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摘掉贝尔的紧箍咒,现在大圣可以说:我是马德里老大了

 

 
澎湃新闻  2018-09-20 17:43

 

 

“大圣”,终于归来。

失去了C罗的马德里没有倒塌。

20日凌晨落幕的欧冠小组赛首轮第二比赛日,之于两代皇马头牌可谓一悲一喜:悲催的C罗吃到生涯第11张红牌,寸功未立含泪下场;而贝尔则以标志性的长途奔袭后低射破门,令皇马迎来欧冠开门红。

在社交网络上,球迷吐槽道:“现在贝尔终于可以说,我是马德里老大了。”

C罗的离开宛如摘掉了贝尔头上的紧箍咒,“大圣”西游5年,终成正果。

 

欧冠对阵罗马,贝尔冷静施射破网。

“泼猴”剩者为王

距离C罗转会尤文,已经过去了70天。在失去了9年的旗帜性人物后,进入重组期、坚守“最已阵”的银河战舰,非但未如外界预料般迅速滑坡,反而以两线齐头,将C罗离队的损失迅速降到了最低。

这里,不得不夸一句贝尔的自我升级。

尽管是这个星球上首位身价超过9位数欧元的球员,但贝尔所承受的压力,远不止于令人炫目的转会费。作为“银河战舰二期”真正意义上自主引进的超级巨星,威尔士边锋是投资卡卡失败之后,“老佛爷”必须对球队上下有所交代的交易。

而在年龄上,比C罗年轻了一个世界杯周期的贝尔,无疑是前者的天然接班人。

 

贝尔奏响了加盟皇马后的最强音。

遗憾的是,皇马生涯前5年的“大圣”,非但是只缺席了皇马近1/3比赛的“病猴”,更是只自己和经纪人都管不住嘴巴的“泼猴”:

2015年至今,弗洛伦蒂诺持续在球市上精兵简政,一方面固然出于压缩一队开支、增援球场翻新的大计,另一方面则有暗示主帅多给贝尔机会、提升爱将话语权的私心。

但令“老佛爷”始料未及的是,自己授意时任主帅贝尼特斯将贝尔改造为前腰的决定,最终令各方都天怒人怨:完全不适应新位置的威尔士人表现低迷,更希望身后站着最佳二传伊斯科的C罗,对这一安排格外不满,而球队战绩更每况愈下,闹出了国家德比主场被巴萨4球屠戮的惨剧。

目睹此情此景,弗洛伦蒂诺只得让贝大师背锅下课,这次失败的尝试,也令经纪人几次三番要求高薪、自己又拒绝学习西班牙语的贝尔,成了更衣室里的“黑绵羊”。

 

2015年11月的国家德比,皇马主场四球惨败给巴萨。

更懂得抚慰球员情绪的齐达内上任后,重回边路的贝尔得到了更加显著的战术权重,在C罗愈发被改造为“射门员”的同时,威尔士边锋得到了边路的绝对战术自由,输出效率也比加盟皇马之初大有改善。

然而,不争气的比目鱼肌,却让贝尔付出了连续两个赛季中途大修的代价,而在皇马一线队深度每况愈下、确保欧冠成为第一要务的大背景下,放弃三前锋改打442的齐达内,让贝尔成为了变阵的最大牺牲品。

过去两季欧冠决赛,贝尔都坐在替补席上,其中2017年在家乡加的夫枯坐板凳的回忆尤其苦涩,而他与C罗队内地位之争也愈发公开化,尽管球迷多数站在葡萄牙天王一边,但今夏之前离队流言最凶的贝尔,反倒是大清洗中“剩者为王”的那一个。

 

贝尔不争气的比目鱼肌。

“大圣”脚踏实地

那么,贝尔的上位只是因为C罗离去后的权柄真空和弗洛伦蒂诺的持续力挺吗?

在新帅洛佩特吉眼中,正值黄金年龄、5年来不断完成球风转型的贝尔,已经足够扛起这支略显年轻的皇马。

加盟皇马之初,爆发力天赋异禀的贝尔发现,多数西甲后卫除去以协防限制自己速度优势外,在上抢、缠斗、激怒对手方面远比英超更具经验,而自己略显直来直去的球风,也和皇马的整体进攻节奏不搭调。

 

洛佩特吉对贝尔寄予厚望。

但近年来,球迷看到的是一个更加“油滑”的贝尔,除去不再执迷好勇斗狠,“大圣”的无球走位大有长进,射门手段更是层出不穷,除去早年标志性的长途奔袭射门、暴力远射和头球之外,贝尔非绝对机会下的处理球尤其是射门选择,某些场合甚至不逊C罗。

上季欧冠决赛令齐达内都目瞪口呆的凌空倒钩,便是贝尔射术进步的最佳展现。

 

上赛季欧冠决赛,贝尔贡献惊天倒钩。

如今的皇马,中后场骨架犹在,伊斯科和阿森西奥领衔的前场第二梯队,年龄、经验、创造力和投入程度都在豪门中首屈一指,唯独持续早衰的本泽马,输出效率和大赛表现与其巨星定位着实不符。

在此情况下,托名右边锋,实则行逆足中锋之实的贝尔,在冲击力极强的阿森西奥拉开空间后,得到了更多直面球门的机会。

 

客场大胜赫罗纳,贝尔庆祝进球。

过去3轮西甲,贝尔14次射门名列全队之首;面对罗马,贝尔又完成了6次射门,其中不乏长途奔袭穿越对方整条防线后的一击致命。

诚然,皇马的远期计划中,或许依旧有姆巴佩、迪巴拉的名字,但一个从往昔阴影中走出、持续高光输出的贝尔,无疑更能让皇马“活在当下”。

对于“后C罗和齐达内”时代的皇马,取经也的确需要大圣的归来。

 

皇马摘掉贝尔的紧箍咒,现在大圣可以说:我是马德里老大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