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信金科IPO难题:亏损与流量同步

 

  国内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头部企业维信金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信金科”),近日申请赴港IPO。信用卡代偿业务近年来逐渐走进大众视野,从维信金科业绩来看,在近三年客户量猛增40多倍的同时,公司亏损额也在连年扩大。维信金科更像是行业的一面镜子,照出当下国内信用卡代偿市场融资贵、盈利难的窘况。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较低,主要是由于市场接受程度有限、获客难度大,市场的风口还未到来。

  连续三年亏损

  据维信金科向港交所递交的申请材料显示,该公司是一家独立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2006年就开始在境内开展消费金融服务,主要提供三大信贷产品系列: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消费信贷产品以及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均为分期付款模式。

  维信金科的消费金融服务也有着科技色彩,官网介绍称,公司是一家“科技驱动的智能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公司注册的用户量在2015-2017年由110万猛增至4840万。不过相比之下,维信金科更多时候还是被视为信用卡余额代偿行业的代表,“卡卡贷”在过去三年间已发展成为该公司的拳头产品。数据显示,2015年末,维信金科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在公司全部贷款实现量中的占比还仅为5.1%,2017年末就上升到57.7%。维信金科披露,“卡卡贷”产品业务在中国的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排名第一,约占市场份额的16.4%。

  信用卡代偿业务已经成为维信金科的主打产品,不过另一组业务数据反映出,这一行业并不是那么好赚钱。2015-2017年,维信金科亏损净额分别为3亿元、5.7亿元和10亿元,呈逐年扩大之势。2015-2017年,公司分别实现贷款35.3亿元、78.7亿元、245.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163.7%;但实现总收入分别为10.6亿元、14.3亿元、27.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仅59.6%。

  一位接近维信金科的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盈利数据不理想主要是因为公司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大幅增加所致,如若除去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及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的影响以外,维信金科于2015年、2016年的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1.6亿元、2.8亿元,而2017年的经调整净利润则为2.9亿元。此外,截至2017年底,维信金科客户贷款总额132.8亿元,去除减值拨备17.97亿元,客户贷款净额达114.8亿元,逾期率处于行业平均水平。

  可获息差有限

  但除了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化的因素,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维信金科不算乐观的盈利情况与催收、行政费用高企等不无关系。据维信金科在港交所披露的数据,2015-2017年,公司放贷及催收费用分别达到3.12亿元、4.11亿元和6.08亿元。

  在收支的天平上,信用卡代偿公司普遍面临的融资贵问题,或是掣肘行业利润的一个更重要原因。从信用卡代偿的模式来看,就是平台先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并用这类资金为持卡人还清信用卡账单余额,持卡人向平台分期还款并支付手续费用。

  借贷息差在这一模式中无疑十分关键,即以低成本借入资金,再以较高的利率贷出去,才能保证公司盈利。

  但为了获客,信用卡代偿公司如果将手续费设定太高,又会“吓跑”不少用户,压低代偿费率成为同行间竞争的必要手段。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举例称,假设一个用户欠A银行的钱,找B银行或小额公司借款,A银行收18%的利息,B银行借款却要20%的手续费,借更贵的钱去还债就没有意义了。

  据维信金科的一位客服人员介绍,“卡卡贷”的月息在0.9%-1.7%(年化10.8%-20.4%),一个用户最高可获5万元信用卡余额代偿服务,期限包括3期、6期、12期,具体的利率由系统测算判定。假设一个用户申请代偿1万元、分3期还款,按月息1%计算,手续费总共为300元。

  另据同样提供信用卡代偿服务的51信用卡平台的客服人员介绍,若一位用户借1万元,每月的利息成本在49-171元,3个月手续费在147-513元。

  值得注意的是,维信金科已有数个可为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输血”的渠道,包括信托贷款、信用增级贷款撮合等,并且维信金科自有小额贷款公司,公司的代偿资金成本相对可控。

  不过,从整个信用卡代偿行业来看,有统计显示,一般代偿平台从金融机构获取资金的成本在年化15%以上,而代偿平台从客户方面获得的年化分期手续费不过18%左右,再加上坏账、人工费、推广费等,盈利空间有限。

  市场风口仍未到来

  信用卡代偿公司的生存压力不仅来自同业,更来自银行。事实上,信用卡代偿公司的客户,多是在银行未能获得服务的。维信金科在申请材料中就明确,“我们通常向持有银行账户及信用卡但未得到传统金融机构充分服务的优质及近乎优质借款人提供量身定制的消费金融产品”。

  银行本身的信用卡分期费率,不少也比代偿公司的手续费更划算。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调查的数据,中信银行信用卡账单分期月利率最高1.5%,最低0.73%,最多可分36期;招商银行信用卡分期月利率最高1%,最低0.66%,最多可分24期;若申请1万元浦发银行信用卡账单分期,根据其官网提供的计算工具显示,3期手续费总额为270元。

  也因如此,当前我国信用卡代偿市场还没有形成一定规模。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赵卿介绍,目前我国信用卡代偿业务市场很小,根据《2017年中国信用卡代偿行业研究报告》,我国信用卡期末应偿信贷余额4.06万亿元,而信用卡代偿市场贷后余额规模在870亿元左右,仅占贷款余额的2.14%,体量非常小。

  此前也有银行尝试信用卡代偿业务,但很短时间内便偃旗息鼓。董峥表示,实际上我国有银行在2007年就做过代偿业务,但很快就被“毙”了,代偿的结果无非就是用一个“便宜”的银行成本资金去帮助持卡人偿还业务以后,使其成为自己的用户,这是代偿业务的核心业务。目前国内所谓的信用卡代偿,其实就是小贷业务的变形。

  赵卿进一步指出,一方面,我国银行业的信用卡用户大部分都是资质比较好的客户群体,信用记录好,信用卡分期业务办理并不是很多,因此对信用卡代偿业务需求小;另一方面,银行开展信用卡代偿业务的并不多,主要是一些互金平台,开展业务时间较短,客户接受度有限。在此环境下,业内人士认为,我国信用卡代偿业务真正的风口还未到来。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实习记者 宋亦桐/文 张彬/制表

维信金科IPO难题:亏损与流量同步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