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沉船中幸存者、遇难者家属急需心理疏导,中方已派出专家

 据央视上午消息,泰国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遇难人数升至42人。今天,中方救援队将再次前往沉船地点进行搜救。

 

昨日,中方救援队首次进入“凤凰号”船体内部。参与救援的浙江公羊救援队队长徐立军表示,“目前很多人还处在失联状态,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救援队员正在通过不懈的努力告诉那些遇难者和失联者家属,你们并不是孤立无援。”

 
本文图均为深读微信公众号 图
今日,安达曼海浪高达2到3米,小型船只被禁止出海,中泰联合搜救扩大了搜寻范围,同时空中搜寻将继续侦查海上漂浮物。

倾覆的两艘游船中一艘名为“艾莎公主号”,船上载有39名游客,船上所有乘客已经于5日晚前被救出,返回普吉岛。而另一艘倾覆的船名为“凤凰号”,其上搭载105人,游客绝大多数为中国人。目前,被确认遇难和失联的中国游客均为“凤凰号”上的游客。

 

这艘下水才一年、被誉为“稳如泰山”的大型游船,在7月5日下午裹挟着数十名游客沉入海底。若非幸存者的描述,根本无法想象“凤凰号”的最后时刻有多么的悲壮和恐惧。

 

幸存者中,郑兰庆失去了老伴儿、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姚尚军在海宁海派家具公司的很多同事遇难或下落不明,林宏政与四个同学毕业旅行但其中一个男生至今杳无音信。

 

《法制晚报》记者上午获悉,目前幸存者、遇难者家属和救援人员都急需心理疏导工作,有的人好几天不说话,有的人则根本无法进食。由于语言和文化方面的差异,为避免因悲伤、恐惧而导致的次生伤害。泰方向中方救援人员寻求帮助,泰国蓝天救援队随即请求中国蓝天救援队给予协助,目前中国蓝天救援队已召集了多位心理专家,不出意外将于最近一两天抵达普吉岛对现场人员进行心理干预。

 

一名获救的“凤凰号”幸存者在医院接受治疗
 
倾覆游船 曾被称“稳如泰山”

 

旅游网站上面的资料显示,“凤凰号”于2017年下水,宽8米、长38米,最大载客量为200人,但为了让每一位乘客都能够感受到更好的服务,每个班次限乘100人。“凤凰号”共有四层,底层为厨房和休息区,首层为餐厅和潜水功能准备区,二层为船长室、室内休息室、儿童戏水区和KTV包房,三层为阳光甲板,配备有普吉岛落差最大的水上滑梯,号称“直冲入海的感觉”。

 

据普吉泰中旅游协会会长郑伟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此次事发船上的中国游客基本都是通过国内在线旅游产品上预订的。据报道,“凤凰号”上除了来自海宁海派家具有限公司的37名管理层员工及其家属外,其余多为“散客”。

 

倾覆事件发生后,有国内网友在旅游网站上找到一款对“凤凰号”的介绍中称:“凤凰号”是根据普吉岛海域风浪洋流情况,由当地著名设计师实地操刀设计,人性化和稳定性极佳,加上重达110吨的体重,安全舒适不易晕船,宛如屹立在海上的“泰山”。

 

天气晴好 游客留影成纪念

 

刚刚参加完高考的林宏政当时就在“凤凰号”上,他和同学张佳伟、何彬泾、赵文杰四人来自端州中学,另一名参与这次毕业旅行的周宇燊来自肇庆六中。五个男生计划在普吉岛玩四天。

 

7月4日五个男生从香港乘机,7月5日凌晨入住普吉岛的别墅,天亮后他们被店家的车送上了“凤凰号”。上午,普吉岛阳光明媚,五个男生在船头面朝碧海蓝天,肩并着肩搂成一排,留下了一张合影,而这张合影却成了他们最后的一次聚会。

 
林宏政和同学一起毕业旅行,上午出海时面对碧海蓝天拍下这张合影
此时,来自浙江海宁海派家具有限公司的姚尚军正坐在五个男生身后的甲板上,他和同事们早上8点就被导游叫醒,随后登上了“凤凰号”。但是开船不久,姚尚军就感觉晕船,于是他选择坐在船舱外,以便于能够呼吸到更多新鲜空气。姚尚军还记得,自己身边还坐着一个小姑娘,不断地用手机拍下美景。

返航时刻 船好像驶入乌云里

 

上午的行程一切顺利,天气也逐渐放晴,下午4点,游览完大皇帝岛后,“凤凰号”准备返回普吉本岛。这个时候天已经开始下雨。

 

来自端州中学的林宏政记得,回程时间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但走了15分钟以后,他们就感觉船驶入了一片乌云里。导游还安慰大家说没事,因为船回程是顺风,所以开得很快。

 

但是这个时候,来自杭州的郑兰庆已经发现不太对劲,他用手机导航看了一下自己的定位,发现船一直都没怎么动,他有点担心,此时船已经晃得很厉害,但郑兰庆还是安慰自己和老伴儿,认为是驾驶员“技术不好”。

 

这个时候,郑兰庆的女儿和女婿正和仅仅18个月的外孙女在二层的KTV包房休息,那里相对凉快,孩子可以睡上一觉。这次旅行是郑兰庆的女儿精心策划的,本来郑兰庆和老伴儿不想来,但想着能一起出来帮女儿女婿带带孩子,于是一家五口来到了普吉岛。

 

进水倾斜 几秒钟就没入海底

 

此时,船的颠簸更加厉害,游客们被甩来甩去,有人开始摔倒。船舱内开始传出尖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船进水了。

 

“我都没穿救生衣,你们怕什么?”一个导游试图以此安慰游客,但并不管用。姚尚军已经开始寻找救生衣,他还催促身边那个拍照的女孩儿也赶紧穿上。

 

这个时候,有人开始传递救生衣,林宏政等五个男生也跟着穿上。林宏政回忆,当时没人告知要穿救生衣,也没有人告知如何逃生,幸运的是,他坐在离舱门不远的地方,几个跨步就夺门而出,而后面的人,都挤在舱门处出不来。

 

林宏政跟着导游上了二楼,此时水已经漫了上来,导游跳下海,林宏政也跟着跳了下去。未曾想到,背包带挂在栏杆上,那一刻,林宏政以为自己完了。

 

船继续倾斜,发动机似乎熄火了两三次。郑兰庆这时候真正地预感到,大难将至。郑兰庆顾不上去找女儿一家三口,拉着老伴儿往外跑,老伴儿没有站稳,摔倒在地上,腿上还流着血。郑兰庆扶起老伴儿的时候,听到有人喊“赶快到外面来”!他拉着老伴儿的手跑到门边,救生艇在巨浪中飘荡,有游客开始往救生艇上跳。

 

“你不要拉我。”老伴儿说。郑兰庆没想到,这成了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的手从老伴儿的胳膊上扯开,郑兰庆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救生艇的缆绳,而身后的整艘船头尾翻转,只用了几秒钟就沉入海底,他的老伴儿、女儿、女婿还有18个月的小孙女全部随着船消失在巨浪中。

 

而此时,林宏政挣脱了挂在栏杆上的背包带,借助着救生衣漂了上来。

 

姚尚军此时也在拼命地划水,幸运的是,他的头顶正好碰上了救生艇,他挣扎着抓住了救生艇的绳子,被人拉了上来。

 

亲友离去 幸存者也是遇难者

 

上了救生艇,林宏政才发现,周围的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受伤了,身上多处受伤流血。

 

所有人都在招呼同伴和家人的名字,有的得到了回应,有的没有回应。五个男生中,只有周宇燊不知所终,但在当时谁也没有清晰地意识到。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艘渔船将救生艇上的人们救了下来,所有人浑身湿透,只能贴在渔船的发动机旁来取暖。

 

姚尚军则趴在船上一动不动,他赶到浑身虚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登岸以后,幸存者都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救护。

 

姚尚军的很多同事都遇难了,还有一些同事至今没有音讯。

 

而想到还没找到的周宇燊,林宏政失声痛哭——照片中的五个紧紧地搂着肩膀的男生,丢了一个。

 

6日下午,郑兰庆收到了老伴儿的遗体照片,随后女儿一家三口的照片也传了过来,郑兰庆看到他们肿胀的遗体,眼泪都流干了。“我们一家五口在船上,剩下我一个也成了遇难者”。

普吉沉船中幸存者、遇难者家属急需心理疏导,中方已派出专家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