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传销,威赢世纪项目不停换面目,自己都不认识了

 “在马来西亚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李薇摇头说,他身边汇聚了35位威赢世纪项目的到场者,每人凑了500元,委托4名代表赴马“维权”。

对此,满星云方面暗示,这些人的目的醉翁之意,属于报假案:“我们可以斩钉截铁地确定从大陆来的那几个人不是满星云的用户!这几个幽灵般的人迄今从来不曾实验过和我们联络,却一上来就拉起布条示威。”

满星云还暗示已报警,指控对方报假案。

林立迎接待的中国人中,有人原是德高望重的村干部,汇集乡亲的数百万元存款,计划带他们致富,如今却血本无归,不敢回乡,老婆孩子留在村里被众人辱骂殴打。有人在马来西亚媒体党肆光灯下嚎啕大哭。

“满星云”的声音:

林立迎议员感到,这些人踩进了两国之间的灰色地带。如果组织者是马来西亚公民,居住在本国,却指挥手下在中国行事,这将使两国都不方便打点。

去年,马来西亚央行将满星云列入了“金融与消费者警示名单”,提示其未获马来西亚央行的授权或批准,这一公告截至发稿时可以查到。但今年2月5日,满星云公司对就此事提出询问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本身并未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也是在那之后,他才知道,威赢世纪与满星云一样,也是进入马来西亚央行“金融与消费者警示名单”的企业。

她见识过伴侣直播的满星云在吉隆坡举行的年会,那里灯火璀璨,人头攒动。场外悬挂着“一带一路”巨幅标语,在场者高呼“中国梦就是人民的梦”。很多会员告诉她,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公司都是“境外势力”控股的,满星云才是“属于中国老黎民的致富平台”。她最终投入了几万元。

2016年,满星云发布过旗下“航空公司推介礼”等消息,马来西亚时任交通部长驳倒称,该公司未取得航空处事许可证。

马来西亚国会议员林立迎是众多赴马“维权”的中国人为数不多的指望。近4年来,他为多批中国人提供了免费援助。从这些人身上,他注意到,目前存在着一种根植于马来西亚、在中国成长下线,进行传销或不法集资的“生意”。

但警惕并未连续很久。令她印象深刻的是,一些满星云的会员坐着飞机往返马来西亚,收支豪华酒店,观光公司的大楼和资产。晚宴上,耳熟能详的港台歌星演出劲歌热舞,公司还时不时发布与其他大公司合作的重磅消息。

刘发琼的故事:

然而在另一名声称被满星云欺骗的中国公民林茂华口中,情况完全是另一个版本。他到场的一次“维权”中,70多位申诉者被拦在满星云总部分外,无人前来沟通。但奇怪的是,申诉者的用户账号很快就全部遭到冻结。

他直言,马来西亚目前只对本土作案、坑害本国人的金钱游戏监管力度较大。其中一家名叫“JJPTR”的马来西亚公司,被不少境外民众举报,但最终在本国遭到查处的案由,仅是坑骗一位马来西亚人6000林吉特。

满星云公司回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称,这群人在面对公司职员的询问时拒绝回答问题,完全不肯意沟通;要求他们出示用户证件或告知用户号码时他们均闪烁其词,根本答不上话;问他们名字或联系电话也缄口不言。

直到2017年,满星云一再推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答理,“基本所有答理都没兑现”,才让刘发琼渐感不安。

维权僵局:

近几年,被中国人举报的马来西亚公司里,规模最大的一家,从中国的农民、工人,到英国、意大利的华侨,再到日本、韩国的退休老人,通通是其成长对象。一个将触手伸向全世界的网络,能在两三年内蔓延开来。

李薇的故事:

中国一位反传销民间社团负责人对记者说,一些东南亚国家是跨国传销犯罪的“沃土”。这些国家与中国文化相通;注册公司制度简单,更容易申请到光鲜的“外壳”;一些国家对待传销等行为的法律远比中国宽松。这缔造了大量跨越海洋的悲剧。

跨国传销,威赢世纪项目不停换面目,自己都不认识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