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医院平顶山民政医院做假手术骗钱还有点公德心吗?你这样还配当医生吗?

 叶县的周先生到平顶山市三甲医院检查,证实自己只是患有前列腺肥大,并无所谓的阴茎筋膜炎,更不需要花8000多元做手术。一颗悬着的心虽然放下了,但周先生对平顶山民政医院做假手术骗钱的愤怒却无法消除。“我本来没有那种病症,平顶山民政医院的医生却骗我说病症严重需要做手术,如果不是到几家大医院检查,我还不知道自己受骗了。”两天来,在大河报记者的陪同下,叶县的周先生到平顶山市三甲医院检查,证实自己只是患有前列腺肥大,并无所谓的阴茎筋膜炎,更不需要花8000多元做手术。一颗悬着的心虽然放下了,但周先生对平顶山民政医院做假手术骗钱的愤怒却无法消除。做手术钱不够,医生跟着他回家取钱,正值壮年的周先生是一名小货车司机。他告诉记者。

11月21日,他感觉阴茎根部有点疼痛,趁到平顶山市区送货的机会,他来到位于劳动路的平顶山民政医院检查。“在二楼男二科,一名三四十岁的男医生听我说了情况后,开单子让我做了血常规、免疫四项、血糖、尿常规、凝血三项、尿道分泌物常规、泌尿彩超、抽血、生殖系统彩超9项检查。男医生直接在手术室内给我进行身体检查后,说我是炎症引起的阴茎根部疼痛,我患了阴茎筋膜炎。”周先生说,男医生当时保证说做了清除手术就没事了,吃药打针没有效,而且做这个手术还可以增加长度、硬度。听男医生说得这么严重,并说这只是一个小手术,周先生同意了。手术是由另外两名医生做的,先是打了麻药,周先生说真正手术还不到10分钟。“从我上手术台做手术到离开医院,医生始终都没有出具病情诊断书。”
 
本来只是想到民政医院检查一下,周先生当时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在医院一番检查、手术、输水后,周先生到一楼一结算,才知道当天需要交8200多元的医疗费用。周先生说他需要回家取
回到家后,还不放心的周先生又到叶县一家正规医院检查,医生所言与省级医院医生的说法基本一致,确认周先生只是患有前列腺肥大,并没有其他病症。两家大医院给出相同的说法,周先生怀疑自己被平顶山民政医院的医生“忽悠”掏冤枉钱了,他打电话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11月29日,为证实自己确实并无阴茎筋膜炎,周先生让记者陪同来到平顶山市一家三甲医院泌尿科进行检查。医生检查后,拍着周先生的肩膀说:“没多大事,就是前列腺肥大,大众新闻网,注意控制夫妻生活,别长坐,给你开点药吧。”当这位医生听周先生说有医生检查说他患有阴茎筋膜炎做了手术时,这位医生再次检查了周先生的身体后,摇头说“在这个部位手术我从没听说过”。“我觉得在平顶山民政医院做的就是假手术,我白挨一刀,他们就是为了让我多交费。”周先生说。找医院讨说法,院长借口有事躲出去在平顶山市那家三甲医院检查确认自己并无阴茎筋膜炎后。
 
气愤难平的周先生随即来到了平顶山民政医院讨说法。在二楼男二科,记者见到了为周先生检查的男医生,记者询问这名男医生姓名并要其出示行医资格证时,男医生十分敏感地问“你是干啥的?”得知记者身份后,这名男医生只是让记者去办公室,其他一概不说。在这位男医生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长条盒内的名片,名片上医生名字却是空白,仅标注了主任医生。当周先生提出要看自己的病情诊断书时,男医生却称“没有写诊断书,如果需要我让他们打一份出来。记者随后来到姓李的业务院长办公室,听说了周先生和记者的来意后,李院长称对这件事还不太清楚,随即以需要接待上级检查为由就离开了办公室。无奈之下。
 
久等李院长不回的记者和周先生只得离开了医院。就在记者离开医院不久,连续几个说情电话打来,让记者对平顶山民政医院手下留情。昨日中午,记者再次接到熟人介绍的说情电话,听到电话中说情人是南方口音,记者询问一句“你是福建人吧?”这位说情人当即承认,并称“民政医院的男女科室都是我们家族承包的”。就在昨日下午4点左右,周先生向记者打来电话称,平顶山民政医院已经答应退还他的治疗费 。

三甲医院平顶山民政医院做假手术骗钱还有点公德心吗?你这样还配当医生吗?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