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强悍,竟然得出我家全家都得了尖锐湿疣

 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群骗子,又将于三八节举行活动。看了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的医疗广告,我无法平静,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上当受骗。想起本人在这家黑心医院的遭遇,我真的坐不住了,不吐不快!

在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真是黑啊,我全家人全部被故意误诊为尖锐湿疣!

三八节前期,我母亲因感下身不适,就于三八节那天来到了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就诊,经医院主治医生熊穆樊检查说我母亲已长有尖锐湿疣疣体,后作了性病五项血检,结果为:UU(支原体)呈阳性,HSV(疱疹病毒)呈阳性,但HPV(尖锐湿疣)血检呈阴性,另外CT(衣原体)、NG呈阴性。同时,我父亲血检两项,结果为UU(支原体)呈阳性,HPV(尖锐湿疣)血检呈阴性。在没有对我父亲进行任何检查的情况下熊穆樊医生称我父母均患了尖锐湿疣。由于当时钱没带够,我母亲当天只作了简单的治疗,就离开了医院。后来家人商量,我们决定送二位老人回老家治疗。

由于熊穆樊医生说尖锐湿疣是一种会传染的性病,并可能传给家人,我和妻子先后又到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作了性病五项血检,结果我们俩人HPV均为阳性。根据此化验报告,熊穆樊医生称我夫妇二人也患上了尖锐湿疣,由此我们开始了近两周的治疗,仍由熊穆樊医生主治。治疗期间,我妻子作了两次HPV血检复查,前一次为弱阳性,后一次结果已为阴性。

三月下旬,我夫妻二人所有治疗结束,到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作最后的复查。当时由于熊穆樊医生中午休息,由值班的王医生开了检验单。复查结果令人吃惊:我妻子的已转阴的HPV又转为了阳性,而我的呈弱阳性。这种结果令我们对医院的血检产生了怀疑,便立即换了另一家医院进行复查,结果我二人HPV血检呈阴性。不同的化验结果令我们迷惑不解,于是我们又回到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找到熊穆樊医生,熊穆樊医生看了我们的化验单后走进了化验室,告诉一位化验师我们是她的复诊病人,要求将我们的血样重新进行化验。重新化验后,那个化验师将我妻子的标有阳性的化验单收回,另出具了一张标有HPV阴性的化验单。出现这样的错误当然令我们很生气,因为阴性和阳性一字之差则意味着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治疗费用。我们将情况反映到了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院长那里,第二天院长答复是:事情很简单,只是化验试剂出了点问题,医院作了对那个化验师扣当月奖金的处理。

由于我们二人的血检都出了问题,我又让已回了老家的但还没有进行治疗的母亲到当地医院检查,结果才发现我母亲根本就没有感染什么尖锐湿疣,仅是一般的妇科炎症,且取分泌物作解脲支原体DNA荧光定量、人乳头瘤病毒(尖锐湿疣)DNA荧光定量、单纯疱疹病毒DNA荧光定量检查,结果全在正常范围内。也就是说,我们一家四人在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作的性病五项血检中呈阳性的报告,全部是错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感染尖锐湿疣!

自从出现尖锐湿疣后,我们家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精神和经济上均遭受严重损失(已在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花费近八千元)。我们曾多次找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协商,但医院当前只承认赔偿我母亲三八节那天在医院的检查及简单治疗的费用200余元。而我夫妻二人由于经过治疗,院方拒不承认过错。后经警方调解,才肯退还我们治疗费,但院方仍然不愿意承认过错。可恨啊!

合肥现代泌尿专科医院强悍,竟然得出我家全家都得了尖锐湿疣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