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科技公司的爱恨情仇 对贝索斯和马斯克态度截然相反

 接班人

  进入问答环节后,投资者第一问题便抛给了巴菲特,问巴菲特是否进入半退休状态?巴菲特表示,我已经半退休几十年了。

  而对于接班人问题,巴菲特仍然没有给出明确回答,但对Ajit Jain和Gregory Abel的工作均给予高度评价。巴菲特称,伯克希尔集团各子公司的61位高级经理人都不会向他汇报工作,副董事长Greg Abel和Ajit Jain将负责他们的工作。Jain和Abel非常有精力,而且是充满智慧的,在投资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

  今年1月,Ajit Jain和Gregory Abel分别被任命为伯克希尔保险和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两人是接任伯克希尔的CEO的热门人选。

  两员投资大将的业绩都跑赢了巴菲特本人

  投资者非常关注巴菲特未来卸任伯克希尔CEO职务后的公司走势。当被问到两大投资经理Ted Weschler和Todd Combs的选股能力如何,以及投资回报业绩是否跑赢了标普500大盘时,巴菲特表示,可能永远都不会公布两个人的个人投资表现,两人的投资记录从入职以来基本与标普大盘相当(identical),有时候能跑赢大盘赢得绩效奖。

  巴菲特也补充称,反正两员投资大将的业绩都跑赢了巴菲特本人。

  对中美贸易的看法

  巴菲特认为,中美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及利益,而且两国是庞大经济体系,大家也都非常关注这两个国家。这是一个双赢的局势,在全世界贸易中,中国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世界公民的角色也同样包含在内。

  两国之间当然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因为这两个国家实在太大了,而且太明显其中的利益也非常庞大,在前进的时候肯定会有这种情况。两个最聪明、最具智慧的国家,绝对不会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当然有时这些小事也会发生。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现象。

  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个奇迹,A股有很多机会

  巴菲特:如果我有1亿美金,我可能会去跟美国经济体相当的市场进行投资,因为那些市场可能会更有机会,我会先去找这种机会,然后找到边际利润率比其它公司更好的(投资标的)。除了中国和美国,你可能不会找到其他国家有投资的一些想法,规模以及地理都是我要考虑到的。查理,我已经有很多这样的股票了,你要不要把你投资中国股票的名字告诉我们,透露一下。 我想说,中国有很多机会,查理已经在中国找到他可以取得的“猎物”了。

  芒格:对,我已经这么做了。

  巴菲特:中国的市场是比较年轻的,但也是庞大的市场。市场根据他的年龄进行有效率的成长,这是成正比的。

  投资IBM是错误,投资苹果的结果未知

  在被问及伯克希尔-哈撒韦为何第三次减持IBM,同时却继续增持苹果时,巴菲特说:“我认为它们是两家区别很大的公司,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决策,而我在前者的投资上犯了错。至于后者,未来我们将会见证我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巴菲特从2011年3月份开始买入IBM的股票,根据伯克希尔-哈撒韦年报,截至2014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共持有7697万股IBM股票,持股总成本131.57亿美元,平均每股成本171美元,因为IBM近年大量回购股票,其所持有的股份比例也上升到7.8%。可是这笔巨额投资并没有带来理想的回报,按2015年3月12日的收盘价,IBM股价为157美元,相比巴菲特的平均购入价格171美元,每股已经跌去了14美元,巴菲特浮亏10.8亿美元。

  没投亚马逊是永远的遗憾

  巴菲特毫不避讳对亚马逊的贝索斯的欣赏,称其为“这个时代最卓越的商界奇才”。但为什么还没有买亚马逊的股票呢?他一言以蔽之,“因为我的愚蠢”。实际上,亚马逊成立初期,巴菲特曾有绝佳的入场机会,但贝索斯超出预期的表现,未让巴菲特在计入业务风险的同时以“合适价格”买入的机会。

  而对于马斯克他则驳斥其护城河理论:最好的护城河是创新竞争力,这一点当然没有错,但另一方面又非常荒谬。有时护城河非常强大,马斯克可能在某些行业里带来颠覆,但在做糖果方面他不是我们的对手,还有其它一些地方技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可能只是一些年轻小孩的梦想。

  富国银行问题来自激励机制

  今年富国银行接连因侵犯消费者利益的房贷和车贷不当行为遭到监管机构处罚。先有美联储限制资产规模,后有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和美国“银监会”货币监理署(OCC)分别对其罚款5亿美元。

  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被问到,在什么情况下会退出对富国银行的投资,毕竟当下富国银行还身陷销售丑闻之中?

  巴菲特坦言,富国银行的问题来自于激励机制。他还表示,他的一些非常棒的投资,例如美国运通、GEICO都曾面临过很糟糕的问题,而后这些问题获得了解决。所有大银行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认为富国银行的问题比其他银行更为严重。他称,喜欢富国银行这笔投资,喜欢CEO Tim Sloan,他在努力解决公司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找到问题,把它们解决,让公司变得更为强大。

  伯克希尔九年来首度亏损

  股东大会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九年来首度亏损。尽管伯克希尔公司指出亏损主要是由于会计准则的改变,但是巴菲特最青睐的衡量净收益的指标——每股账面净资产也出现了同比下降。

  财报显示,该公司一季度投资亏损62.63亿美元,衍生品亏损1.63亿美元,经营利润盈利52.88亿美元,合计亏损11.38亿美元。

  公司解释称,之所以一季度会发生明显亏损,主要是由于会计准则的改变。因为这次会计准则改变,当期未实现的投资损益被记入损益表,而在此前,未实现的投资损益记入了资产负债表的权益部分,但未体现在损益表里。

  巴菲特表示,如果投资者们关注运营收益,那么这个数字其实是创下历史纪录的,该数字也是伯克希尔公司所重视的。巴菲特还表示,税改对公司盈利也有提振。

  我们每周赚4亿美元 钱太多花不出去

  巴菲特在大会上开了个统计方面的玩笑,称伯克希尔每周能赚4个亿,因为钱太多了,他不得不把花出去,但进行大象级别收购很难。截至季度末,伯克希尔账上大约有1000亿美元现金。

巴菲特与科技公司的爱恨情仇 对贝索斯和马斯克态度截然相反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