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一年天圣制药遭遇人事黑天鹅,踩雷的机构自认倒霉?

 上市刚满一年的天圣制药(002872.SZ)近期高管层接连爆雷。

自今年4月3日开始的近两个月左右时间,天圣制药已有4名高管相继“出事”。先是董事长刘群和总经理李洪相继被有关部门留置,再是副总经理李忠和副总经理王永红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对于背后的原因,业内大多猜测与重庆医药购销腐败案有关。对于两者是否有关联,以及高管“出事”对上市公司业务带来的影响,天圣制药董秘办人士回应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不过,对于在解禁前夕踩雷的机构投资者而言,天圣制药的“黑天鹅”事件带来的影响不可小觑。有业内人士认为,影响大小,后续需要看上市公司是否能持续正常运营,其中产品是否具有技术含量较为重要。而天圣制药的近两年的研发费用占比不到2%,且7成左右收入来自于医药流通板块。

遭遇人事黑天鹅

6月6日,天圣制药公告称,王永红于今年5月31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不能履行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该公司董事会已收到王永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王永红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这是近两个月以来,天圣制药第4名高管“出事”。今年4月3日午间,天圣制药爆出第一个雷,称董事长刘群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此后又公告称,被有关机构口头告知董事长于3月24日被有关机关留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刘群持有天圣制药6864.12万股,持股比例为32.38%,为实际控制人。

蹊跷的是,天圣制药是在4月1日获知了刘群被协助调查之事,但4月3日午间才对外公布,而就在4月3日早间,该公司因拟披露重大事项,股票临时停牌,并在当日午间公布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这停牌时间是巧合吗,还是对股价的有意“保护”?

此后的5月份,天圣制药集中爆雷。先是5月5日被告知该公司总经理被有关部门留置,再是几日后的5月10日副总经理李忠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目前李忠也已申请辞去了副总经理职务。

4名核心高管接连“出事”到底源自何因?位列天圣制药2016年度前五大客户的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和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院长相继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成为市场的关注点。

根据招股说明书,重庆市微创外科研究所(下称“微创外科”)持有天圣制药子公司重庆天圣药业有限公司的股东,而微创外科是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附属的研究机构,所以涪陵中心医院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2016年度,天圣制药对前述两家医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48亿元、1.13亿元;另据天圣制药2017年度报告,上市公司与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产生关联交易1.59亿元。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分别致电上述医院办公室,询问院长违纪是否与天圣制药有关,但获得的回应均是“不清楚”。天圣制药对此则回应称,以公告为准。

与高管接连“出事”形成对应的是,该公司筹划了2个月的重大资产重组原预计在6月1日前披露预案并复牌,但由于重组方案仍需进一步协商确定,该公司申请延期复牌。天圣制药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四川省玉鑫药业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不涉及配套募集资金,最终交易方式以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并公告的重组方案为准。

根据天圣制药此前的公告,该公司董事长此前带队参与了此次重组。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提出问询,董事长和总经理被有关部门留置会否会影响重组。

“本次资产重组事项正在公司代董事长的主持下继续推进,如有进一步进展或者发生对公司资产重组事项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形,公司将依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天圣制药回应称。

机构股东解禁前夕踩雷

天圣制药是于去年5月19日上市,在上市之前引入了15家外部股东,其中多为股权投资机构。然而就在解禁期前夕,天圣制药爆出人事黑天鹅,随后又停牌。若后续复牌后股价下跌,一众机构也将面临收益缩水甚至可能被闷杀的风险。

2010年8月份,天圣制药(原天圣股份)引入外部股东,北京力鼎财富成长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广州力鼎凯得创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力鼎凯得”,380.8万股)、上海宾州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和光成长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山市多美之家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中山多美”)以6.88元/股的价格参与增资。

2012年6月份,天圣制药进行第三次增资,苏州贝塔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重庆德同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德同创业”,300万股)、成都德同银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力鼎明阳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天津和光远见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和光远见”,35万股) 5家机构投资者,以及上述的中山多美,以8.5元/股进行了增资。

2014年8月份,在第四次股份变动,天圣制药新引进宿迁华元兴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宿迁人合安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昆明龙兴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新疆盛世诚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重庆泰豪渝晟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 5 家机构投资者以及雷春风、濮翔2名自然人投资者以外,上述的德同创业(150万股)也参与增发,认购价格为每股10元。

以此来看,上述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成本价在6.8元/股~10元/股之间。天圣制药停牌前的股价为31.05元/股。这意味着目前上述机构投资者的浮盈在3倍~4.5倍区间。以持股最多的德同创业来看,按照300万股和150万股分别对应的成本价来算,目前合计浮盈9922.5万元;以成本最低时持股较多机构投资者力鼎凯得来看,目前也浮盈9203.94万元;上述机构投资者中持股最少的和光远见,目前仅浮盈789.25万元。

今年5月21日起,上述15家外部股东的持股解禁,但因天圣制药股票停牌而无法流通。若之后天圣制药因为受到高管事宜的影响而股价受挫,那么上述股权投资机构的收益预期将会打折扣,受影响严重的话,有些机构投资者可能会因此而亏损。面对这样的情况,机构投资者又该如何处理?

在上述参与增资机构投资者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也在对天圣制药高管之事进行了解,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至于投资收益可能缩水,他表示,所投公司出事了,有可能收益会受影响,但市场上也有很多投资“打水漂”的情况,在目前上市比较难得情况下,企业上市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就算成功。

一家专注于医药领域投资的股权投资机构董事长则表示,股权投资机构遇到这种黑天鹅现象且股票又被锁住了,只能自认倒霉,难有解决的办法,“如果上市公司后续有人能够顶起来维持正常运营,或者公司的产品具有技术含量,不需要用回扣也能卖的出去,那么影响会小一些”。

研发费用是衡量一家公司产品是否具有技术含量的一大指标。根据天圣制药2017年度报告,2016年、2017年,该公司投入研发费用分别为3511.84万元、3385.79万元,占营收比例仅为1.68%、1.50%。上述机构董事长认为,这样的研发投入比例不高。

天圣制药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业务,其中近两年来,医药流通业务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70%左右,医药制造业务贡献的收入占比不到3成。

上市一年天圣制药遭遇人事黑天鹅,踩雷的机构自认倒霉?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