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机关刊:见领导提前退二线便猜其可能犯错是官本位作祟

 一位领导干部曾在西部某县担任党政一把手达十年,备受组织肯定、群众赞誉。年满59岁后,他主动从现职岗位上退下来,让更年轻的同志接棒。但一些干部见他工作岗位没有“上台阶”,还提前退二线,便私下议论其“可能犯了错误”,要不怎么会落个“失败的结果”?不难看出,这种无端揣测,正是“以职位高低论成败”“以当官大小显尊卑”的陈腐观念作祟。

 

以官为贵、以官为尊的“官本位”思想虽屡遭批判、备受诟病,但不可否认,时至今日仍存留于一些党员干部的思想深处,魅影难祛。有人居庙堂之高则颐指气使,处江湖之远则怨天尤人,连带着见人见事的目光也只停留在一顶乌纱帽上,对待工作不唯实只唯上,看待干部不评价能力只关注职级,对职位比自己高的总想上前恭维,对职位较自己低的,则掩饰不住地隐隐滋生出“上位者”的“优越感”。这些态度和行为浸透着以“官”为本的价值取向,把是否为官、官职大小当成核心尺度去衡量党员干部,与我们党的性质宗旨严重背离,应当坚决反对和抵制。

 

回顾我们党的历史,有许多优秀领导干部几经沉浮,倘若以职位高低论成败,岂不是也要被划归为“失败者”?但恰恰相反,他们淡泊名利的情怀、崇高的思想境界,久久为人们怀念和敬仰。1938年因部队缩编,组织上决定李先念从军级降为营级,调到八路军一二九师当营长,李先念毫不犹豫地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开国将军甘祖昌主动辞去军队高级职务,回家带领乡亲们修水库、建电站和架桥梁。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甘当螺丝钉,在平凡的班长岗位上做出极不平凡的贡献。正因为他们把为党和人民奉献看得很重,把职位高低、权力大小看得很轻,才从根本上摆脱了“官念”的羁绊,心胸开阔、襟怀坦荡,使自己的人生在奋斗与奉献中绽放出耀眼光芒。毫无疑问,这才是共产党员应有的最大荣耀和成功。

 

不以职位高低论成败,并非否定政治上的抱负和追求。追求进步无可非议,而且,有了适当的职位作舞台,党员干部更有机会更好地为党和人民事业施展抱负和才华。关键在于,要匡正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立志做大事而不是立志做大官。如果始终正道直行、奋发有为,职位越高,发挥作用的空间越大、影响面和带动力越强,越有利于成就一番事业,造福一方百姓。但倘若私欲泛滥、任性妄为,职位越高、权力越大,给事业带来的损失就越大,对民心造成的伤害就越深,最终跌落下来也摔得更重更痛。党的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违纪违法中管干部已有400多名,他们中许多人都曾经到达很多人难以企及的高位,但人生的结局却只能用“惨败”二字来形容。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后来者当引为镜鉴。

 

客观来讲,以职位高低论成败不仅有失公允,还很不科学。众所周知,科层制组织架构呈金字塔型,越往上职位越少。现实中,每当出现一个空缺职位,往往会有多个条件相当的人参与竞争,是典型的低比例选择。因此,一名干部能否得到提拔,除个人素质外,还受职数、年龄、性别等多种因素制约。如果一概以职位高低论成败,不仅违背我们党选人用人的标准和原则,而且会扭曲功过是非、得失荣辱观念,助长“官本位”思想,害莫大焉。

 

“莫道昆明池水浅”,职位从来都是干事创业的舞台,而非自我标榜的招牌,在领导舞台运筹帷幄能体现人生价值,在一般岗位甘当黄牛同样无限荣光。只要德才兼备、廉而有为,在任何岗位、任何职位,都能建功立业、创造佳绩,做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无愧于自己的成功者。

中纪委机关刊:见领导提前退二线便猜其可能犯错是官本位作祟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