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臭了,上市毒瘤也开始暴露

 

国资臭了,上市毒瘤也开始暴露[0]
文/麦芽糖

今天发文好晚,给大家放首好听的歌。

周末,两家上市系平台暴雷。让麦芽开始震惊:

上市系平台背后的潜规则暴露,网贷平台买卖壳子从国资,已经蔓延到上市公司了。

暴雷的两家平台:1是以中弘股份为上市公司背景的仟金所;2是A股汉缆股份控股的新博贷。

于前者,危险信号十分明显。在这家平台上中雷,实属不应该。

仟金所2015年7月上线,上线即宣传为“上市公司中弘股份(股票代码000979)战略合作伙伴”,背上了“上市系”的标签。

战略合作的具体内容:

就是为中弘股份旗下文化旅游产业品牌中弘新奇世界做项目融资

仟金所平台,所有理财产品项目,都来自“中弘新奇世界”旅游地产项目

这点在仟金所的标的里,十分明显。直接显示的都是:

新奇世界-上影安吉项目二期融资258”、“新奇世界-济南和善项目二期融资”......

而查询中弘股份资讯,很容易了解这家上市公司的大窟窿。

2017年7月,在媒体《中弘平谷两项目涉嫌“售后包租”》一文中,报道了中弘股份涉嫌“售后包租”、非法集资,并房产项目遭遇购房人大量退房,资金链紧张等系列问题。

而在这之前,这家公司大肆涉足手游、影视、旅游、电力、地产等产业。大量举债并购的同时,却业绩遭遇困境财报亏损。

据其2017年度业绩预告,中弘股份预计全年亏损10亿元。公司所属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商业部分)销售停滞,已销售的御马坊项目业主大量退房。

到2017年12月31日,公司借款余额雷283.36亿元,累计新增借款103.68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上年末净资产比例为101.56%。

整个公司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且不论仟金所是否与中弘股份有关系,来自这样公司的借款。资产就已经是个很大问题。

早在2016年5月,网络流传的《仟金所预警 涉嫌自融》一文中,就已经曝光仟金所与上市公司中弘股份的“嫡亲关系”。

 

仟金所是毫无掩饰的自融,为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圈钱。

而这家上市公司本身债台高筑、业绩亏损。何谈兜底。

总结起来,其实还是一家比较典型自融圈钱的案例。这类平台:查询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核对项目标的来源,就可以嗅到危险信息。

因此,投资不该雷在风险这么明显的平台上。

重点不在于这家平台暴雷案例,而是另一家以上市公司增信的平台€€€€新博贷。

02

新博贷2015年1月上线,其上市系的来源为:其运营主体公司“青岛新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50%的股东为:“青岛汉缆民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为青岛汉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汉河集团是上市公司汉缆股份的大股东,占股68.75%。

期间,为了“上市系”的标签更明显,2015年6月9日,汉缆资本的控股股东青岛汉河集团撤出,改为A股上市公司汉缆股份全资控股。

但在今年2月A股上市公司汉缆股份撤出了汉缆资本,且其控股权又回到了原股东汉河集团手上。

明显是暴雷前的甩锅。

细查这家公司,其资产与上市公司无关,有自媒体爆出自融嫌疑。但平台圈钱是为自我续命,而非给上市公司圈钱。

那么,上市公司跟这家平台到底什么关系呢?

从汉缆股份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 2016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的一段话中,暴露了上司公司参股新博贷的真实操作。

国资臭了,上市毒瘤也开始暴露[1]

2500万入股新博贷,实质为“明股实债”,且以年息15%方式付息

更简单的说:这几乎是新博贷,以每年375万元的方式买上市公司的壳子增信。

网贷平台还给予上市公司的优厚待遇是:如果新博贷做大了上市,或引入资本。汉缆股份还可以出售50%股权,获得股权溢价。

这几乎空手套白狼的操作,这就是为什么上市公司能给予这家无名网贷平台“入股”的原因。

这操作段位更高,但究实质实际跟以往“国资”买卖壳子,没啥区别。

麦芽查询了以往有上市公司(航美)背书的“合众金服”,其暴雷后,上市公司入股合众金服的高管开始甩锅,互怼。

其上市公司背书的操作,目测也与汉缆股份之于新博贷类同

只是,查询起来细节太过复杂。

在这里也仅只是做个举证吧。

实质仅从新博贷的暴雷,我们大约可以看到:继“国资”臭了之后,上市公司买卖壳子给网贷平台增信的毒瘤或开始暴露。

未来,网贷平台上市公司入股、参股,尤其国内低价股、业绩亏损股、香港仙股,或都值得谨慎推敲入股、参股逻辑。

如为这般“潜规则”操作,都或是难言上市公司兜底的平台。

国资臭了,上市毒瘤也开始暴露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