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中山市纪委内鬼泄露我实名举报公安局长

  中山市纪委内鬼包庇贪污受贿的东凤镇公安局长郑耀雄,泄露我举报材料,举报3天后我就被郑耀雄安排6位公安到我工厂厂长家里威胁,并说我的举报无用!

  本人周宏桦,中山莱宾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宾)法人代表。2015年11月13日,因为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不合格,导致莱宾公司经营困难,我只好委托律师进行公司清算。部分产品不合格的供应商不肯接受退货,竟然威胁要找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领导把这个经济纠纷案件弄为合同诈骗。

  2015年11月17日,郑耀雄安排东凤镇公安分局公安人员强行撬开我公司大门,殴打我公司员工。员工说他不是股东,但公安人员恶狠狠的说打的就是股东,要打狠一点,还扣押我员工到分局审讯,威胁员工说把他关到监狱10多年。之后又扣我公司9位员工到分局,采用威胁恐吓手段,要求员工做假口供说我跑路。

  东凤镇公安人员殴打完我员工后,在2015年11月19日给我电话和信息,说有群众举报我涉嫌诈骗,要求我去分局协助调查。基于员工被无故殴打,我说莱宾公司正在进行清算,公安人员殴打我员工,出于安全只能委托律师过去解析。但是东凤镇公安要求一定要我过去,当我委托律师去到东凤镇公安分局时竟然没人接待。

  莱宾股东虽然与大部分供应商达成了退货退款的协议,但因为被公安围堵工厂和仓库,导致无法进行退货。到了2015年12月9日,中山市东凤分局公安把我从我家里扣押到中山看守所,扣押名义是我涉嫌合同诈骗,原因是我失联,不处理供应商货款。但事实是我一直都有和供应商沟通处理,律师和厂长都在处理,而且我也一直在和东凤镇公安人员电话信息联系,也解析了莱宾公司在进行清算的情况。可是,当我人被扣押后,一切都不同了。审讯的公安人员采用威胁恐吓的手段要我做口供,当我问为什么公安要强行撬开我公司门并且打我员工时,公安人员说就是他打的,而且打的轻了。提审的公安人员威胁要把我老婆以及家人全部捉起来,还把我说的情况全部扭曲。最后,因为提审的公安人员做的不真实笔录导致我被检察院批捕了。

  在我被关押后,我家人一直在积极处理货款问题。但我家人多次被供应商围堵,甚至被围堵在公安分局30个小时,但分局公安都不作任何处理。供应商殴打我母亲和我妹妹,差点把我妹妹打聋了,母亲腰部严重受伤。但当我妹妹报警要求追究打人的供应商责任时,郑耀雄竟然安排公安人员威胁我家人说不要追究,否则事情会更麻烦。

  在处理供应商货款时,有一个佛山三宇快运有限公司,莱宾只欠它20多万货款,莱宾有80多万货物在该公司仓库。但郑耀雄竟然亲自要求莱宾支付100万给该公司!这样的明抢行为,竟然是一个公安局长作出,确确实实是和黑社会一样!

  周宏桦被批捕后,中山市明代电器有限老板贾逵维竟然要求莱宾按照货款120%支付。理由是贾逵维说他花了10多万给东凤镇公安分局领导才把这个案件立下。最后莱宾还是被逼着支付了53360元所谓的立案费用。

  2016年10月27日,中山第二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犯罪事实不清而取消了对周宏桦的起诉。但是,前后周宏桦已经在看守所关了8个月。而且莱宾公司的货物大部分没退给供应商,绝大部分供应商都要求现金结算,导致有300多万的货物到目前都无法处理。

  这就是典型的公安局长郑耀雄收受莱宾供应商利益,以诈骗为名强行行控制莱宾法人周宏桦,逼使莱宾付出巨大代价满足供应商利益。1989年公安部就已经下达《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而郑耀雄竟然就完完全全是采用违法手段扣押我从而获取利益。

  2017年11月12日,我在中纪委网站中山纪委实名举报郑耀雄贪污受贿,但没想到,2017年11月16日,中山市东凤镇公安分局6名公安人员就去到我工厂厂长家里,采用威胁恐吓的方式说我的举报无效。

  我实名举报贪污受贿,中山市纪委部门是否应该为我保密?贪污受贿的局长你不查处却第一时间将我的举报泄露给被举报的贪官郑耀雄,明摆着是袒护包庇。现在郑耀雄安排爪牙过来威胁恐吓我,导致我有家不敢归,晚上睡不好觉,担心不知道哪一天他们又采用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关到监狱。

  我实名举报的那天,我就已经做好面对更加残酷的灯下黑手段。因此,今天我立下此贴以告知大众,我周宏桦可能再次面对莫须有罪。

  在当今社会,竟然还有中山市这样暗无天日的官官相护现象,实在让我感到心寒,孤独而无助。中山市什么时候才能亮起明灯,还我莱宾一个清白?

广东省中山市纪委内鬼泄露我实名举报公安局长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