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宜城市南营办事处南州村七组一青年幼时睾丸被误切当女儿养状告医院获赔

  青年幼时睾丸被误切当女儿养 状告医院获赔

    襄阳宜城市一青年,两岁时在襄阳市中心医院遭误诊睾丸被切,一直被家人当女儿养。

    16岁时,“她”才发现自己竟是男儿身,于是将医院告上法庭(本报2010年6月25日曾报道)。

    近日,襄城区法院宣判:医院承担40%责任,赔偿各项损失共计5.8万余元。

    男婴遭误诊变“姑娘”

    1992年3月7日,襄阳宜城市南营办事处南州村七组一对双胞胎出生,父母给孩子取名为小美、小丽。

    小丽幼年时右腹股沟有个蚕豆大小的包块,渐渐长大。

    1994年8月,父亲高山将小丽带到襄阳市中心医院检查。

    医生为小丽进行了包块切除术,出院病历上写的是“右侧腹股沟囊肿(睾丸变性),建议染色体检查”。

    小丽手术回家后,仍然以女孩的身份生活,却没有任何女生发育的生理特征。

    小丽的体育成绩异常好,2008年参加运动会,100米跑出了13.6秒的好成绩。

    省水上划船队的教练决定将“她”特招到武汉

    当年9月中旬体检发现,小丽两性畸形,医院做染色体检查,鉴定为男性。

    恢复男儿身后,小丽为自己改了一个霸气的姓名,将身份证、户口薄上的姓名和性别都改正过来。

    为了恢复男儿身,他辍学先后进行了三次手术。

    涉事医院负次要责任

    父亲高山为儿子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2009年6月,原襄樊市医学会鉴定分析认为,本医疗事件不属于医疗事故。高山再次申请鉴定。

    同年10月,省医学会作出鉴定认为,医院未对另一侧有无睾丸进行进一步检查,未将此情况充分告知其家长,出院小结的告知不全面。

    患者严重外阴畸形,家长未带患儿及时检查,在患儿青春期未出现乳房发育及月经来潮时,又未引起家长重视。

    本医疗事件属于三级丁等医疗事故,医院承担次要责任。

    2009年11月,高山将襄阳市中心医院告上法院。要求索赔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30万余元。

    此后,襄城区法院先后两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其间,根据当事人申请,法院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数次司法鉴定,延长了六个月的审判期限才审结此案。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系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患者的人身损害后果是多方面因素所致,除了患者自身畸形发育外,还包括医方的医疗行为的不足和患者家长的懈怠。

    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医院承担40%责任,赔偿各项损失共计5.8万余元,其余责任由原告自行承担。

    截至目前,双方并未提起上诉。

襄阳宜城市南营办事处南州村七组一青年幼时睾丸被误切当女儿养状告医院获赔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