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凯立矿业公司金际凯转包苍山县尚岩镇白水牛石后村荒山开采铁矿不给转包费

     “红黑矿业”再度兴风作浪 刑事抗诉疑暗箱操作

    曾被媒体称之为“红黑矿业”横行的山东省苍山县,要把陈纪林这个普通农民的“敲诈勒索”案做实,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站在有着“红黑”背景的山东凯立矿业公司(以下简称“凯立矿业”)的对立面,陈纪林只算得上是一根弱不禁风的小草。

    因此,当他被苍山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凯立矿业245万元判处缓刑的情况下,陈纪林不得不容忍了这个现实,并没有提起上诉。

    两年之后,苍山县人民检察院再次以“量刑畸轻”为由,就此判决提起抗诉。

    陈纪林说,所谓的“抗诉”就是要置他于死地,但他绝不能“任人宰割”。

    245万有偿取得矿产开采权

    凯立矿业是山东省苍山县的 “明星企业”、“功勋企业”、“纳税大户”,同时也是一座无证“黑矿”。

    1997年,苍山县尚岩镇白水牛石后村村民陈峰承包了该村中心路两侧的荒山,承包期为10年(2007年到期)。

    2003年,凯立矿业从陈峰手中将荒山转包过来开采铁矿。

    虽说是“转包”,但凯立矿业一直没有给陈峰支付转包费。

    2007年,陈峰再次与白水牛石后村续签了30年的转包合同。

    由于凯立矿业在开矿期间对山体造成严重破坏,对周边环境也造成了很大的污染,便拒绝续包给凯立矿业。

    而凯立矿业则要继续在这片非自己承包的荒山上开采,时任村支书的陈纪林(陈峰的父亲)便带人阻止凯立矿业开采。

    在这种情况下,凯立矿业的法定代表人金际凯找到陈纪林的岳父金际安协商,同意付给前10年的转包费和以后的承包费。

    2008年3月,金际凯按照与金际安协商结果,通过农村信用社将200万元存入陈纪林的账户。

    “从2003年到2007年,凯立矿业一直没有支付转包费。”

    陈峰说,这200万元可以叫“转包费”,也可以叫“分红”,这也是金际凯真实意思的体现。

    凯立矿业是苍山县受到“特殊保护”的企业,为了让此后的开采“合法化”,在苍山县有关方面领导的协调之下,2009年9月10日,陈峰与凯立矿业签订了30年的转包协议,后30年每年的转包费为45万元。

    协议签订之后,凯立矿业向陈峰支付了首年转包费45万元。

    值得强调的是,陈峰承包白水牛石后村这片荒山的时间为1997年至2007年,而陈纪林担任村支书的时间为2002年。

    陈峰于1997年与白水牛石后村签订承包协议的时候,陈纪林还不是村支书。

    “承包期满,陈峰与白水牛石后村又签订了30年承包合同,这是一种延续性的续签行为,”陈纪林告诉记者,这与我时任村支书并没有关系。

    村民上访之后的 “凭空猜想”

    凯立矿业在白水牛石后村开矿多年,对当地的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有目共睹的。

    2010年5月以来,部分村民为此到临沂、济南等地越级上访。

山东凯立矿业公司金际凯转包苍山县尚岩镇白水牛石后村荒山开采铁矿不给转包费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