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挖财或难撇清关系 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挖财或难撇清关系

 

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2018年4月24日消息,在暴力催受到严厉监管禁止后,贷款平台面对恶意逾期时,既要把债务尽可能收回,又不能逾越红线。不少网贷平台绞尽脑汁,野蛮不行,只能智取,因此平台直接采用法律途径进行追款,向债务人发送律师函进行催收。

  杭州信喜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文中简称“快贷”)就是这样“智取的”,伪造律师函进行催款。但是,这封律师函并不很正规,甚至连函件中标榜的依法登记注册的律师事务所都查不到。

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漏洞百出的律师函

  “汤XX,您好!以下是杭州快贷金融公司委托我律所,由于您长期恶意拖欠所发起的律师函,请查收。如有疑问可回电185XXXXXXXX。”

  这是中国资本观察记者从某网贷老赖手中获得的《关于杭州快贷金融贷款欺诈的律师函》电子邮件正文开头,正文后面直接附有PDF格式的律师函。

  在律师函的结尾,除了盖有恒生律所的公章,还有向心律师的盖章,落款时间为4月10日。看起来,一切似乎是真的一样。

  看到这封律师函过程中,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发现有违常理的地方,正常情况下,律师会在函件中明确告知欠款金额,逾期费用、利息,借款期限等详细情况,但这封律师函只有总计金额3023元人民币。因此,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对此封律师函的真伪产生怀疑。另外,既然是快贷公司的借款,为何缴款账户用户名确实杭州挖财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挖财”)?借贷主体混乱,这位律师确实有点粗心。

  为了证实这封律师函的真伪,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先后在企查查和百度上对恒生律所进行搜索,奇怪的是,无论是企查查还是百度,均没有该律所的相关信息。律师函中明确说明恒生律所是依法注册登记的中国律师事务所,难道是律师粗心,把律所的名字写错了?

  随后,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在企查查输入律师函中声称的“杭州快贷金融公司”进行查询,搜所到的17条数据中,并没有杭州快贷金融公司。在一份律师函中,不仅涉及到律师事务所查询不到,甚至连委托方也查询不到,难道这是新型的电信**?

  假律师真“套路”

  为了查明事实真相,记者以欠款人汤某某的身份先后联系了律师函中所留下的010-5315XXXX和185XXXXXXXX两个联系方式。因未知原因,010的座机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开头为185的手机号。

  但是接听电话的男子告诉记者其不是向心,而是车伟(音),在核实记者身份后(汤某某),这位车律师向记者详细介绍了相关案情。

  “您在我们的委托方快贷平台的贷款一直逾期未还,至今累计逾期达到84天,因此快贷将这个案件移交到我们律所这边,走一个司法程序,您现在有什么疑问吗?”车律师电话中说。

  “您于2017年10月24日借款4545.45元,实际到账4000元,分6个月偿还,每期偿还980.3元。截至目前您还了2期总计不到2000元,分别是980元和990元。”车律师说。

  在记者对还款金额3023元表示异议时,车律师说“除了本金,难道不需要偿还逾期费和利息吗?”在电话中,车律师多次提醒记者抓紧时间去查询银行流水,并抓紧还款。

  当记者向其质疑为何在工商信息中无法查到律师函中提到的杭州快贷金融公司时,车律师回复称:“对方工商注册名是杭州挖财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是他们的总公司,就像一个金融集团一样,快贷只是他们的一块业务。”

  “这样,待会我让对方公司法务人员联系您,把对方的对公账户发给您,您今天先往对公账户存2000块钱,我这边会帮您登记做一个暂缓。”车律师说。

  11点19分,在和车律师通完电话,仅过十分钟,一个010开头并被标注为疑似**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的另一边是一名自称快贷法务部的女性工作人员,为核实对方信息,记者要求对方告知工号和姓名,但是对方百般推诿。在记者一再坚持下,对方只报出工号为1221,但以快贷公司全部使用工号为由拒绝告知姓名。在僵持不下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11点43分,车律师又打来电话,询问为何不配合快贷公司法务部工作。经过交谈后,记者表示对其律师身份有疑虑,需要对方提供律师执业资格证号,车律师爽快答应。

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挖财或难撇清关系 快贷伪造律师函催收 挖财或难撇清关系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