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住院部黑幕!

  福建版“魏则西”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住院部黑幕!

  2017年末的就医之路,一个字”黑”、两个字“黑暗”,不知多少同病相怜的人受此磨难。让文字记录我的心路历程,揭开医大附一医院消化内科的种种黑幕。

  12月11日腹痛前往医大附一医院急诊科就诊,经急诊医生诊断,根据以往胃痛病史,诊断痉挛性急性胃炎。12月14日晚又腹痛又前往急诊科就诊(考虑治疗的延续性),同时拍全腹CT,由于夜班交班,医生不负责任,CT显示阑尾炎,还是按之前胃炎治疗。第一次错过确诊治疗时机。

  12月15日我的腹痛加重,又前往该院消化内科门诊挂李文清副主任医师就诊,医生看了CT报告后,告之,阑尾炎需住院治治疗,当时腹痛难忍,作为病患也不知阑尾炎需挂哪个科室治疗。应了医生开住院单,独自前往消化内科住院处办理住院手续。真正黑幕与折磨就此拉开。

  住院医师周芳把我安排进了重症病房15床,医生询问了病情与家庭基本情况,现在回想起来,医生更关注的是你的家庭经济状况。经过一番询问,医生出去开药,之后她就下班,周末休息。此时我精神尚可,医生开了三瓶药水,1、诺仕帕解痉,2、头孢噻肟消炎,3、来点葡萄糖水。只进行简单消炎处理,又贴上心电监护,因为心电监护要额外收费的。如此三天,我的症状没有缓解,尿液呈红色,周末值班医生,反馈病情,得到回复:值班医生不能改药单。挂着吧,又死不了。12月18日周医生,李文清医生查房,我叙述了我的状况。周芳医生说消炎没这么快,要四五天才见效。于是周一还是延用之前三瓶神药水。我自感不适,要求换药治疗,医生仍坚持。罢了。在此期间周芳无采取任何其它治疗措施,除了一直抽血。当日下午,我的腹痛加剧,发烧。于是才做B超复查,发现阑尾肿大,回到病床只是简单换了消炎药水。12月19日晨,李文清查房,让我转到普通病床,护士无意嘀咕说漏嘴,15床才消费几千元,医生说转床位要主管签字。因为普通病床要到下午才出院,我又在15床呆了一上午。下午要转床时,这时出现一位年轻主任医生俞星,来到我病床前:阑尾炎化脓可通过肠镜下腹腔冲洗,把脓引流。她妈就是用这种手术治愈的。现在回想起来,这位好心医生一个可能是让我继续留在重症病房。因为医生说我可以在做肠镜时顺便引脓,加快病情好转。肠镜迟早要做,又可一举两得,所以就签字同意。因为是俞星与周芳临时决定让我做肠镜手术。时间仓促,下午三点让我吃泄药,在我没有排空体内杂物,我反馈体内排出还是黄色液体。我姐反复询问周芳医生是否可以做肠镜情况下。周芳医生缺乏专业判断,只是从手术时间上考虑,下午四点半就将我推到手术室外等候,五点半进行手术,因为肠道没排空,医生需要用水冲洗,最后不但肠镜没做成功,又把阑尾脓肿压破穿孔。回到病房,我的情况变得更糟糕,在我家人与消化内科医生交涉过程中,医生态度差,极力狡辩。可能因为肠镜手术造成脓肿穿孔,内科医生也慌乱,在与胃肠外科医生会诊后,要求我马上进行引脓手术。但此时我状态很差。疼痛加剧,我家人不同意马上进行开刀手术。所以他们为了推卸责任,又让我签字”自愿进行保守治疗”,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12月20日清晨,在经过一夜的点滴消炎,我的状态有所恢复。我的病情惊动了我的全部亲友。他们连夜赶到医院,在与消化内科住院部交涉过程中,他们以我签了保守治疗为由,拒绝我转科到胃肠外科动手术的要求。最后经过胃肠外科医生反复会诊,也联系一些亲友关系。消化内科最终同意我转科室治疗。

  12月21日下午转到胃肠外科进行剖腹阑尾切除、阑尾脓肿引流手术。因为消化内科住院部医德缺失、为利是图、拖延救治、管理混乱给我造成严重后果,阑尾切除后无法缝合,伤口感染等一系列问题。12月29日在经历可怕的14天后出院。在此严重控诉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住院部五宗罪。消化内科是一个外包挂靠的科室,一切为了经济利益,可以不顾病人死活!

  1、医德缺失,接收不同病症科室患者。在已知CT阑尾炎情况下,我误闯误入,就把我收进去。

  2、为利是图,黑心。把阑尾炎病患安排心电监护,又仅以简单消炎治疗。

  3、拖延救治,无所做为。入住重症病房,仅简单治疗,无进行B超确诊。

  4、管理松散,江湖行医。在进行肠镜下脓肿冲洗手术中,准备匆忙,在无手术条件下,把病人推进手术室。

  5、推卸责任,毫无担当。出现脓肿穿孔后,又急忙让患者签字”保守治疗”,以此想推掉术后脓肿感染风险,手术失败,费用照单收。

  很小的阑尾炎手术,我在医大附一医院遇到种种离奇黑幕,不但花费巨额治疗费,还把身体治垮,希望引起有关“人民政府”部门重视,揭开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住院部不可告人的黑幕!让悲剧不再重演!还我公道!!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住院部黑幕!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