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州要独立建国这次是在玩真的

 加利福尼亚州要独立建国这次是在玩真的1

新闻配图

    “我对着旗宣誓,效忠独立的加利福尼亚国!”

    在一间贴着加利福尼亚州“熊旗”以及“加利福尼亚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州”标语的会议室里,路易斯(Geoff Lewis)挺直腰板站立着说出这句誓言。

    刚刚从健身房走出的旁观者一边擦汗,一边好奇地透过玻璃隔墙看着会议室内发生的一切。

    这并不是好莱坞的戏码,路易斯也并不孤单。

    根据公开的最新民调,加州有三分之一的人因为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而支持加州独立。

    目前,美国加州独立组织Yes California(下称“加州独立运动”)已经获批开始收集58.54万份签名,以触动“加州脱美”公投。

    加州州务卿帕迪拉应允,只要在今年7月25日收集齐前述近60万份有效签名,就将在2018年进行第一轮公投。

    公投一共两轮,如果进展顺利,第二轮公投将在2019年3月5日举行。

    “如果特朗普赢了,那我们就在加州建‘长城’,把我们和特朗普的美国隔离起来,”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早在2016年5月就开玩笑说。

    “别紧张,我只是在开玩笑,毕竟我们加州更喜欢的是搭建桥梁,而不是造墙。”

    如果说在几年前,加州闹独立的事更多是边缘者的游戏;那么在特朗普胜选后,独立就成为了绝对不能算少数者的心声。

    “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一间奢华的办公室大楼里,大约有15人聚集在一起,商讨着如何让加州脱离美国从而成为独立国家的大计。

    他们是上述加州独立运动的领导者。

    据他们说,该独立组织已经迅速扩张出了53个地方分会,每一个分会都像他们这样召开商讨大会,并持续招募志愿者。

    “可以说,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国家的诞生。”

    57岁的沃尔默(Tim Vollmer)是一名来自旧金山的学术顾问,“我们可以引领剩下的自由世界。”

    他们的招聘宣传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加州拥有4000万公民,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

    因补贴其他州而遭受损失,正在因美国的贸易体系而“压力山大”;

    加州在美国大选中并没有获得公平的发言权;加州是多元的,在移民政策上与其他州大相径庭,在环境政策上也比其他州超前,在大部分问题上都和特朗普的立场截然相反。

    因此,加州脱离美国的条件成熟。

    起初,该独立运动组织是通过在Facebook上做广告,没想到让加州独立的想法迅速获得了3.9万个点赞以及相近数量的追随者。

    一张将加州和美国其他地区撕裂开的图片配着这样的文字——“因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离婚”。

    加州独立运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埃文斯(Marcus Ruiz Evans)坐在一间星巴克咖啡馆里感叹道:

    “加州和美国太不同了。加州是被敌视的、被讨厌的,它在美国看起来就是另类。”

    早在2010年,加州就因为政治主张的独特而掀起过独立运动。

    那一年,加州因抗拒全美范围内反对大政府的热潮而投票选出了新一任的州长——杰里·布朗。

    随着布朗的就职,加州收紧了枪支管制,提高了对富豪的征税和烟草税,还实现了大麻合法化,并发展了多语言的教育体系。

    2012年,埃文斯发表了一本多达540页的“巨著”,详细解释了为什么加州应该脱离美国,并且不厌其烦地传播着这些理由。

    当然,传播的主要方式还是依靠Facebook和各种媒体平台。

    当地时间1月26日,一份主张加州脱离美国独立的提案被提交到了州务卿的办公室。

    虽然这份仿照“英国脱欧(Brexit)”的“加州脱美提案(Calexit)”报告并没有提到特朗普,但显然是特朗普的胜选让原本边缘化的独立运动看到了全新的希望。

    在那些和特朗普政治主张迥异的政策之外,还有一个很直观的事实:

    在特朗普胜选的那场大战中,希拉里在这个州获得的支持票,比特朗普多出200万张。

    亿万富翁及气候环境活动家斯泰尔(Tom Steyer)此前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

    “看着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你不可能忽视那个对民主自由和加州公民尊严的直接威胁。”

    音乐家赫丁(Clare Hedin)也是加州独立运动的支持者。

    他奔波着帮助人们成立各地分会,并将加州独立运动的T恤分发给参会的每个人,同时鼓励他们尽量穿着这件纪念T恤参加集会。

    他们讨论的话题包括加州独立后应该如何解决军队问题,以及如何获取水源——要知道,加州多地备受干旱气候困扰。

    这些初步的思考包括加州可以像瑞士那样成为中立国,而水资源则可以从内华达和科罗拉多河水系获取。

加利福尼亚州要独立建国这次是在玩真的2

2015年加州的地区生产总值已超越法国的GDP总量

    由于加州经济实力雄厚,一旦独立将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因此埃文斯他们并不担忧独立后的经济问题。

    至于法律上的“前无古人”,这些独立运动者多会用大麻的合法化和同性婚姻来鼓励自己:

    那些事在十年前也被视为天方夜谭,但现在都已经合法化了。

    最需要担心的还是政治问题。

    加州独立运动的组织者并没有任何政策立场,也不知道一个全新国家的政府应当如何建立。

    他们的目标是先让这个州独立出来,然后再想着独立后如何运转。

    而埃文斯他们接下来6个月的重大任务,就是收集足够多的有效签名,来完成第一步——触动第一轮公投。

    那些支持独立的力量

    在加州独立的支持者中,硅谷科技巨头和投资家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优步(Uber)的早期投资者、埃隆·马斯克“超级高铁”项目的联合创始人皮许瓦尔(Shervin Pishevar)就曾在推特上发布一系列的计划,来资助“一场让加州成为独立国家的合法运动”。

    “这是认真的。”

    在回复媒体的邮件中,皮许瓦尔表示:

    “这是我可以做的最爱国的事。这个国家正处于一个很危险的十字路口。”

    就在推文发布的几个小时内,不少硅谷的科技投资者也都对这个计划给予了支持。

    “我加入并且成为你在这件事上的合伙人。”

    私密社交网络工具Path的创始人和投资者莫瑞(Dave Morin)在推特上这样回应。

    谷歌前雇员、Design公司的创始人赫米恩(Marc Hemeon)也迅速留言称:

    “我支持你这个行动,让我知道我可以怎么帮忙。”

    这个在当时还完全处于空谈的独立计划,反映了科技行业对于特朗普胜选的震惊和沮丧。

    有超过100位科技领域的重要人物在去年夏天联名写公开信,警告说特朗普的当选“将会是科技创新的巨大灾难”。

    46岁的赫希(Sue Hirsch)在大选中将票投给了希拉里,在大选后,她说自己会因为自己是一名美国人而感到羞愧。

    “我想成为加州人,而不想成为一名美国人。”

    赫希对于新任总统显然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但埃文斯和加州独立运动的联合创始人玛里奈利(Louise Marinelli)并不是美国左派的救世主。

    他们两位都是共和党人。

    一个经常被独立运动组织者举例宣传的人物是美国企业家与风险资本家、支付企业PayPal的共同创建者之一彼得·蒂尔(Peter Thiel)。

    尽管他曾对抗整个科技界,特立独行地支持特朗普,但蒂尔也在最近成为了加州独立运动的拥护者。

    加州州政府目前已经允许该运动开始收集有效签名,因此玛里奈利希望能雇用专业的资金募集人和全职员工。

    埃文斯则把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给组织的成员打电话、发邮件和发短信上。

    受到英国脱欧公投的鼓舞,以及苏格兰独立运动的启发,不少加州独立运动的成员都很乐观。

    但也有不少人深知,最终实现独立的机会依然渺茫。

    但埃文斯说自己愿意在有生之年尽可能多地尝试,这样做的目的不只是想让加州真的独立,而是想让这个独立的想法镌刻到4000万加州人的脑海里。

加利福尼亚州要独立建国这次是在玩真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