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不少自称女医助 专家:别让“网络医托”毁了互联网医疗

  ­多名自称是太原一家男科医院的女性医生助理,通过网络直播招揽患者就医,这些主播在直播期间以帮助解答男科问题的方式介绍网友去其所在的医院就诊。直播平台表示这种直播不符合相关规定,太原市卫计委表示目前已介入调查。

  ­其中一名女主播自称是“主任助理级别的护士”,可是,国家卫计委执业护士系统中却查无此人。即便是真正的执业护士也没资格给人看病,然而,这位女主播却在网络假模假式地给人“望闻问切”了,而且她口称的这家所谓的“正规的国立医院”,实为变换多次名头的民营医院,推荐的“拥有数十年的临床经验”的两位主刀医师,经查证是中医。更荒诞的是,该医院招聘网络主播,应聘者无需任何从医经验,“以前你是做什么的,学什么专业的都无所谓”,只要口齿清晰,长得漂亮。虚假身份加虚假宣传,“网络医托”无疑了。

  ­事实上,“医托”近几年早已通过微信、QQ、商务通等软件,肆虐于网络,且呈公司化、线上线下“一条龙”运作模式。传统医托尚需打击,“网络医托”的危害更甚于此,因为隐蔽性更强、成本更低、欺骗手段更多样、信息传播更快、影响范围更广。新技术、新模式受人青睐,骗子的嗅觉往往更敏锐,正如电话、短信、微信等技术工具很快被诈骗犯利用一样,风生水起的互联网医疗也被一些人包装成敛财手段,如果不大力整治,不仅让很多患者上当受骗,贻误诊疗,还会危及互联网医疗的生存与发展。

  ­打击“网络医托”说难也不难,只要各方面予以重视,整治有力,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网络平台要担当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严格审核,加强线上线下的认证管理,同时畅通举报通道,那些装模作样的“假医生”就失去了表演的舞台;医疗监管部门加强网络巡查,及时固定好证据,并结合线下管理和惩处,提高违法成本,就会令人不敢以身犯险,那些欺世盗名的黑医院就少了祸害的空间。

网络上不少自称女医助 专家:别让“网络医托”毁了互联网医疗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