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上映首日票房已破3亿,出品发行方股价疯涨

 《我不是药神》点燃了2018年的暑期档。

 

7月5日,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由青年导演文牧野执导、徐峥监制并主演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提档上映,当日斩获1.6亿元票房,加之此前的点映场,该片累计票房超过3.59亿元。

 

改编自真实事件的影片《我不是药神》,讲述的是在进口药价格高昂的情况下,由徐峥饰演的保健品店主,为绝症患者“代购”印度仿制药的故事,既是一部感人的平民英雄类型片,又因其对现实中医药问题的刻画而引发更深层次的广泛讨论。

 

在豆瓣上,《我不是药神》的评分高达9.0,成为今年以来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

 

在整体大盘阴跌的情况下,《我不是药神》的参与方股价逆势增长,其中主要的出品和发行方北京文化(000802)7月3日和7月4日连续两日涨停,7月5日继收涨8.93%。

 

不止北京文化,出品方之一的唐德影视(300426)在7月4日也涨停了,7月5日继续上涨4.06%。港股上市的欢喜传媒(1003.HK)和阿里影业(1060.HK)7月5日分别上涨4.93%和2.35%。

 

7月5日,北京文化和唐德影视还双双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点映即票房过亿,猫眼预测最终票房28亿

 

《我不是药神》原计划是在7月6日上映。在今年6月上海电影节期间举办的点映中便流出“口碑爆了”的说法,不少电影人给出的极高评价增添了片方的信心,点映排片也从小范围变成了大范围。

 

7月4日,该片在点映阶段票房即达到1亿元,但是盗版问题也随之显现,徐峥7月3日还在微博上呼吁打击盗版,微博为此封禁了不少提供观看下载渠道的微博账号。

 

最终《我不是药神》片方宣布提档一天,于7月5日上映。

 

从排片来看,7月5日《我不是药神》的排片近50%,占据绝对优势,牢牢压制住了6月29日上映、也是前几日的票房冠军《动物世界》。《动物世界》的主要出品和发行方是光线传媒(300251),在电影《英雄本色2018》宣发费账目问题而产生分歧的光线传媒和北京文化,再次短兵相接。

 

在因敏感题材而全民热议的加持之下,《我不是药神》的票房究竟能有多高?猫眼专业版预测其票房最终可达到28亿。

 

按照《我不是药神》主要出品方坏猴子影业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该片的投资额约1亿元,如果最终能实现28亿元的票房,那么各投资方将获利颇丰。

 

该片出品方之一欢喜文化的董事长董平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首先它是一个能打动人心的好电影,至于市场是多大,希望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在拍的时候看了很多的片段,我觉得很感人,每个演员都很尽力,导演很有想法,监制也很好把握住了作品的完整性。至于它是多少票房,我觉得一个月后全都知道了。”

 

《我不是药神》背后,是宁浩和徐峥的黄金搭档

 

好片子好项目向来不缺投资方,从淘票票电影专业版提供的名单上看,《我不是药神》的出品方名单长达15家,其中主要出品方分别是宁浩的坏猴子影业、徐峥的真乐道文化、欢喜传媒、北京文化、乾坤星宇文化以及唐德影视,另外还有9家联合出品方,包括阿里影业、聚合影联、万达影视、中南文化(002445)旗下中南影业等。

 

宁浩和徐峥是《我不是药神》的监制,二人搭档已久,曾合作贡献出《疯狂的石头》《心花怒放》等叫好又叫座作品。

 

坏猴子影业的前身是宁浩个人的电影工作室,其出品作品包括《无人区》《心花怒放》《绣春刀2修罗战场》,此次《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是坏猴子旗下电影计划的签约导演之一。

 

徐峥的真乐道文化,是与妻子陶虹共同持有的公司,主要投资作品包括徐峥执导的《泰囧》《港囧》,以及今年以小规模制作赢得近9亿票房的作品《超时空同居》。

 

除了作品合作,宁浩和徐峥也是互相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二人与知名电影人董平于2015年成立的欢喜传媒,也是《我不是药神》的出品方之一,宁浩和徐峥均持有欢喜传媒15%的股权。欢喜传媒董事会主席董平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欢喜传媒在这部电影中的投资份额约20%。

 

《我不是药神》还在热映,宁浩执导,欢喜传媒投资的下一步电影作品,预计在2019年上映的《疯狂的外星人》,就已经“箭在弦上”。7月5日晚间,欢喜传媒公告了《疯狂的外星人》保底发行协议,《疯狂的外星人》出品方欢喜传媒和保底发行方霍尔果斯乐开花公司约定保底金额为28亿元,保底方还将负责2亿元的宣发费用,欢喜传媒有权收取《疯狂的外星人》保证最低发行收入7亿元。

 

《战狼2》保底发行方北京文化又压对宝了

 

排在出品方名单第四位的北京文化,也是该片的主要发行和宣传方。另外三家联合发行方为聚合影联、淘票票和五洲发行。

 

北京文化全称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由原有的旅游,逐渐转型到涵盖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综艺、新媒体及旅游文化的全产业链,2018年一季报显示,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为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74%,华力控股背后为富商丁明山。

 

让北京文化一战成名的,是2017年由其保底发行的电影《战狼2》。该片票房高达56.8亿元,位列中国影视票房榜首。

 

北京文化2018年年报显示,《战狼2》为该公司带来了超过3亿的收入,超过全年营收五分之一。

 

根据北京文化3月23日的公告,北京文化与坏猴子影视签署了电影《生命之路》联合投资协议的补充协议,授权北京文化行使影片宣传及院线发行权利,由北京文化另行垫付的影片宣发预算不高于6000万元。

 

《生命之路》即《我不是药神》的曾用名,该片还曾改名为《中国药神》,不过以《我不是药神》的名字上映。

 

北京文化与《我不是药神》的主要出品方坏猴子影业颇有渊源,根据当时的公告,北京文化持股5%以上股东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天津坏猴子影业有限公司的股东重庆水木诚德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人,因此该事项构成关联交易。

 

《我不是药神》和《战狼2》几乎有着相似的配方:同样上映在暑期档,且上映期内几乎毫无对手,同样拥有高人气和好口碑,甚至有着同一家发行方,《我不是药神》被期待着能够复制《战狼2》的票房纪录,反映在资本市场上,早已有资金闻风而动。

 

从6月22日起,北京文化股价开始上扬,7月3日和7月4日,北京文化连续涨停,7月5日继续飙涨,盘中触及涨停,收涨8.93%,股价报14.52元/股。

 

如果按照6月22日北京文化收盘价9.51%计算,截至7月5日其股价已上涨52.7%,市值增长了36亿。

 

其实在《战狼2》上映时,北京文化的股价早已经历如此的暴涨:在2017年7月27日《战狼2》上映首日时,北京文化的股价是14.13元/股,截至2017年8月7日收盘,北京文化的股价已经飙升至21.14元/股,市值上浮了约50亿元。当天,北京文化抛出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预披露公告,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436,525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1978%),按当天的收盘价计算,这些高管共可减持套现约3036.8万元。

 

就在该减持计划发布后,北京文化的股价一路下行。7月5日,澎湃新闻查询深交所网站时,并未发现在那之后高管实施减持的信息。

 

不过,虽然有《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的项目运作经验,北京文化也并非每次发行工作都如此顺利,此前曾保底发行、由刘亦菲主演的电影《二代妖精》,票房仅有2.9亿,未达到其保底发行的目标5亿元。

《我不是药神》上映首日票房已破3亿,出品发行方股价疯涨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