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摸索纸钞难辨真伪 如今支付宝里“听”钱到账

 

红星路背后有一条惜字宫街,在街口有个看似不起眼的按摩店“张师专业按摩”。有些“年纪”的普通招牌、斑驳的蓝色玻璃窗,只有一张招牌中英文“混搭”,给这个普通的小店增添了些许的国际范儿。20年老店——Mr zhang"s professional massage(张师专业按摩)。

店主“张师”张献华左眼失明,在按摩行业打拼近20年,如今按摩小店经营得有声有色。作为一个有视觉障碍的码商,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和经商是唯一的要求。张献华说,支付宝发出的“支付宝到帐××元”是这么多年来最让他安心的声音,“移动支付让我和普通人一样,享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他的一份安心:支付宝语音提醒 钱款到账靠听就行

张献华的按摩店在老式宿舍临街一侧开了道狭小的门,两三级台阶供人进入,起球发毛的窗帘随意挽起,让自然光照进。

张献华两口子都是宜宾人,51岁的他身材微胖,剪着一个平头,藏青色的衬衫扎进皮带里,看起来朴实面善。

张献华左眼在四五岁的时候因发烧导致失明,而右眼只能勉强看得到东西。“眼睛不好还是不太方便。”张献华说,有几次,有小偷悄悄进入店里拿起他们的钱包撒腿就跑,一天的辛苦钱就这么没了。“对于盲人来说,出门都要把钱放在一个固定的位置,或者买夹层比较多的钱包,10元钱放一起,5元钱放一起。”张献华说,好在现在支付方式不断变化,很多人都不带现金出门,直接扫码,不用找零钱,也避免了辨别假币。去年,张献华的女婿也为他开通了收钱码,放在了店铺显眼的位置。“支付宝的语音到帐提示功能对我们这种视觉障碍的人群来说真的非常人性化,免去了无法清晰地看到客人付款的担心,听见每一笔钱到账就很安心。”

他的国际范儿:店招中英文混搭 外国友人也移动支付转账

每天早上9点多就开始工作,直到晚上11点多才休息。张献华说,工作虽然辛苦,但可以用自己的手艺给患者带来健康,他觉得很满足。

张献华按摩没有额外的工具,全靠一双手的力道和对穴位的熟悉把控。说起自己的中英混搭店招,他一脸骄傲,“店招和价目表上的英文,就是为了让老外也方便进来体验。”天涯石小学一位英语老师是常客,听说店里时不时有老外光顾,主动给他翻译了一套英文店名,以及每一个明码标价的项目,“成都就是这么一个有温度的地方。”

这些年成都越来越国际化,来店里按摩的老外也越来越多。“之前店铺没有英文,来了四个外国人,他们又不会讲中文。幸亏当时一个客人会英文,才弄明白他们是要洗脚。”

由于两口子热情、按摩手法好,张献华的朋友圈已经加了许多国际友人了,“前阵子按过胖乎乎的非洲朋友,估计有两三百斤,费的劲儿要更大”。张献华又顺势从手机里又翻出一张照片“看,两个荷兰人。”

张献华也遇到过对按摩手法非常痴迷的外国人:一对瑞典男女,进店后直接指着价目表,让给他们一项一项地按,最后竖起了大拇指。“过了两天,他们又来喊我们按,做这么多年生意从来没遇到过。”

还有一些客人是留学生,他们结账时也熟练地用支付宝扫码,张献华说,扫码付款不用他找钱、不用算汇率或者收不认识的钱,实在很方便。

他的按摩之路:一间小店撑起一个家 回头客越来越多

张献华学按摩是在1999年,那年已经32岁的他经过朋友介绍到提督街的光明按摩学校,跟着一位刘姓校长学习按摩,正式走上了按摩的道路。

此前,张献华一直在外漂泊:在昆明做木工当建筑工人,又去山西挖了四个月的煤。危险系数高又挣得少,他便又跑去杭州打工。

按摩学成之后,他帮人干过,也自己开过店,当时按摩一次全身也只收得到10元,一个月就挣500元,养家糊口还算勉强。直到第三个女儿出生,张献华急忙赶回宜宾老家。没呆上几日,老婆月子都没坐满,他又回成都继续学按摩。“家里人多都要吃饭,只有自己辛苦一点。”

如今周围的学校和传媒等单位里,有不少久坐办公室的人群,都成了张献华的常客。这些年地铁四号线开通,客人增加了不少。西成快铁开通,甚至还来了不少西安的外地游客。

在家人帮助下,网上也有了按摩店的信息,点开“总府路张师专业按摩”,超过300条留言,其中一条这样写道:“两夫妻简直不要太随和,按摩后唠家常,还留你吃饭。”如今张师按摩店回头客越来越多,“总是我们记不住客人,客人却总能记住我们。”张献华淡淡地说。

成都商报记者 胡沛

摄影记者刘海韵

新/闻/链/接

视障人群通过读屏软件使用支付宝 63%视障人群认为移动互联网改变生活

像张献华这样的视障群体目前中国约有1300多万,而张献华建的微信群里也有近百个视障按摩师,他们目前也都拥有了收钱码,并享受到了支付宝语音提醒功能的便利。88%使用智能手机的视障人士,需要完全借助读屏软件,他们的视障严重程度都高于张献华。据了解,目前盲人也能像普通人一样在手机支付宝上完成网购付款、充话费、交电费、买理财产品等操作。

《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也显示63%的视障者认为互联网的价值非常大, 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或命运。我国目前约有1300万的视障群体,而且随着老龄化的严重,这个群体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我们用手机App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大家是用看的,我们是通过听的,苹果、安卓的系统,都提供了读屏的辅助功能。手点到哪里,就会读取屏幕上的内容。”据一位天生视障人士孙涛表示,“移动互联网对视障人群的生活是革命性的影响,十几年前根本无法想象视障人士的生活可以这么便利。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2013年10月,蚂蚁金服的产品专家孟超峰在微博上搜索对支付宝的使用反馈,无意中搜到了一则特殊的微博,同样是关于支付宝的体验问题,特殊之处则在于,微博的发出者是一名视障人士。

他反映的问题,是支付宝的手势密码功能,视障患者看不见,读屏软件也无法识别手势生成的图形,原本是一项方便普通人的技术,却将视障患者从一开始就排除在了支付宝的使用范围之外。

蚂蚁金服组建了无障碍小组来满足视障用户的需求。同时,工程师在开发页面中引进了名为WAI-ARIA的无障碍网页技术规范。该规范针对视觉缺陷、失聪或行动不便者,使屏幕阅读器准确识别内容及产生的动态变化,实现无障碍使用。

此外,从自动监测到专业机构测试,蚂蚁方面自主开发了一套无障碍监测工具,用于工程师开发过程中监测是否符合无障碍标准。“引入了专业的无障碍测试机构,针对支付宝版本升级做无障碍测试,蚂蚁方面还建立了一个线上联系群,邀请活跃的视障用户进群沟通。碰到支付宝无障碍体验的问题,可以随时在群里进行反馈。”蚂蚁金服一位相关人士介绍。

互联网的理想是达到平等和自由,但这种平等和自由不是自然存在的,而需要通过人文关怀的帮助和技术手段的实现,蚂蚁金服的力量让张献华这样的视障群体生活已悄然发生改变。

曾经摸索纸钞难辨真伪 如今支付宝里“听”钱到账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