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梅里斯:吃人砂坑隐藏黑幕?

      核心提示:采砂造成江中的深坑,年轻的生命,只因钓鱼走进深渊!家属申告无门,他们找到哪里,都被告知:去法院起诉。负责采砂管理的水务局声称采砂有手续,但是丢了,并坚称他们没有任何责任!死者家属惊问:我们到哪里去讨说法?!
        本站讯 25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阶段,但就是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却被因采砂造成的深坑吞没了!日前,本站接到投诉,称此事件黑龙江电视台已经作了报道,但还有更大的内幕在其中。为了更详细地了解此事的详情,本站派记者于本月27日前往了事发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调查真相。
                               江边钓鱼:年轻的生命掉进深渊 
    
  记者首先采访了死者的家属。死者的母亲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本月16日,小儿子吴彬要去钓鱼,因儿子是聋哑人,所以她不放心,就不让他去。小儿子用手语跟妈妈讲,还有别人(同学)一起去,她想孩子是家里的主要劳力,每天都那么累,就让他散散心吧!没想到这一去竟成了永别!说到这里,死者的母亲再也说不下去了,嚎啕大哭了起来······记者让她控制一下情绪,但一个母亲失去了儿子,怎么也控制不住。
死者的舅母继续讲述事情的过程:当天下午3点多,不知道是谁打来了电话,说吴彬被江水冲走了,一家人匆忙地赶往事发地。等到了位于齐齐哈村南的嫩江江边,那里已经站满了人。吴彬钓鱼的鱼竿还插在江边,衣服在旁边放着,但年轻的吴彬却没了踪影。在场的村民们指着旁边山一样大砂堆和大江说:“就是这非法开采的砂场,造成了10多米深的大砂坑,隐藏在江水里,不熟悉地形的人走不到两步就没影了,必死无疑。”
                                   溺水现场:多有争议的江边采砂场
        7月28日,记者跟随死者家属去了出事现场,由于27日夜里下了雨,车子几里外就抛锚了。一行人刚刚走上嫩江江堤,死者的母亲就指着远处的大砂堆告诉记者,就是那里。记者走在嫩江江堤上,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有三四个养鱼池依靠江堤而建,江堤已然成了养鱼池一侧的护水坝!记者问死者家属,这是谁家的养鱼池,他们说不清楚。
               
           一行人刚进入出事现场,一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也赶到了。死者的母亲告诉记者,这是她儿子聋哑学校的同学,也是当时和儿子一起钓鱼的两个孩子其中的一个。死者的母亲用手语跟那个聋哑小伙子比划一会儿,死者的母亲当着翻译,他们共同指着一处挺陡的江边,说:当时他同学在这里钓鱼,手机掉到江里了,吴彬就去捞手机,摸了一会儿没摸着,就往里摸,可没走两步就没影了,他越挣扎越远,到不远处很快就没影了······
         这时,由远而近驶来一艘机器船,这个农民模样的人靠岸后说,看砂场来了这么多人,一想就是你们家的人。记者随即向他了解一下这段江岔子和采砂场的一些具体情况。
        据该人讲,这个采砂场是齐齐哈村村民闫处思(音)开的,据他了解好像根本就没有手续,也不知道他与水务局是什么关系,还是有什么默契,这个砂场就是没人管,齐齐哈尔市曾经处理过100多个手续不全的、偷税漏税的砂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砂场没有受到处理。我们去区水务局问过多次,水务局拿不出来这个砂场的任何手续,不相信去水务局问一问吧!记者问他远处的养鱼池是谁的,他说;也是闫处思(音)的。记者问:“养鱼池一侧借助江堤,而三面坝在江中,土从何来?”他回答:“没水时,推土机推的。”记者又问:“要是汛期,赶上涨大水,对江堤有没有影响?”他回答:“那还用说吗?你们没看见那里的江堤跟别处的江堤都不一样吗?比别的地方都陡吗!那都是取土造成的。要是大汛这里的江堤就更加危险了,这可是98年大水过后,国家投“巨资”修的国堤呀!”他感慨地说。“那你们区水务局不知道,对这也是置若罔闻吗?”记者问到。他回答说:闫处思(音)神通广大······你们还是去问水务局吧!”
                 
         这位村民还说:这两年,曾经有人无数次地找到梅里斯区水务局,举报这个‘非法砂场’,但是水务局没有拿出该砂场的‘审批手续’,只是草率地说因搬家‘合同’,弄丢了?”当时他还对水务局的人说过:“不管你们有没有手续,还是有什么‘猫腻’,但你们对这废弃的砂坑不闻不问,等淹死人了看你们怎么办?!”
        死者吴彬的家属们告诉记者:吴彬出事后,我们就去找了乡政府、区政府、区水务局。但一直到现在已经十几天了,区水务局就是说他们没有责任,让我们走法律途径。我们要他们出示采砂场的手续,他们总是说“因搬家,丢了。”我们就纳闷了,你水务局说手续丢了,采砂场老板闫处思(音)那里应该有啊?怎么都丢了呢?即使水务局找不到了,还有档案吧?他们这样说不是纯心想推脱吗?至今,有关各方也没有找我家谈如何解决问题,只是有多名警察和村里的人看着我们,说不让我们上访、闹事。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区水务局:砂坑淹死人我们有什么责任
        7月29日星期一,记者又跟随死者家属去了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水务局,水务局的领导不在,记者于是电话采访了区水务局副局长兼防汛指挥部总指挥宋朝峰(音)。
        当记者说明身份后,这位宋副局长说局长下乡了不在,你还是找局长谈吧!记者问:该采砂场有无手续?这位宋副局长说:“手续有,搬家弄丢了。”记者问:“采砂这么多年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个采砂场的存在?”这位宋副局长答道:“是我们批的,怎么能不知道呢?但手续搬家弄丢了。”记者又问:“那水务局有没有监管责任,对吴彬的死有没有责任呢?”这位宋副局长说:“对于采砂场,水务局有监管责任,砂坑淹死人我们有什么责任?采砂场已经废弃多年了,应当属于河道管理的范畴了。”记者又问到:“废弃的砂场,是不是应该回填、平整啊?”宋副局长反问道:“砂子采完了,怎么回填、平整啊?淹死人的事,如果家属认为我们有责任,可以去法院起诉我们,法院判我们输就输,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
                 
               
        针对水务局的说法,记者咨询了北京一位资深律师。这位律师认为: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水务局应当承担行政不作为的责任。他说:水务局作为采砂的管理部门应当对采砂进行监管,保证河道安全,采砂之后,应当监督采砂老板对河道进行平整。由于采砂造成深坑导致死亡事故的,水务局应当承担监管不力和不作为的责任。对于水务局所说的有手续却拿不出来的说法,这位律师认为:拿不出来就是没有,这就好比你说自己有钱,却又吃不起饭,就是没有钱嘛!如果要赔偿,采砂老板应当主要承担赔偿,但是水务局应当是第一被告。被害人可以对水务局提起行政诉讼,然后由水务局责令采砂老板做出赔偿。
                               采访后记
        直到采访结束,有几件事记者始终没弄明白:
       1,采砂手续有,但因为搬家弄丢了。这么重要的资源采挖手续,难道不存档备案吗?  
       2,那么多养鱼池依江堤而建,水务局是不知道?还是另有隐情?
       3,据死者家属讲,他们找到哪里,哪里都让去法院起诉,难道水务局不是执法机构吗?还是当事人所讲的两个字:“推、托”。
       4,《黑龙江省河道采砂管理办法》(黑政办发〔2013〕11号)第二十条 采砂作业必须遵守下列规定:(一)按河道采砂许可证规定的开采地点、期限、范围、深度、作业方式采砂。(二)在采砂区域设置警示标志。(三)随采随运,及时清除或者复平砂石料和弃料堆体及采砂坑道,汛期不得在河床堆放砂石料。(四)运输砂石的车辆按指定进出场路线行驶,禁止随意开道行车。 (五)不得损坏水利工程及设施、河道生物防护设施、水文监测设施、照明设施、通信电缆和宣传牌、界桩、里程桩等管理设施。(六)不得破坏环境、污染水体。(七)不得影响其他船舶的正常航行。(八)采砂活动结束后,及时对采砂现场进行清理、平整。
  看来,河道采砂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对于河道采砂,国家和各级政府也都出台了一些相关法规、文件。目前,正值嫩江汛期防洪的关键时刻,对于江中存在的隐患,我们期望能够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发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这起溺水死亡事件,究竟如何了结?采砂老板和水务局究竟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死者吴彬的家属能否得到赔偿?对此,本站将跟踪报道。
        中国焦点新闻网、中国视点网记者李广军 常笑发自黑龙江

黑龙江梅里斯:吃人砂坑隐藏黑幕?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