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妇幼保健院医疗事故 用药失误导致孕妇胎死腹中

 河南省焦作市妇幼保健院,今时今日医疗条件,让一直住院待产孕妇腹中健康婴儿产前一秒胎死腹中!家属知内情无处鸣报,恳求网络媒体力量帮助,我们不要拿钱填命,只要还人公道!让失职人员站出来道歉,让医院受到应受处罚,如若这世道黑暗,苍天无眼,愿怀抱孩子尸体纵身医院大楼,来生投胎权势人家,不必骨肉分离,留世苟活。家属提出医生用药失误,院方辩解系脐带绕颈导致死亡!

  我弟妹王女士怀孕快满九个月了,期间在焦作市妇幼保健院定期进行过胎检,孩子各项一切正常,只是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我弟妹身体开始出现严重水肿情况,所以于2017年8月30日,在我姐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再次做检查,医生建议住院疗养,当日即办理了31日入院的手续。

  8月31日正式住院,当时怀孕36+2周。入院两天后,9月1日晚,主治医生查房的时和我们沟通,建议尽早把孩子生下来。当时胎儿只差十几天就足九个月了,孩子的状况也良好,我弟妹考虑孩子只是没差几天足月了,自己多吃些高蛋白的补充身体,让孩子在肚子里再长两天。一直至9月4日又做了一遍身体检查,也拍了B超,孩子一切正常,当天晚上与医生商议好,9月5日早上开始用药顺生。

  9月5日早上,医生第一次使用药物“米索前列醇片”,当天下午我弟妹腹部轻微阵痛一段时间,无其他反应。

  9月6日早上医生第二次使用米索后,至下午2点多仍未有反应,接着医生进行了第三次放药,产妇均反映不明显。然后在9月7日(怀孕37+2周)上午10点左右,主治医生刘丽霞在给我弟妹在监护室做完检查后对她建议,说她对米索药物不敏感,换一种叫迪诺前列桐栓(欣普贝生)的药,这个药效会持续性挥发,就是药物价格偏高,问是否能接受。我弟妹当即询问药品是否对胎儿无害,医生确认无害后,我弟妹与我妈同意使用该药,我妈说:“贵没关系,只要医生说有好处就行。”这期间医生未建议过孕妇选择其他生产方式。 之后就在监护室内给我弟妹放药,当时在场的有主治医生刘丽霞和一位实习医生,医生边拆开药品包装边和旁边实习医生讲述介绍用药步骤,据我弟妹讲,当时医生说:“药就全给你放进去,外面不留了。”就在当日用药后,至下午2点30分,护士来病房内做胎心监测,胎儿心跳正常,再至3点多时孕妇腹部疼痛感强烈,前往对面监察室,期间不超过三分钟,当时药物还未取出,3点40分左右我弟妹站在床边破了羊水,后来让躺下取出了药,但此时在监察室中护士一直未检测到胎心跳动。

  由于监察室内是不允许家属入内的, 所以我们守在门口只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喊叫,接着检查室的医护人员陆陆续续离开,只留下一名护士一直在找胎心,又等了两三分钟,我弟妹在里面一直喊疼,我家人见无医生查看便开始着急催促医生,最后实在等不下去了,我妈强行冲进去抱着我弟妹查看情况,当时还是只有一名护士手足无措的找胎心,接着医生护士进来了一些人,继续找着胎心,再后来又叫来了床前B超找胎心,前前后后十分钟左右,后来拍B超的护士对医生说孩子已确认死亡,显示脐带绕颈只有一周。胎儿已死亡绕颈一周,家属推到产房分娩后变成绕颈二周,这多出的一周怎么回事?院方给家属说的是绕颈三周死亡。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我妈抱着我弟妹当时和医生喊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没心跳了,是不是药的原因。并要求医生别再交头接耳了,闺女疼的受不了,先让闺女生。医生未给出明确决定,几个医护人员仍然站在一旁商议什么,又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我妈冲门外家人大喊都进来,推我弟妹赶快去产房。当时孩子已死亡的消息只有我妈和医护人员知道,家里人守在门外知道出现问题但未知道实情,但听到我妈喊人后都拥了进去,推了轮椅带我弟妹上产房,期间医生都回了办公室,只有一名护士跟在我们后面。到了五楼产房,我妈要求换隔离服跟进产房,因为胎儿已经确认死亡,我妈想陪在我弟妹身边确认大人无恙,也要确认孩子出生后是什么一种表现状态,院方绊上房门拒绝家人陪同,也未监拍录下孩子出生后第一时间样子,5点钟左右,院长突然出现在产房门口,通知家属说孩子已生下,死胎,原因是脐带绕颈三周死亡。

  当时家里人无法接受现实,跪哭在产房门前,我姐怀孕四个月,昏厥在长椅之上。后来我妈到医生办公室找主治医生,问孩子到底是什么原因没得,一直在医院住着,每天每时得检查孩子健康,产前一直心跳正常。院方专负责处理纠纷的人员说:医疗意外每家医院都会有,归根到最后都是责任划分然后赔偿,又不是故意杀人,谁也不能判谁刑。并叫我们不要打扰医生办公,去另一间办公室协商。我妈哭喊着说:我怎么能还有心和你们拿孩子的命坐下来协商,这主治医生在办公室里我们就哪也不去,一定要她亲口给一个解释。后来院方协调员就让医生一起来到了楼下办公室,之后医生呆了几分钟时间,简单叙述了一下最后生产情况便离开,在此之后,主治医生刘丽霞再未露面,院方称她已经休假,我们电话打给她,她称在外地出差。

  孩子走了两天了,我们家人情绪再激动也从未曾行为偏激过,连一句脏话也未讲过,多次和医院强烈要求主治医生出面均无果,也没有院方人员来看过我弟妹,给我弟妹一个交代。 我弟妹怀胎九月,折磨受尽,初为人母便是丧子之痛,未曾摸一摸过孩子的小手,未曾看过一眼孩子的笑脸,现未出月子,每日以泪洗面,恨自己不能给孩子尽一点点母亲的责任,恨孩子已去也不能为其讨个公道。全家满怀期待的盼着小生命的出生,等来就是一具被冷藏的尸体和无尽的痛苦,现中秋将至,别人家都是团团圆圆,我们却天人永隔。试问,谁能体谅我们全家人的悲痛。 我们知道医生不是存心害死孩子的,但身为医生,你用药失误,为何要谎称孩子是脐带勒死,你是不是欠家属一个解释,欠孩子和母亲一个道歉。 如果你真的不能准确地判断如何放药,为何不早些让我们干脆刨腹产,活生生的孩子,来到世界上的前一秒枉死腹中,我们平民百姓的生命,是否就该如蝼蚁般低贱,不值一提。

  医院财大权大我们四处求告无门,不是逼不得已,也不必拿贱命以此相要,求主治医生出面道歉,还孩子和家属一个公道,还百姓一片青天。

焦作妇幼保健院医疗事故 用药失误导致孕妇胎死腹中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