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宏伟霸占我企业的行为,是不是犯罪?

  我叫鞠学君,原系大连三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经理,1998年,在企业改制过程中,我将庄河新华街道红光村的大连三通公司买到手,将其变成个人所有的责任有限公司。

  企业改制后,由于经营效益非常好,我不仅成为庄河人大代表,还投资1000多万元,建成了三层主体办公大楼,和两个车间,公司固定资产增加到近4000多万元。

  2006年,又投资1300多万元,在庄河高速公路口处,建成了新的办公场区,将三通公司办到新场区,原三通公司场区,以年租金150万元出租给大商集团等单位使用。

  由于在建新场区时,银行贷款没有及时发放,我在个人手里借了一部分外债。可是,正是由于这些外债,结果将我害的是家破人亡。

  先是庄河黑社会,利用这些债主向我暴力讨债,他们不是对我打骂,就是非法拘禁,非逼我将新建的价值300=多万元的场区,按建设成本价1300万卖给他们,如果不卖,还要对我在外地工作的女儿下黑手,我被逼无奈,只能将其按成本价转让给他们。

  众所周知,庄河有黑社会数十帮,而且大部分都已经成为庄河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虽然公安部和公安厅对庄河反复打黑,可只打了下面一些小草寇,真正的黑社会大哥,一个也没有动。

  就这种环境,我不可能不防止他们继续对我下黑手。于是,我只能到外地躲起来。

  而周宏伟就是因为我不在家,于2007年11月份,将我的场区全部霸占去,他先是将我的单位大门锁上,夜里将我的仓库里的汽车零件一车车拉出去卖掉,将全部租户撵走,将全部汽车检车仪器占为己有,将我公司的小汽车强性过户到他的名头,又将他自己的修车个体户企业搬进我的场区办公到现在。

  我与周宏伟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他随意占有使用他人财产的行为,理应构成寻衅滋事罪。

  可是,我与2012年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犯以后,到新华派出所报警,可此时的派出所早已被周宏伟买通。为此,我的报案没有人受理。于是,我就开始找律师打官司。可找了十多个律师,他们一听是宏光周宏伟,都不敢接案。这样,我又到沈阳市找律师,并且与律师所签了协议。可是,后来沈阳市的律师到庄河后,被周宏伟安排人绑架起来,罪后该律师也不敢继续为我代理了。

  2016年,通过庄河公安局原领导介绍,辽宁律昇律师所律师秦学建为我代理诉讼。秦律师不仅是原庄河公安局领导,而且武功高强,他代理案件,即不怕黑社会,更不怕贪官污吏。

  秦律师接案后,认为这是一起刑事犯罪案件,于是,秦律师先后将案件带到大连市刑警支队报案和庄河公安局法制大队进行研究,最后,在上下一直认为是“寻衅滋事犯罪”。这样,由秦律师代理,我再次到庄河公安局报案。新华派出所受理了案件。

  周宏伟非法霸占了我的企业后,为了达到永远占有的目的,于2009年可是,到处调查了解三通公司以前接受红光村贷款形成的不良资产。最后于2016年,买到了原庄河信用社的不良资产1000余万元,后周宏伟开始申请执行。结果庄河法院做出裁定,将周宏伟变成了申请人。

  然而,我国中国人民银行2001年,在答复上海分行时,就公开做出了“由于银行贷款形成的债权,只能转让给有贷款业务的金融部门。”2016年4月28日,中国银监会颁布了82号文件,再一次公开强调:“个人不得投资不良资产收益权”。

  而根据最高法院1999年,关于审理涉及不良资产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会议纪要中,明确规定:不良资产转让违反国家机关强制性和限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应该确认转让无效。很显然,周宏伟转让获取的不良资产债权无效。

  周宏伟在霸占了我的企业以后,于2010年,利用伪造法院判决书和协助执行书以及拍卖手续等方式,非法将大连三通公司5000多平方的房屋中的1500平厂房,变更到其自己的名下。显然,周宏伟已经构成了诈骗犯罪或伪造国家公文、印章罪。

  可是,自我2017年5月3日报案到现在,新华派出所,非但没有给我受案回执,而且连一份犯罪证据也没有取,而是把全部精力,用在帮助周宏伟收集无罪证据方面。

  我不明白,新华派出所得到了周宏伟多少好处,为什么长达半年之久即不立案,又不给当事人不立案决定书?难道周宏伟非法霸占他人巨额资产的行为合法吗?

周宏伟霸占我企业的行为,是不是犯罪?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