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微生物所多位学者涉嫌专利“剽窃门”我的“孩子”跟谁姓?

     中科院微生物所多位学者涉嫌专利“剽窃门”

    世界科技领域最具权威的《自然》杂志就北京两级法院判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专家参与署名专利侵权案刊文,认为“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和执行体系正在加紧形成”,文章介绍,“中国雄心勃勃地建设‘创新经济’的努力引发了专利申请热潮,各大公司都谋求保护他们来之不易的知识产权。

    据上周瑞士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08-2011年,中国的专利申请的数量每年平均增幅为20%以上,去年中国受理了526,412项申请,首次超过美国。但是专利申请增多的同时,专利诉讼也随之大幅上升,众多公司和研究人员在他们不熟悉的知识产权领域艰难地前行。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资料显示,2011年中国受理了7,819宗专利诉讼,大约是美国的两倍之高。

    上海路盛(音译)事务所的知识产权专家帕佩吉奥吉欧(Elliot Papageorgiou)表示,尽管专利申请的增多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诉讼,但中国公司也“正在学会如何利用知识产权作为对抗国内竞争对手及外国公司的利剑”。一个广受关注的知识产权纠纷结案,该案凸显了公司怎样因对其技术保护失败而招致麻烦,以及学术界的科学家如何卷入纷争。

    北京清华大学商学院知识产权中心的主任Ian Harvey 表示,“部分地区落后太远了,那里的个人和公司还不理解什么是知识产权,不知道如何在商业中应用知识产权以及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这个案例是一个关于长链二元酸(DC12)生产技术的案例。DC12是一种可用于生产尼龙、润滑剂和药物的长链有机分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凯赛生物产业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刘修才博士,开发了大规模生产DC12的工艺,并赢得了包括杜邦化学公司在内的主要的国际客户。目前凯赛年产DC12超过10,000吨,占全世界供应量的50%以上。

    “我们的工艺解决了杜邦以及其他公司原本解决不了的问题”刘博士说。凯赛公司通过发酵方法使脂肪酸转变为二羧酸,并能够通过特选的高效菌株进行大规模生产。但是,凯赛没有申请此项工艺的关键技术的专利,而是只是将其作为商业机密(此方式是世界各地的公司惯用的方式)。

    2010年,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莱阳宣称,他们将开始年产长链二元酸10,000吨,并意图扩大年产至60,000吨。瀚霖的定价大大低于市场价格,迫使凯赛也只能低价销售。同时,瀚霖开始提交发酵工艺关键步骤的专利。刘博士认为瀚霖盗取了他的工艺,原因之一是:王志洲曾是凯赛的员工,2008年他由于个人原因离开了凯赛,并在次年成为瀚霖的副总经理。

    因此,凯赛提起了一系列的诉讼以捍卫它的知识产权,卷入诉讼的不仅有双方的员工,还有北京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IMCAS)。这个案件是由凯赛的两个员工雷光和李乃强提起的,他们称,一项瀚霖2010年申请的专利否定了他们依据中国专利法对其开发的专利的署名权。在瀚霖专利上署名的(发明人)有许多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人员和王志洲在内的瀚霖的员工,甚至有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所长黄力。

    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7月的一审判决结果被北京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11月16日终审维持原判。判决认为,瀚霖专利抄袭了凯赛的技术方法,并特别指出王志洲、葛明华(另一位现为瀚霖工作的凯赛前员工)曾经能够接触凯赛生产流程的细节。黄力说,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被签署在了专利上,而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正在采取措施以避免将来发生类似事件。

中科院微生物所多位学者涉嫌专利“剽窃门”我的“孩子”跟谁姓?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