非常安全,保证效果。怀着对美的追求与憧憬,经不住医院的游说与信誓旦旦的保证,我稀里糊涂的交了美容费用5万元。

2015年5月24日,我在伊莎贝拉医院开始做第一个项目叫中面部提升,主刀的手术医生叫罗华,手术后第7天拆线,满怀期待的我,却从镜子里看到了一个脸肿严重,眼睛外翻的“鬼脸”!我惊叫一声,镜子碎了一地。我找到院方,院方告诉我说没有关系,刚开始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就会慢慢恢复。并且说会马上帮我安排修补的手术。

过了7天以后我到医院,做了第二次补救手术。那个时候,我一直还瞒着家里人自己做手术失败的事情,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想效果美不美的问题,我把全部希望放在这次修补手术上,希望能恢复自己以前的容貌,结果第二次手术依然失败了,可是院方还一直给我安慰,说很多患者都有我这样的问题,一定会很快恢复。

在短短时间里,我又开始了第三次、第四次手术,依然失败了。频繁的麻药,手术,创口还未修复,眼睛又被手术刀切开,反复的缝补。我的右脸开始变形,右边整个脑袋出现麻木,幻听,右眼连睡觉都不能闭合,眼睛外翻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任何知觉的流泪,不能见光,我开始恐惧,绝望,我给院方说,我不愿意再做手术了,我很害怕,会不会有一天死在手术台上。

但在几天后,医院又通知我要过去医院接受治疗,我说,我不愿意再做手术了,我害怕越弄越严重,但是医院骗我说,不是手术,只是一个小小的治疗。来到医院后,叫我去到换药室,突然几个医生和护士一拥而上,把我按住,强行对我实施了第五次手术,打完麻醉针,院方就开始对我进行手术了,这次是划开了我右侧面部的脸,我听到了自己的脸被剪开咔呲、咔呲的声音,这次也不知道麻醉针对我没有效果还是麻醉失效了,痛得我撕心肺裂,几个人强行按住我的手和大腿,我痛疯了,剧痛让我拼命的挣扎,按着我的人满头大汗,一直埋怨我经不住痛。后来慢慢听到了缝合我皮肤的声音。

第五次补救手术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右边脸已经失去知觉了,右眼像木头一样,不能眨动,好像连神经都被切断了,眼睑依然外翻在空气中。我的脑子也是麻木的,一片空白,感觉自己离死亡不远了。

几天之后,医院告诉我说这一次修复手术一定没有任何问题,肯定会帮我把手术做好。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又进行了第六次手术,可是依然失败了。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前前后后经历了六次手术,我的右脸开始变形,视力模糊,右眼睛永远不能闭合,迎风流泪,右边面部出现内部肌肉萎缩坏死的迹象,面部不停的抽搐,我知道不管怎样,我不能再在伊莎贝拉做手术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在手术台上。应我的要求,伊莎贝拉的护士陪着我去到遂宁市中心医院眼科和整形美容科进行检查,医生听说我的脸部在这么短的时间,频繁进行这么多次手术,已经不能再进行任何手术进行修复了,右边肌肉以后会慢慢干枯,到最后脸上的皮会直接贴在骨头上。

在这期间,伊莎贝拉医院一直给我承诺,说一切是正常的,我这个情况会慢慢恢复,开始说是几天就会好,后来告诉我1到2个月,再后来,又是3到6个月,我一直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等待,期望能出现奇迹。伊莎贝拉医院叫我一直吃一种叫腺苷钴胺片的药每天12片,长达九个月时间,我从结婚后还未生育小孩,随时可能要怀孕,最后咨询医生说吃了这个药会造成胎儿裂变,告诉院方后,他们匆忙才叫我把药停掉。

第七次手术,是在2016年1月,离医院承诺的恢复期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我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每天晚上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我不敢轻易出门,不敢面对家人和朋友,即使是要出去都只有带着墨镜。我向医院提出要求,我不能在伊莎贝拉进行任何手术了,我已经彻底对他们失去信任,我要求去更高一级的医院接受治疗。他们的工作人员陪同我去到了四川娇点整形医院姜院长处进行了“眼睑退缩矫正术”,姜院长告知我,他只负责进行对我眼睛外观上的修复,对于切断的神经、肌肉萎缩这些无能为力,并且因为我同一部位频繁动刀多次,恐怕不能再进行手术了。这次手术后,在外观上,我眼睑外翻的问题有轻微的改善,但是我半边脸还是没有知觉,右边脸部肌肉在继续枯萎,右眼视力退化,不停的抽搐,右眼仍然不能闭合。我知道,我可能一辈子将要面对这张面目全非、渐渐枯萎的“鬼脸”了。

2016年4月,我和家人强忍着日夜承受的痛苦,抱着理性的心态,到医院要求法人站出来与我们家属协商做一下交代,这个时候,伊莎贝拉医院突然就变脸了,之前的热情,亲切,彬彬有礼都不见了,我们只得到了医院相关人员不屑一顾冷漠的回答,说欢迎我们去起诉,去走司法程序,伊莎贝拉这样的大型集团医院,你们这样屁大一点小事,老总是我们想见就能见的吗?问我们有什么资格找他们?我们想问,你的同情心在哪里?如果没有同情心,总该有点良心吧?我们本是抱着理性的心态希望能谈一下之后处理的办法,随即在我的手机微信里,医院相关人员给我发了一条关于。

承担法律后果的信息,暗shi wei胁我如果跑去医院闹事,会把我关起来。

而今天,我选择了勇敢的站出来,将我的真实面目示于大众,是希望,用自己血的教训和经历,给所有爱美的姐妹们一个警示,而直到现在为止,伊莎贝拉医院也没有给我一句交待,一个说法。我是那样的无助,含着血泪写下这些,

我只是想在万般无助中向你们寻求社会的公平正义,希望医院能够尊重每一个生命,负责人能站出来承担责任,而不是你们口口声声说的我这样的事只是一点点小事,像你们这样的大型集团公司,我们没有资格见负责人。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祈求相关部门尽快公正的调查处理此事,请你们昭示社会的良知,行使你们社会监督的天职。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追查相关责任者。

伊莎贝拉医学美容医院 患者惨遭毁容落下残疾 无脸见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