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吴栓劳缺合法手续富平龙城国际停建多名建筑商被拴牢

 

富平龙城国际停建 多名建筑商被拴牢

进一步调查获知,在该起下跪讨薪事件背后,至少还隐藏着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在缺少合法手续背景下,不断承建数处新项目,进而频频上演一场违规建设的监管乱局。 

2013年元月,网络上瞬间爆红的千人下跪讨薪事件让陕西富平再次闻名全国。下跪讨薪背后,则是当地政府对涉事企业监管失控、措施失利、乱局难破的尴尬现状。

中国经营网进一步调查获知,在该起下跪讨薪事件背后,至少还隐藏着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益丰)在缺少合法手续背景下,不断承建数处新项目,进而频频上演一场违规建设的监管乱局。

几乎同时,陕西益丰运用多种不当手段,已使多名建筑商和建材供料商现已陷入这场似乎被设计好的漩涡。

吴栓劳的“大手笔”

陕西益丰原法人吴栓牢,这位当地走出的企业家,因家境贫寒而未上过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不会写。但2000年后接触房地产生意,短短数年资产已达数十亿元。

“这短短数年,涉足房地产生意,资产迅速猛增。背后必有官商因果关系”,一位当地不愿表明身份的官员表示。

“吴栓牢就是富平薛镇人,曾花费200余万修建当地公路和学校”,一手持地方报纸的购房者面色难堪的诉说着。

据报道,为庆祝改造工程顺利竣工,吴栓牢与其子吴琳被群众围得严严实实,父子披红挂花。“生到薛镇,帮到薛镇”的质朴发言,引来热烈掌声。

媒体对吴栓牢多行善举的肯定,并非偶然。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正值渭南政协换届前夕,吴栓牢是为争取让当选渭南市政协委员,埋下伏笔,捞下一定的政治资本。

针对此事,中国经营网目前无法从相关部门得到有效证实。

但此后,头顶渭南市政协委员光环的吴栓牢,在拥有足够政治光环和陕西益丰法人身份的双重背景下,顺风顺水,先后在西安、富平“开发”多处楼盘项目。

另据媒体记者调查,这些被开发的楼盘项目,无一例外的存在着手续不全、收取保证金、拖欠工程款、拖欠农民工工资等诸多问题。

中国经营网进一步调查获知,就是这样一个被央视网称为特有社会责任感企业家,2005年到2012年,8年时间纳税总额仅有1.2万元。

接下来的故事则路人皆知:2013年一季度,千人下跪讨薪事件乍起,陕西益丰想尽一切办法,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等方式,全力以赴偿付农民工工资。

但如此一来,原本在经济状况上就千疮百孔的陕西益丰,更加有理由将多名建筑商和建材供料商一并拖入了这场原本只属于陕西益丰的危机漩涡。

“千人下跪讨薪事件之后,有人怀疑官商之间秘密交易已在坊间传播”。

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吴栓劳缺合法手续富平龙城国际停建多名建筑商被拴牢2

一位正在与陕西益丰方面进行沟通的债权人告诉记者说,吴栓牢在富平不仅是名人,还是牛人,其在政商两界广泛的运作能力,可透过当年邀约张柏芝一事略见一斑。

据了解,2011年10月18日,陕西益丰建设的楼盘龙城国际项目举行开盘仪式,吴栓牢与明星张柏芝共同举行开盘仪式,此事至今还是富平坊间茶余饭后的话题。

当地多家媒体报道,陕西益丰邀请明星张柏芝,花销高达130多万。吴栓牢接受媒体采访时拒绝承认花130万邀请明星。

当年媒体纷纷以《张柏芝首次空降富平 闪现8分钟赚取百万》进行报道。

“他太会忽悠人了,名人效应使其房价盘升,房子销售快”。上述曾在龙城国际项目购买楼盘的女士这样认为。

其实,吴栓牢邀请明星张柏芝为自己楼盘剪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与龙城国际项目一路之隔的一家汽车城,也是同一天开业。

“第一、吴栓牢是为了吸引眼球,不惜一切高花费,告诉大家,在富平,吴栓牢才是最牛的;

第二是为了在当地房地产业界树立自己的形象与地位;

第三是吴栓牢与汽车城老板为龙城国际这一地块曾争得不可开交,最后借此宣告自己成功胜出”。富平县一知情官员坦言。

多名建筑商被拴牢

陕西益丰在陕西地产界的劣笔并非仅限于富平。

据了解,该公司在建设龙城国际项目之前,曾在西安大兴新区参与一城中村改造工程。

该项目占地103亩,此项目是陕西益丰和虹瑰公司合作,令人遗憾的是,陕西益丰收取咸阳市建筑安装总公司等多家工程保证金(具体数目不详),却拒绝进场开工。

待双方合同签订后,陕西益丰以城中村改造工程手续不全,拒绝建筑企业进场施工。

忽悠多名建筑商和供料商转战富平龙城国际项目,但西安当地官方曾对媒体表示,尽快督促陕西益丰退还工程保证金。

面对140多亩地的龙城国际项目,多名建筑商和供料商不得不被吴栓牢牵着鼻子走。

2012年元月1日,《三秦都市报》刊发了一则有关陕西益丰的变更公告。

公告显示,经股东大会研究,吴栓牢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钟晓明任公司法人、执行董事、总经理。钟晓明,1984年生,广东省惠来县人。

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吴栓劳缺合法手续富平龙城国际停建多名建筑商被拴牢3

随着陕西益丰变更公告发酵,吴栓牢从此与陕西益丰毫无关系。

但奇怪的是,2012年3月22日,吴栓牢以陕西益丰名义与陕西关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龙城国际6号楼施工协议合同。

比上述内容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2年6月11日,吴栓牢还以陕西益丰担保名义与西安鑫立物资有限公司签订合同。

记者在富平县实地走访获知,在龙城国际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益丰国际假日酒店项目。

据知情人反映,龙城国际和益丰国际假日酒店项目均属于陕西益丰所投资项目,两者都只有土地使用证。

而益丰国际假日酒店对面,竟是富平县规划局。

显然,陕西益丰是在当地官方的眼皮下违法活动。

在县域经济欠发达的渭北平原,人均收入未过万的富平县与龙城国际豪华小区规划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在富平采访期间,当地官方由相关部门成立协调小组,县政府法制办将采访一事推托到县人民法院、县外宣办等相关部门。

富平县外宣办孟主任在对待媒体采访时非常注意用语,最后好言相劝让媒体不要报道。

“我们去找富平县政府法制办刘姓主任,刘回答说,龙城国际拖欠建筑商与供料商款项一事,当事人没权利知道政府的操作,政府也没有义务告知,此事并不属于他们管”。

一家曾为龙城国际建设服务的建筑商告诉记者说,政府完全是在暗箱操作,如果债券都不能确认,则债权人的利益将无从得以保障。

富平县常务副县长白泉朝曾接待华商报采访表示,当地政府为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聘请律师通过法律手段追要工资。

截止发稿时,中国经营网试图联系白泉朝常务副县长,电话无人接听。

一名在外工作的富平籍人士称,“富平近年来新闻不断,先是舞女当法官,再是上访女遭批斗。最近又是千人下跪讨薪、妇幼医生拐卖婴儿,现在是拖欠建筑上资金。作为一个富平人,我觉得丢人”。

两个手续不全的建筑实体,都正在工程实施中,出现资金断链。

每亩均价370万的龙城国际项目,比相邻楼盘高出近5倍的价格。难免会给人们带来连锁反应。

富平当地官方多部门成立协调小组,会怎样协调,为龙城国际建设的建筑商与供料商,依然耐心在等待。

陕西益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吴栓劳缺合法手续富平龙城国际停建多名建筑商被拴牢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