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环里的新生意,同城速递能诞生自己的“拼多多”吗?

 8月28日,同城快递闪送对外宣布完成6000万美元的D1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海松资本、五岳资本、源星资本联合领投,SIG海纳亚洲创投、顺为资本、华联长山兴、顺亮投资、赫斯特资本、光源资本跟投。作为于O2O狂热的2014年成立的公司,闪送可谓为数不多的硕果之一。

闪送从2014年3月创立之初便获得了鼎晖4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又获得九鼎投资、天图资本投资的B轮5000万美元融资,2017年上半年完成了C轮系列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如今又获得6000万美元的D1轮融资。知名度虽然相比同时代的滴滴、小红书、斗鱼差上不少,仍然是于2014年诞生的创业公司里较为成功的案例。

 

同城速递:五环里的新生意

 

同城速递行业和今年崛起的拼多多、趣头条正好形成两个极端,后者主打五环外的消费降级市场,而前者是非常明显聚焦五环内高端人群的行业。

 

就像许多媒体都曝光过的那样,中国地域广大区域发展很不均衡,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因此无论五环外、五环里都可以诞生新机会。暂不提五环外的生意,以同城速递而言,它们的主要客户主要分布在人口密度大、人均收入高的大中城市。

 

因此同城速递服务的费用一般都不菲,几乎都要上了两位数,客户大多数是“不差钱”的五环里消费者。

 

不只是闪送这样独立的同城速递公司,巨头们也都在垂涎这块市场。早在2016年8月,顺丰就开始做同城配送业务了,名为“即刻送”,目标用户主要是商超和连锁快餐,为其提供围绕店铺周边3或5公里内的同城专人即拿即送服务。2017年7月,顺丰接着上线“顺丰专送”,为商户配送生鲜、蛋糕、鲜花或其他快件。

 

2017年3月美团点评推出同城帮买帮送服务的美团跑腿,在美团或美团外卖App的跑腿代购中下单,指定物品1小时即可全城送达,可为用户提供“帮我买”和“帮我送”两种便捷服务。目前,美团跑腿日订单量约30万单,覆盖全国近100个城市,用户最常购买的品类有小吃、咖啡奶茶、啤酒、果蔬以及日用品等。

 

同样成立于2014年,后来与京东到家合并的达达,一开始主做B端业务。2017年5月23日,达达宣布,将全面升级产品、品牌和服务。达达App将同时服务商户和个人,并正式进军同城速递市场。如今,达达覆盖全国350个城市、拥有300多万众包配送员,提供15分钟上门取货、1小时送达、7X24小时风雨无阻的速递服务。

 

2017年9月9日,菜鸟网络旗下APP菜鸟裹裹宣布正式开通同城配送服务,首期上线城市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杭州。菜鸟裹裹提供的服务包括即时配送和预约配送两种,凡是3公里内的货品,菜鸟裹裹都将在1小时内送达,每增加5公里,配送时间则增加半小时。考虑到目前的同城配送服务仅承诺取货后一小时内送达,菜鸟裹裹在速度上明显有优势。

 

同城1小时配送正在从最初的外卖市场,逐渐延伸到文件、证件、果蔬、鲜花、电子产品和生活用品等多元领域,这是实打实的五环内生意,顺丰、美团跑腿、菜鸟裹裹、达达、闪送、等,同城速递目前已形成多巨头并举的格局。

 

其实不只是国内,国外主打同城速递也有很多明星企业。如美国的Postmates、英国的Quiqup。Postmates成立于 2011 年,总部位于加州的旧金山市,主要是为商家提供第三方配送服务,号称可以一小时内送达任何东西。早在 2015 年,Postmates 就拿到了星巴克和Chopitle的独家配送合约,还与 Apple、Whole Foods、American Apparel 等知名品牌有合作关系。

 

成立于2014年9月,Quiqup为伦敦本地用户提供按需配送以及最后一公里的服务,承诺在一个小时之内将用户所需的物品配送到家或是其他指定地点。本质上也是主打全职众包派送的同城物流,直接对标国内的达达。目前Quiqup的收费分两部分,常规的快递费以及按照货物具体情况收取一定比例的物流费用。

 

1小时配送一个共同点两个特征

 

天浩查阅了中国及国外的同城快递市场的相关资料,通过查看他们的业务范围和运营模式,发现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同城配送都呈现了一个共同点与两个特征。

 

共同点是,目前的同城快递基本上都是抓住用户对“末端快递配送”的刚需,服务需求点为时效性强、安全性高和服务灵活,为客户提供精准化的同城配送服务,都强调一小时配送,收费方案以距离或重量为衡量标准,让广大消费者可以足不出户便可享受到优质的产品和便捷的服务。意在解决高度商业化的大城市,一些对即时性要求很高,普通快递公司无法满足的差异化市场。

 

同时行业还有着两个比较明显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众包PK专职。目前很多传统物流企业以及主打外卖的企业都是走专职路线,比如同城急送、美团外卖、饿了么外卖等等。而达达、闪送、美团跑腿,及美国Postmates都是走众包路线,众包主要解决快递人员不足的问题,合理利用资源,降低物流成本又实现经济共享。

 

专职快递员成本自然高,但是服务质量也会有保障。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在骑手队伍的建立上,每年都会花掉大笔的开支,但这也客观保证了两个平台配送外卖时的服务品质。而众包模式长处是成本会更低,然而弱点就是对服务的管控力度就会很小,一些偏远地区想要使用同城速递,往往会面临没有骑手的尴尬。

 

第二个特征是B端结合 C端。以外卖为代表的美团、饿了么等走B端服务,骑手团队专为直属的公司服务,当然他们也在开发一些新的业务,比如说今年饿了么就推出“极速社区送药”服务。另一部分如闪送等专注于服务C端市场。但大多数时候相互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明显,大多是两者兼顾,比如美国的Postmates既同家乐福深度合作,又服务C端市场。

 

从两块市场体量来看,B端市场比较大,仅一个线上外卖规模去年就达到2000亿左右。而C端市场,虽然诞生了闪送这样明星企业,可无论是其每天的接单量和估值规模,都尚未达到独角兽的级别。

 

双雄融资同城速递大战将至

 

就在闪送对外宣布完成6000万美元的D1轮融资的二十天前,达达-京东到家宣布已完成最新一轮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分别为沃尔玛和京东。

 

达达目前已覆盖全国 400 多个主要城市,服务超过 120 万商家用户和超5000万个人用户;京东到家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等近40个主要城市,注册用户 5000多万,月活跃用户超2000万。而目前闪送业务已经覆盖到了220个城市,每日活跃的闪送员超过46万人。用户到达1亿,随着两强融资落定,同城速递大战即将拉响。

 

虽然饿了么、美团此前业务更多地是聚焦B端的外卖市场,可尚是小众市场的C端价值也越来越被巨头们看中,尤其是闪送、达达的融资,将会进一步催化巨头对C端的重视,有三个理由让巨头不得不为此动心。

 

首先,同城速递消费者大多高净值用户无论阿里京东美团,甚至顺丰都觊觎这块市场。根据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同城速递已成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子行业,未来五年仍将保持30%的增速,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2000亿元(未将外卖列入其中)。

 

此外,比达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即时配送市场交易规模达436.3亿元,较上个季度环比增长25.6%,用户规模达3.93亿人,环比增长7%。同城速递虽然规模尚不算大,但动辄几十元的同城速递费用,证明了该行业服务的用户,都是高消费、高净值用户。虽然目前市场盘子还不大,可未来潜力不可估量。

 

第二,外卖市场诞生强大的骑手团队,为了盈利模式多样化介入C端是必然。传统外卖市场有美团和饿了么分庭抗礼,两大阵营各自拥有强大的骑手配送团队,B端市场已经饱和。随着用户规模提升及用户需求多样化,同城配送从外卖逐渐向代买、代办、代帮等场景扩展,开始向C端延伸和渗透。

 

美团外卖很早就开始就在美食之外,兼送水果、蔬菜、超市、鲜花、蛋糕等,成立美团跑腿更多的是为了优势互补。加之今年饿了么推出“极速社区送药”,无不证明这个猜想。而如顺丰这样的物流巨头,进入同城速递市场更多的是战略防御,毕竟同城1小时首先冲击的就是以速度闻名的顺丰旗下短程快送业务。

 

第三同城1小时配送是新零售重要一环,电商巨头必然不会放弃。在2018钛媒体T-EDGE科技生活节上,闪送联合创始人于红建公布了一些奇葩的订单,某个用户竟然让闪送员帮他送厕纸。这些奇葩的订单反应出同城配送的市场潜力巨大,事实上闪送订单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0%。

 

可要知道,无论是送什么,从业务逻辑来看,用户-速递-商超这个链条,正好暗合新零售的雏形。在各大电商巨头推进新零售布局之时,作为新零售重要环节的同城配送,必然会引发电商巨头们竞相圈地落子。仅这一条,阿里、京东未来都会不计成本的投入,所以说同城速递大战在今年之后会度过平静期,或将开始一场腥风血雨的混战。

 

前景虽好三座大山难出“拼多多”

 

同城速递无疑真金白银的“富人生意”,但是天浩认为“三座大山”决定其难出像拼多多这样的“独角兽”。同城配送市场更多的会被巨头瓜分,闪送未来或许会像滴滴、摩拜一样,最终被巨头投资控股的模式成为囊中之物。

 

我认为在同城速递这个业务面前有三座大山,决定了该行业很难出现独角兽。

 

第一座大山:低频需求制约规模。尽管闪送联合创始人于红建以送厕纸的特例来佐证同城配送市场的庞大,但这也恰恰暴露了行业低频、不稳定的现状。相比于外卖配送是经常性需求,客户或许每天都有订单,甚至一天下单好几次,而同城配送一般为节日的鲜花、生日的蛋糕、紧急的资料、雨天的雨伞、生病时的药品等等服务,这种需求往往只在一个阶段出现。

 

这种低频服务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会限制同城配送的发展。此外,这种低频需求、服务单价高的特质,也深受大经济环境影响,一旦经济有所下滑,同城速递C端市场必然会遭受重大打击。

 

第二座大山:众包骑手生存环境差,未来成本将成大问题。目前的无人机配送还尚待时日,不可能真正的将人力从快递行业解放出来,还得需要骑手进行送货。而同城速递与外卖区别很大,外卖骑手的活动半径通常是周围几公里,相比外卖骑手的活动范围,同城速递的配送员的活动半径长达几十公里。

 

面向C端市场的同城速递配送员大多数是众包模式,虽然企业成本降低了,可众包的骑手生存环境也就更差。况且各城市主干道大多数禁止摩托车、电动车行驶,相比于外卖配送距离短、时间快、成本低,同城速递的配送员距离长、成本更高。市场越大竞争也就越大,同城速递面向C端的企业必然要走滴滴提价老路,作为非刚需的市场,用户能接受多高的溢价?尚不可知。

 

第三座大山:巨头围剿,同城速递难成独立业务。目前这个迹象已出现,和京东到家合并的达达,阿里菜鸟推出的菜鸟裹裹,美团的美团跑腿,甚至还有顺丰的即刻送。而且随着即时配送市场规模快递增长,同城配这块越来越大的蛋糕会吸引更多的参与方注意,外卖双巨头未来也必然会大规模的切入这个市场。

 

可以预见,此后各种资本会不断涌入,将加剧了行业间的竞争,尤其是涉及阿里、京东未来新零售布局,竞争态势预测会重现当年打车、共享单车的混战潮,最终仅存的硕果或仍将被巨头收割。

 

看似美好的同城1小时配送,内在问题多多,虽然五环外诞生了拼多多,五环内却很难诞生自己的独角兽。随着D1轮融资的到位,闪送显然有更多粮草去开辟新业务、深耕本地速递服务领域,持续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但若真想做大这块业务,未来巨头这个坎才是最大的考验。

 

五环里的新生意,同城速递能诞生自己的“拼多多”吗?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