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资本徐新揭秘投资NOME陈浩:因为他能“舍命狂奔”!

 

 

【听杨姐说】

 

资本是当今社会飞速进步的催化剂——这在新零售佼佼者NOME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4月13日,NOME公司在广州宣布获得今日资本、红杉、IDG三家投资,仅今日资本就投了2.25亿投资。NOME创始人陈浩是今日资本徐新投过的年龄最小的创业者。

 

徐新认为NOME打动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陈浩把新零售的“三控”做得非常好:控店(即直营+加盟)、控货(控品牌、供应链、IP)和控心智(mindshare——大脑占有率、注意力占有率)。

 

徐新口中的“控心智”,就是指在店开得到处都是的时候要有较高的占有率。她举出了一个数据分析的例子,在一个城市一定要让20%人口经常能看到自己的门店,所以一定要舍命狂奔继续开店。

 

据杨姐了解,NOME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复制店铺,目前已经有了80家店,今年会开到300家店——未来是一家全球性公司,6月份开到香港,接着是新加坡。

 

NOME是家居零售业中的“新物种”,这一新模式的在全国落地,或将开启下一个“类宜家时代”。

 

新零售物种

 

NOME创始人陈浩对NOME这个名字的解释是:“NO”代表“不随主流”,“ME”则是强调“自我”。

 

NOME创始人陈浩

 

上次咱们讲NOME的时候,只是强调了为什么他们比传统的十元店利润要高,但其模式究竟哪里好呢?

 

NOME联合创始人郭斌认为,NOME的商业模式是:围绕“用户和消费升级”提供“很好的设计”+“大规模的生产”+“线上线下的覆盖”。而在杨姐看来,该公司是“时尚设计ODM+直营加盟店+线上线下流量一体化”:是“直营+加盟”模式的升级和变异。

 

因为加盟连锁在中国早就有,麦当劳肯德基就是楷模,快速开店,统一配送,统一品牌,集中供应产品形成规模效应……但是,这种传统特许经营的产品线固定,并不适用于SKU需求量大的家居领域。

 

是的,NOME采取的不是国美苏宁时代的“地产开店模式”(靠店内分包面积“收租金”盈利),而是先自有资金开店,未来引入开店的合伙人,也只是负责跟商场物业沟通,而店内管理、店长任命等等都是由NOME总部来负责,主要靠产品利润盈利。

 

因此NOME的商业逻辑完全不同。

 

瑞典原创设计的做法让NOME可以完成消费者偏好上的需求以及“时尚引领者”的行业位置,既能够保持产品风格统一,又能精准地锁死一个阶层的消费者,让他们爱不释手,提高品牌忠诚度,同时也是在降低获客成本——在线上流量越来越稀缺的后移动互联网年代,线下流量价值正越来越凸显。

 

OME的瑞典设计师FREDRIK MOBERG

 

 

从商业模式上来看,首先,快速大规模建立分店、加盟店,可以迅速扩大销量降低成本让NOME奔向盈利。

 

其次,NOME是以“设计”为价值驱动的家居零售品牌,有女装、男装、服饰配件、数码零件、休闲食品、彩妆护理、家居用品、功能箱包、男鞋女鞋共9大产品类别,3000多款产品,覆盖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让NOME具备了高流量带动低流量、低流量带动高流量的交叉营销机会。其本质是,提高复购率且提高客单价。

 

据陈浩透露,目前行业比较好的平均坪效水平在每月四千元,而NOME部分优秀门店可以做到业内优秀水平的两倍左右,达到6000-8000元每月,创造了业界罕见的“双高”——高客单价、高坪效,单一产品毛利在50%。

 

作为家居零售行业的“新物种”,NOME在深圳coco park店、深圳龙岗万科店,广州正佳广场店几乎天天排队,销售火爆。开店第一天火爆,一个月盈利。

 

通过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重构消费场景,在产品、渠道、产品迭代、坪效优化等四个维度的整合创新,创造了家居零售领域“新型的消费综合体”。

 

这种模式也受到了资本的认可,发布会上被誉为“投资风向标”的徐新说,经历了过去几年从Online到Offline的潮起潮落,移动互联网的线上红利已经宣告尾声,线下流量正成为新战场,新入口机遇则在于对刚性需求的深度挖掘。

 

而NOME之所以能够在2017年重构“人货场”的组合,并且在2018年全面打开市场和规模,都离不开他此前这十年在行业里的积累。

 

人生的算法

 

“NOME是山西的一个纯屌丝,广州的一个不眠夜,香港的一杯下午茶”——陈浩这样总结自己的创业史。

 

陈浩小时候并不是个爱学习的孩子,上学时成绩是班上最差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很调皮,是坏孩子,属于对上学那事没啥天分和自信”的那种,从一年级到小学毕业,一直坐在班上后门的门口,一个人独立坐,老师都特烦他。

 

年轻时候的陈浩在饭店刷过碗,在服装店打过工,他很勤奋,在服装店就开始参与店铺的管理。

 

他也很有商业的嗅觉——2006年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只从朋友家人那里凑了两三万块钱就开了一个服装店“卡门”,因为他发现当地的服装并不能满足普通年轻人的需求。

 

但那个时候都是代工贴牌,并没有自己的品牌。陈浩就是把潮流时尚的服装和商品在广州、深圳贴牌生产后,再运到到陕西、山西、河南、北京,发现效果还挺好,到2009年卡门的营业额已经做到了1个亿。

 

2013年陈浩去广州想见一个在全国开了200家店的人却被拒绝,一夜无眠的他受了“刺激”,醒悟到这个生意是可以做得更大的。第二年就跑到广州创办了“KM快时尚”,仅仅用了三年就把公司做到了600个分店,年销售规模30个亿。

 

然而陈浩并不满足,在他看来,服装的天花板最多也就100多个亿。于是从2015起,陈浩就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小成靠勤奋,大成还是要靠机遇、靠眼光。他的选择是:优势+趋势。

 

“从埋头拉车到抬头看路,那些特别伟大的人,特别大的企业家真的不是开头苦干的,还是踩准了社会的节拍”陈浩在这样的领悟下,选择了家居和新零售——至少能做到1000亿规模。

 

于是,2017年,陈浩进军了家居领域,成立NOME集团,天使投资就是陈浩自己。到了2018年,一举拿下了三家知名风投的2.25亿A轮融资。

 

杨姐按照陈浩透露的数据推测,在今年300家店完成之后将形成强大的现金流,且进驻国内高端购物中心、主流购物中心及社区购物中心后,NOME将拥有可覆盖全国市场的优质渠道资源。

 

而NOME还将在2018年下半年将启动海外扩张计划,首轮布局亚太区,除了香港、新加坡之外,还将布局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在内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预计2020年,NOME将在国内开店2000家,海外1000家,此外还计划独立开设500家1500~6000平米的用户体验中心,届时规模将达500亿元人民币。

 

杨姐点评:

 

NOME的设计师FREDRIK MOBERG有着一头卷发。他告诉杨姐,他是一边看着瑞典的风景一边进行设计的。当然,这位来自瑞典的小伙也会关注市场趋势和门店数据。他的作品将被运往全球各家NOME门店进行销售。

 

这种模式像谁?

 

是不是很像当年的凡客诚品?请了很多国内的专业设计师,然后自己找工厂ODM,唯一不同的是,陈年当年有着线上电商的红利期而他没能抓住。

 

今天,又是一个时代造就的风口期,NOME在线下重塑了一个全链条的供应链后,一个个直营店和加盟店其实就是NOME在全球范围内楔下的数量庞大的一个个流量入口,未来线上线下打通为一体的时候,NOME的想象空间还将更多——更何况现在NOME在线上的动作还没有开始!

 

而资本在这场新零售变革中的角色,除了主推之外,还有抢占赛道的另一番乐趣。

今日资本徐新揭秘投资NOME陈浩:因为他能“舍命狂奔”!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