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骑士医院黑心骗子医院 欺诈患者乱治疗 还我血汗钱 这样的医院你们还敢去吗?

 弟弟想增高 一次就交了2000元

据胡先生介绍,他在为他女朋友的弟弟小宇维权。22岁的小宇有1米7,但他仍对自己的身高不满意。上月中旬,小宇背着家人来到了骑士医院生长发育科。
 
这里坐诊的是一位年约40岁的男医生,他先让小宇进行了拍片之类的检查,随后对照检查结果给小宇提供治疗建议,并承诺能让小宇长到1米8。
 
这位医生所谓的增高治疗,主要是通过针灸、脉冲、服用中药等方式来实现。随后,小宇交了2000元钱,然后在护士的带领下前去针灸。
 
护士不忍心 透露这种治疗像在骗人
 
当护士将针头扎进小宇的膝盖穴位时,脸上写满不解。这位护士后来对小宇说,她们自己都觉得针灸增高根本没效果,“有点像骗人”。
 
“我支持你曝光他”、“有病人花了三四万了”……这是小宇做完第一次治疗回家后,那位护士通过QQ给小宇透露的内幕。护士说,有次这位医生竟然给一个15岁小女孩开了2万多元的药和治疗项目,她觉得良心不安,于是在带小女孩的母亲去交费的途中阻止了那位母亲。
 
而小宇在仔细翻看过治疗单存根上的医生一栏的姓名后,也产生了不小的怀疑,那上面写着的名字是“李玲玉”,这明明是个女性的名字。
 
感觉上当的小宇随后把整个过程告诉了姐姐的男朋友胡先生。胡先生为此特别前往骑士医院生长发育科核实,在此过程中,那位男医生表现得很不专业,例如当问他用针灸、脉冲等治疗方法增高有什么科学依据时,他却顺手拿出一本《儿童营养学》答非所问。

记者调查>

自称资格证挂在广州 记者一问却查无此人
 
昨天上午,重庆晨报记者前往骑士医院生长发育科,以希望增高为由进行暗访。原本地处一楼的生长发育科,因医院装修临时搬到二楼,医生所在的房间直接以“增高专科”挂牌。

观察:这位医生的着装明显不同
 
透过房间窗户,记者看到,坐诊接待病患咨询的正是一位40岁上下的男子。与医院门诊科室坐诊医生都戴着胸牌、穿着军绿色制服或白大褂不同,该男子穿着咖啡色皮衣、黑色长裤,而且胸前没有任何身份吊牌,房门外也没有关于他姓名的挂牌。
 
面对暗访记者,该男子说,能否长高要通过X光片看膝盖骨骼连接处是否有一条白线——如果有,表示还有希望;如果没有,照完片就不用上楼再去找他了。他还说,像记者所称的“23岁”这个年龄(记者暗访时自报的年龄),80%的可能是没有那条白线了。至于治疗手段,他解释称,除了针灸外,还会辅以中药,促进新陈代谢,补充微量元素等。
 
记者向房间门口负责接待的护士询问这名男性坐诊者的姓名,护士只知道姓胥,不清楚其全名。不过,这名姓胥的医生给病患开具的治疗单上却是使用的“李玲玉”的名字。
 
自述:没有将从医资格转到医院
 
记者随后兵分两路:一人到医院院办了解情况,另一人继续稳住这名医生。院办工作人员给出的答复是“分管医生档案的医务科负责人不在,不清楚情况”。
 
不过,稳住医生的记者却有了收获:不时有人给科室的护士与工作人员通话,让坐诊的这位胥医生去补办手续。胥医生不得已向记者坦言,其真名叫“胥松柏”。他说,自己的行医资格证挂在广州广大医院——由于挂在那儿可以拿到一笔费用,所以两个月前来到重庆时,尽管他很想加入骑士医院,但最终没有将资格证转来。
 
胥松柏说,正因为他没有确认正式进入骑士医院,所以医院后来招进来并登记注册了执业资质的医生是李玲玉,但又因为李医生没能通过体检,所以她没有正式坐诊。对于自己替李玲玉坐诊的理由,胥松柏说:“来了病人,总不能不收不管吧。”
 
查证:广州广大医院查无此人
 
记者昨天下午向广州广大医院查证,对方表示,自己是一家美容整形医院,并没有一位姓胥的医生在他们那里执业。而记者再次联系上胥松柏时,他只说“放他一马”,却并未对仍然存疑的医生资格与身份作出进一步的解释。
 
江北区卫生监督执法所回复表示,如果胥松柏是有资质、未注册的医务人员,那么其行为属于“未取得处方权的人员开具处方”,应对相应的医疗机构处以3000元以下罚款;而如果胥松柏连行医资质都没有,那么相应医疗机构属于“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应处以5000元以下罚款。
 
当然,重庆骑士医院的 语言障碍科室 跟这种情况也是一样的。不过患者都是学生,小孩,主打是治疗口吃的。小道消息,貌似他们的药都是自己做的。这样的医院你们还敢去吗

重庆骑士医院黑心骗子医院 欺诈患者乱治疗 还我血汗钱 这样的医院你们还敢去吗?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