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入室打仗不构成刑事案件三年无果?

   在北京打工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沈家乡大罗村的农民苏兰江,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因为拒绝村书记王广良强占他哥遗孀的6亩耕地,一家三口差点命丧黄泉。更令他想不到的是,他遭遇入室打砸以后,居然三年没有任何结果!
                 当事人的自述:
                  征地引发的凶案 
        苏兰江向记者诉说到:2011年4月18日早上。他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村书记王广良和村长高翔去了我家,要用村上的机动地换我嫂子在砖厂西侧的6亩良田,我父亲说你拿次地换好地不行,再说砖厂去年占那2亩4分地还没给我们补偿,再占还让那孤儿寡母活吗?王广良说,你咋活 ,我不管,不交地,我把你家苏三也弄死,我父亲说还没王法了哪!王广良就说,这里我就是法,你随便告,到国务院都不怕,说完就骂骂咧咧的离开我家。接到父亲的电话,我就跟父亲说。咱农民就靠地生存,那孤儿寡母没地咋活,不能让他们占地。就在当晚10点左右,我就接到王广良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明确告诉我:不交地花100万也要我的命,让我一家在北京消失。我气愤的说,你恐吓完我爹又恐吓我,要征地请拿审批手续,不然死也不给你。从此,我的恶梦就开始了。
         2011年4月18日晚11时左右,我和妻子、孩子还有邻居沈剑夫妻在北京市大兴区五连环物流东区37号家中,边逗孩子边谈论王广良和我通话的事,突然一伙歹徒破门而入,他们手拿刀棒,我爱人怀抱8个月的孩子在门口,但是歹徒没有因她怀抱孩子而放过她。因为怕伤到孩子,我妻子忙转身背对歹徒,但是歹徒并没有被这伟大的母爱感动而停手,直到那弱小的身躯抗不住击打,呈弓子型扎到办公桌底下。拼了性命也无力保护妻女的我,终因寡不敌众被打昏在地,我爱人听到一歹徒说死了快跑,把孩子放在桌子下面,冲出去发疯似的抱住跑在最后面的歹徒,弱小的身躯任由踢打死不放手,直到邻居赶到终于制服了歹徒,也有好心人报了警。
                   派出所是如何办案的 
        在等警察到来时,一辆黑色轿车冲进了人群,试图抢走这名歹徒,由于现场车多,跑的慢,多名邻居冲到车前围住该车,直到警察到来,我才被邻居抬到门口。出勤的民警闫明光在现场拍完照片后对我说:“你先住院,人我带回所里。”可是,我却亲眼看到那人没上警车,他们的车跟在警车后面。我追上闫警官,问那人为何不上警车,路上跑了咋办?这符合程序吗?闫警官说:“你看病去,跑了我负责!”看着那黑色轿车像回家一样的轻松,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我心头。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和妻子说,把院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别让他们毁掉,现场拍好照片。我爱人要拍照片时却发现手机丢了,在砸烂的现场也没找到,手机丢了,抽屉里的钱,拉开一看少了13000元。我们立刻打电话报警。西红门派出所让去所里录口供,我妻子抱着孩子去了,此时已是凌晨1点,派出所民警把妻子人和孩子放到黑屋里无人问津,身体的疼痛,黑暗的恐惧,孩子的哭声,无情的折磨着这母女俩。在派出所里,疼痛,恐惧,悲愤,委屈,孩子的哭声,住院无人照顾的丈夫,使妻子这位弱女子再也忍不住泪水,竟失声痛哭。直到凌晨4点多,警察终于来了,说别哭了做笔录,但只是简单问了几句就让回去等结果。漆黑的夜里,我妻子一人抱着孩子胆颤心惊的走回到刚刚遭到洗劫的家。
        第二天,也就是2011年4月19日一早,民警闫明光来到医院给我做笔录,问我几个人进屋?我说6人。问:对方拿东西了嘛?我说刀棒?问:说什么了吗?我说:没说。问:你家里放钱有人知道吗?我说放钱时确实没在街上打锣通知。闫又问:你妻子的手机有发票吗?啥牌子?多少钱?我说:诺基亚 E72,新上市,3200。就这样,闫警官不停地的重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立刻对闫警官提出质疑:你这是疲劳审讯法,我停止回答。一个人在一个小时内十个问题被连续交叉反复提问,回答结果,即使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答案都不一致,何况我一农民?闫警官就说:你不配合,无法认定责任,对方只有3人,不是你们说的6人,没带刀棒,上你家是说地的事,不是非法侵入民宅,对方3人不够团伙,是去说事,不够成寻衅滋事,丢钱和手机证据不足,没有新的证据,24小时内必须放入。我说:我有院内的监控录像,目击证人沈剑夫妻,闫警官,说,我们已经问过沈剑了,他说闭眼了,啥都没看到,此案件是互殴,普通打架案。我非常愤慨的说:这是有组织、有预谋、有目的、有接应的团伙作案,使用的是明显的黑恶手段,你却告诉我互殴,我无法接受!闫警官说,要自己找证据,说完就离开了医院。
                      关键证据居然丢失
        为了弄清案情,我找朋友和沈剑聊天,做了录音和监控录像,并刻录成碟,同时调取了19号中午王广良给我打电话的通话录音以及18号的通话记录,并于20号早上将以上证据送到派出所。可是,西红门派出所告诉我人已经放走了,是王广良从老家开着宝马车从派出所把人接走的,原因是证据不足。我把证据交给了派出所后,派出所告诉我回去等结果,证据要交法治科。等到第五天时,闫警官来到医院,说要给我做笔录,问的还是和先前一样的问题,我就生气的问,你们把人放走了,还天天问我口供,什么意思?闫警官说,你这声音很大的吗?气色很好嘛!回家吧,别住了。同房的病友看不过去,问,你是什么警察?怎么说话呢?闫感到气氛不对,就离开了病房,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2011年5月2日,我出院后去派出所追此案的结果,闫警官还是告诉我证据不足,无法认定案件性质。我说,那光碟和录音不是给你了吗?闫警官说丢了,你要有再拿一份,我气愤不已,质问他:这么重要的证据能丢,你是怎么办案的?!闫警官大声说,我手里也不止你一个案子,事多,也不能给你一个人服务。我忍住愤慨,又给他送一份光碟。闫警官说:我找个屋放一下看看,后来他告诉我这碟派出所放不了,回头找地放,你先回去,如有新证据再提供给他。我问啥时再来,他说听通知,第2天我又去找他,说出了人不在。一个多月后,我好不容易在早上班时间在派出所门前等到了他,问他:又一个月了,能不能给我个说法?他说案卷交到法制科了,在阅卷,等等,有问题找所长,这案子不归他管了。我就去找所长,可是通往所长办工区的大门紧锁,一问就说所长在开会。我一等就是半年!无奈,我只好找到北京市警务督察处,反应了我的情况,姓付的警官给我做了笔录,第2天闫警官就电话通知我去派出所。我一到那里,闫警官就问我,你找督察蓝阳了?我说我不知蓝阳是谁,我是正常反应情况不可以吗?闫警官说:你找蓝阳,找谁也没用,这案子必须我们派出所解决。我说:你怕找,倒是解决呀!他说:你这是疑难案件,等上面阅卷后,才有结果。我说都快一年了,等啥时候呀?闫警官说:没准,也许3年,也许5年。
                      案件发生后三年无果 
        从此,我开始了慢长的维权路,我四处奔走,花光了所有积蓄,负债累累,其心酸非言辞可诉说。2012年6月,我妻子去了大兴区信访局,信访的人安排西红门派出所政委孙小胜把我妻子接到派出所。等待一年多后,我们终于见到西红门派出所的领导了。孙政委说这案子归他管了,他是新来的,前任所长调走了,知道你很委屈,会好好调查,有啥问题找他。但是,孙政委用温柔的太极推了大半年后,告诉我他调走了,我的案子由现任所长张连山负责,给我个电话就走人了。我通过电话找到张所长。张所长说:我是新来的,你的案子我听说了,我看看卷,回头给你答复,后来我们每次找张所长,他都说等等。2013年6月的一天,我又找张所长他说:你看蓝阳你也找了,不也解决不了吗?再等等。我的案子到目前,已经整整过去3年零3个月了,竟然毫无结果!而且是发生在北京,发生在我们共和国的首都!我想知道,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法律了?正义和公理何在?习总书记的苍蝇老虎一起打,仅仅是口号呢,还是不被落实?
        王广良明目张胆毁坏耕地1200多亩的事件,多家媒体记者多次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现场采访、调查,呼兰区政府、呼兰区国土局、哈尔滨市国土局、省国土资源厅和哈尔滨市政府均拿不出这1200亩良田的任何合法的审批手续,我也多次咨询有关部门,结果是:这次征地确系违法。在也是由于此次强行征地中,王广良未达到占地目的,亲自策划了一起有组织、有预谋、分工明确的入室打砸暴力事件,大兴区西红门派出所非但没有尽职尽责办案,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合法权益,反而纵容包庇王广良的违法行为,严重影响了政府形象!试问,连首都北京,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都没人来管,那么全国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可以让人们能够安生的地方?为此,我强烈要求:依法严惩入室打人的凶手和幕后黑手,严肃查处违法征地的村书记王广良,早日还世间一个公平!
                   记者核实:张所长谨慎作答
        为了核实苏兰江所反映的事情,7月1日,本站记者跟随苏兰江来到西红门派出所,该所现任所长张连山在接待苏的时候证实:此案确实已经发生三年多了,苏为此案已经找到北京市公安局督察总队了,从(大兴区公安局治安科)目前的调查结果看,构不成刑事案件,属于治安案件,还没有结果,治安科目前还在阅卷,要苏等待结果。当记者问:为什么构不成刑事案件时,张所长称:这是治安科的意见,我刚来这个派出所。记者随后又电话联系张所长,张所长的回答还是那样谨慎。
          
        就在7月14日,记者随同苏兰江前往呼兰区沈家镇大罗村征地现场查看之时,苏兰江接到西红门派出所闫警官的电话,闫在电话里要求苏兰江调解解决。但是,记者至今也弄不明白,既然是几个人闯入人家里行凶打人,为什么就构不成刑事案件呢?为什么会三年多了还没有结果呢?作为肩负保一方平安责任的公安机关能否像苏兰江所说的那样办案?此案的关键证据是不是在派出所丢失?西红门派出所有关办案人员,在此案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是不是存在枉法办案的问题?对此,记者将密切关注,并将跟踪报道。(本站记者劲松)

北京大兴:入室打仗不构成刑事案件三年无果?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