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官员出狱:有人收压惊费再进宫,有人远离喧嚣办养猪场

 央视新闻移动网6月1日消息,官员因犯罪落马入狱,刑罚总有期可言,那出狱后,他们都去了哪儿?做些什么呢?

 

不改本性:当“企业顾问”给违法者通风报信,收“压惊费”再进宫

 

珠海市工商局原局长钟维顺因受贿罪被判刑15年,提前出狱后没多久,就给“旅游黑店”当起了“顾问”,利用自己任局长时的关系,帮人“牵线”结识工商局工作人员,并将执法部门的动向第一时间通报给违法者。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公路管理段原副段长顾百敏因受贿罪被判刑后,却又在原单位当上了养护中心主任。 北仑区公路管理段再次受贿案发,3人涉案,其中一人就是顾百敏。时隔7年,顾百敏再次因受贿罪站在被告人席上,依旧不改贪腐本性。

 

这样的案例不止一个。江西省吉安县国土资源局原副主任科员龚伏金,2005年10月因受贿罪被判处2年,2个月后,龚伏金获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数日后,李某为了感谢龚伏金,送了1万元为其“压惊”。2008年,龚伏金出狱,李某再次以补贴购房和孩子读书为名,送给龚伏金2万元。一些出狱后的腐败官员之所以敢收受好处,是认为自己属于“无党籍、无公职”的人员,不属于受贿。龚伏金就是如此,结果被判定受贿,出狱后再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转移“战场”:落马局长“逆袭”为励志典型,市委书记收废品重获“第二春”

 

有些落马官员则与上面这些“二进宫”的官员不同,他们虽然曾经也犯过错误,但出狱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凭借自身的能力,在其他领域获得“重生”。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资料图)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因在职期间收受不法企业主所送现金、生活腐化堕落、涉嫌重婚犯罪等问题,被双开并免去局长职务,获罪入狱一年。走出牢门后,邱晓华先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属研究机构任高级研究员,又到民生证券担任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凭借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对数字的高度敏感性,发表的经济观点逻辑清晰,理据充分,贴近时事,颇有见地,在各类新媒体平台上流传甚广,也让他“逆袭”为励志典型。

 

郑州市原市委常委、巩义市原市委书记杨振海因受贿罪被判处8年徒刑。在步入政坛之前,他曾经在河南省巩义市一家冶炼厂从技术员做到工程师,后升至厂长。出狱后,杨振海选择了“废品收购生意”,一年净赚12.8万。一年后,他被一个工厂聘为副厂长,主管生产和技术革新,重获得“人生第二春”。

 

2009年中国足坛的反赌扫黑风暴,对中国足球来说是历史性事件。大多数入狱的前足球界人士都被终身禁足,出狱后多选择辗转生意场。有媒体曾报道,这些人在入狱前都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和广泛深厚的人脉,其中一位出狱后做起了海鲜生意,年净收入超过200万。

 

退出“江湖”:“五毒书记”只想做个普通人,副市长远离喧嚣办起养猪场

 

湖北天门原市委书记张二江因“吹、卖、嫖、赌、贪”俱全,被冠以“五毒书记”的名号。结束了近10年的服刑生涯后,顶着一头白发的他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湖北天门原市委书记张二江(资料图)

 

出狱之初,张二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唯一有望赚点钱的事情是出书,但稿费微乎其微。在友人的帮助下,他开了一个可以喝茶吃饭,同时卖土特产的小茶馆,“半天连喝茶带吃饭,一个人100元”。偶尔会去一所民办大学兼职当老师,“上上课,做做研究,拿点基本的生活费。现在身体大不如前,治病也需要花钱,很多时候要靠朋友们接济。”

 

每天早上6点刚过就会起床,抽时间练字,喜欢研究美食,并能烹饪不少味道可口的饭菜,友人到来,他或会亲自下厨,或指点别人烹制饭菜。 谈到以后的生活,他对媒体称,将开设国学班,希望把国学知识,传播给全社会,重新回归到社会中的张二江,“只想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湖南临湘市原副市长余斌因受贿9.5万元,另有10万元违法所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获刑后,余斌迅速调整好了心态,远离了原先的圈子,重觅生活,甚至还办过一段时间的养猪场。

 

对于这些曾经犯过错误的官员来说,入狱改造只不过是一种惩戒的手段,如何调整心态,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才是他们获得“新生”的钥匙。

 

(原题为《落马官员出狱:有人收“压惊费”再进宫 有人转战商界年入200万》)

落马官员出狱:有人收压惊费再进宫,有人远离喧嚣办养猪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